在即将到来的被称为战争胜利的万人合唱中,让我们默默站到一边,成为一个心里有坟墓的人

阎连科 2 月 21 日在香港科技大学网络授课的第一讲

当务之急不是社会适应政府,而是政府适应社会

社会学家周雪光谈肺炎危机 (下)

中国官僚如何失去了主见和能动性?

社会学家周雪光谈肺炎危机 (上)

「中医抗疫传说」是如何打造的?

中国官方推荐的诊疗方案中,有含 4 种强毒性成分的「安宫牛黄丸」,还有传统中医和西医都不认可的中药注射剂

腾讯入股环球唱片:中国音乐产业建立了「文化自信」论述?

中国音乐市场如何从全世界的反面典型变成世界第七大市场、跻身国际舞台,是一种「大国崛起」吗?

下一个全球大流行病,世界仍将猝不及防

世界对于大流行病的准备程度,不在于哪个国家或机构做得最好,而在于那些最脆弱的环节

剃发、哺乳与卫生巾:「抗疫」中,被展演、挪用与牺牲的中国女性身体

一个女人被裹挟了,她不用知道,也不必知道,她既是主动的,也是被选中的

等待包机的武汉外孙与台北母亲

两岸间从未止息「战时体制」与「暂时体制」

若放不下对婚姻的贫瘠认知,谈论《婚姻故事》就是浪费

这部失意于奖项的电影并非要讲婚姻和感情的吊诡,粗暴的感同身受便错过了作品的精彩之处

疫情阴云时的人权律师:新一轮抓捕与新一轮逃亡

「比封城更严重的,是封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