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救不了我们

我们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有意识地改变自己的思维?

为什么我们会爱国?

驱动爱国主义的本能可以展示人类最好的一面,也可以展示最坏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