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求生

身处风暴级事件中心的人,往往并不比外围知情更早或准备更多——这便是过去一个多月以来武汉正在发生的

封城之后,我送出了 9 万个口罩

现在只剩下 200 个 KN95 了

让我们记住在新冠疫情中殉职的医护人员……

保护医护人员和医学技术人士就是保护其他人的生命。然而,医护人员的职业特殊性意味着他们在疫情中受到感染的风险更高

他们的誓言

高强度的工作,匮乏的物资,浓重的病毒,响亮的集结号,生死之交——疫情时期,这些是一线医护人员的日常

我给医院捐了 300 瓶消毒液,想换一个妈妈的住院资格

医院收下了她的消毒液,但她没有开口

大数据技术如何顾及隐私与公平

机器在通过自我学习处理大数据时,能够执行开发者明确提出的要求,却常常未必能够回避开发者想要回避却又未曾明示的后果

一本叫《The Big Issue》的杂志,如何解决城市流浪汉大问题?

「什么是『大问题』?是癌症,是混乱不堪,是废弃无用、贫困腐烂,是愚蠢,但也是灵感和希望。」

陈可辛:一个理想的现实主义者

「每一部电影都是在考虑自己喜欢和市场需要之后作出的个人追求。这可能不是大艺术家做的事情,但是我一辈子拍戏要找的平衡。」

「稍纵即逝」的建筑意义何在?

临时建筑以一种低消耗的方式满足了人们多样化的需求,具有更丰富的社会意义,同时为建筑师的试验性探索提供条件

格力值得买吗?

VC 退潮,PE 进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