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出生率下降,各国将被迫作出政策调整,否则将被其他国家赶上

The Global Fertility Crash

全球生育率崩溃


每位女性至少生育两个孩子——这是确保人口一代接代保持稳定的必要条件。

1960 年代的生育率是每位女性生 5 个孩子。至 2017 年,这一数字已降至 2.43 个,接近上述临界点。

人口增长对世界经济至关重要。它意味着有更多的工人来建造房屋和生产商品,有更多的消费者购买商品并激发创新,有更多的公民来纳税和吸引贸易。根据联合国的数据,到 2100 年,全球人口预计将增加逾 30 亿,届时可能是人口数量的新高。在那之前,生育率下降和人口老龄化将成为严峻挑战——部份国家对这些挑战的感受将比其他国家更强烈。尽管 2017 年全球平均生育率仍高于人口替代率 (replacement rate,每位女性要生 2.1 个孩子)——但约有一半国家的生育率已降至人口替代率以下。而在半个世纪前,这一比例仅为二十分之一。

人口的变更不一定会决定经济的命运。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OECD) 去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对于大多数主要经济体 2000 至 2017 年的平均国内生产总值 (GDP) 增长而言,生产率提升的推动作用大过人口增长或就业率的变化。然而,随着时间流逝,这种情况可能不会持续:对于被 OECD 的研究覆盖的大多数国家来说,生育率对经济增长的相对贡献已随着时间的流逝下降。在一些国家,过高的生育率实际上可能会拖累 GDP,因为成本也会增加。

传统上吸引移民的美国和西欧部份地区,放松移民政策可能会缓解低出生率问题。其他地区可能需要更激进的政策干预。大多数可用的选择方案都会给女性带来沉重负担,不仅要靠她们来生孩子,还要靠她们来帮助填补日益扩大的劳动力缺口。

政府试图控制人口增长早有先例——想想慷慨提供带薪产假的北欧国家,或是中国 2016 年才取消的一孩政策,这两项政策都相对有效地实现了既定目标——但在寻找方法来扭转当前趋势方面,各国政府已经感受到一种新的紧迫感,甚至绝望感。

为了探究这些人口结构和经济方面的变化,《彭博商业周刊》分析了 200 个国家的数据,并聚焦四个在某些方面与众不同的国家。当地记者随后采访了每个国家的一名女性,了解影响她选择要不要生孩子的原因。

France

法国

法国女性在 1945 年才获得选举权,但她们很快就获得更多社会权利和地位。现在,她们在收入方面几乎与男性平起平坐,平均受教育程度也很高。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当地福利制度,如公共日间托儿所。这些托儿所会照顾最小 3 个月大的婴儿。

格里斯兰 (Celine Grislain) 在巴黎的法国卫生部 (Ministry of Health) 工作,她是一个七人小组的组长。她和丈夫有三个孩子,分别是 5 岁、3 岁和 1 岁。其中两个孩子上的是公立幼儿园,最小的留在家里,由保姆照顾。

怀第一个孩子时,我已经参加了一个新职位的面试,所以我不得不告诉我未来的雇主,我要比原本计划迟四个月才能入职,但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拒绝聘用我。怀第二胎时,我已经申请了一个管理更大团队的职位。我告诉公司我怀孕了,但他们说这并不影响他们的决定。当我告诉他们我怀了第三孩子时,也没有人要说什么。


有了孩子迫使你变得更有效率。在有孩子之前,我经常很晚才睡觉。但我发现,当你管理一个团队时,作为一个不会太晚睡的老板,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员工所承受的压力——这是一个对每个人都很健康的作息。生完第三个孩子后,我将工作时间减少至每周工作四天。作为一名公务员,当你有一个 3 岁以下的孩子时,你有权选择不做全职,所以,每周工作四天是很常见的。人们尝试去适应,去安排自己的时间,这样在周三 (我的休息日),我就不会有太多会议。如果晚上需要工作,我会毫不犹豫。在周三,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检查电邮。我认为每个人都在努力,这就是这种安排能行得通的原因。

Celine Grislain

Photograph by Elsa & Johanna for Bloomberg Businessweek


我们的第一个孩子该上幼儿园时,很多幼儿园已经满额了。但我们有一对朋友要搬家,不再需要保姆了,我们就留着她,直到现在,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已非常亲密。由于工时降为原本的 80%,我得到了一笔金额不大的补贴——每月约 140 欧元 (约 155 美元)。政府还提供家庭福利,但会根据你的收入而调整,我拿到的不多。其中一项被我们称作儿童看护补贴,还有一项是税收减免,当我们与其他家庭共用一个保姆时,这项福利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但是,税收减免是有上限的,而且自己请一个保姆,增加了一大笔额外成本。

我主要负责购物,带孩子看医生,但我还有一个会做饭的丈夫。我认为我做的家务比他多一些,但是他比我爸爸做得多,而我爸爸也比我爷爷做得多,所以,每一代人都有进步。我的丈夫支持我的事业,这很重要。

Saudi Arabia

沙特阿拉伯

在这一石油资源丰富但文化上受限制的国度里,妇女拥有位居全球最低行列的就业率,且几乎没有经济实力。随着该国变得越加富裕——这种现象往往导致人们寿命更长、家庭人数更少——生育率已经下降到接近人口替代率的水平。

哈勒迪 (Lubna Alkhaldi) 现年 34 岁,是一名时装设计师,并在沙特阿拉伯东部省份城市达曼 (Dammam) 的电视台担任主持人。她单身,年薪 10.24 万美元。

在其他社会中,丈夫可能会扮演一些角色,让妻子不至于成为单独的照顾者,例如在妻子出去上班时帮忙照顾家庭所需。不过,沙特阿拉伯是个例外。总的来说,在沙特阿拉伯,事情不是这样发生的。


我还未结婚。这不是一个容易做的决定,绝对不是。做母亲是一件美丽的事,我有时也会希望自己能抱着一个宝宝,和宝宝玩。但是我想按照自己的条件创建和建设自己的家庭。我想出于爱情,自主选择丈夫。我在适婚年龄时,这种可能性是不存在的。有时人们会说「哈勒迪不够漂亮,这才是她不结婚的原因,」或是「她不够好,所以她才说不要结婚,因为那样不会感到尴尬」之类的话。

我有营养学的学士学位,但我不喜欢这个学科领域。我想学习媒体学,但我父亲拒绝让我出国留学——当时这里还没有大学开设媒体学课程。我拥有自己的一栋别墅。我是最早开车的女性之一;我买了车。我一个人住。我的邻居们不会干涉我做什么——尽管如此,我也不会刻意说自己独居。

Lubna Alkhaldi

Photograph by Tasneem Alsultan for Bloomberg Businessweek


我的母亲和四个姐妹,都以我为傲,并且很支持我。但是我有时也会接到看不惯我的人打来的电话。比如说,他们会告诉我该遮住自己的脸。我的脸就是我的身份。我曾经为沙特电视台做过一个有关妇女与经济的节目,现在我有一个关于社会问题的节目。今天,我正在拍摄一集关于习俗和传统的节目。

我每天很长时间工作,包括今天——今天是周六。我为自己的决定感到骄傲,我对自己也很满意。在我们沙特的社会中,我已经不再处于适合结婚的年龄了,但我不认为年龄是障碍。我知道当自己找到合适的男人时,无论有什么挑战和缺陷 (如果你认为年龄是缺陷的话),我们都会彼此接受。

China

中国

几十年来对家庭规模的限制和女性工作的文化导致中国的生育率急剧下降。最近一次打击性别歧视的行动,是禁止雇主询问女性求职者的婚姻或生育状况,这是在人口老龄化的情况下,保持女性就业率的一个举措。

Summer Guan,36 岁,在北京一家国企任职,每年收入 3.4 万美元。她与丈夫育有一个孩子。

发现自己怀孕时,我 34 岁,在一家新创科技公司担任营销团队的负责人。这让我很意外,我的第一个想法是:我的工作怎么办?在怀孕之前,我是一个典型的职业女性:工作到很晚,领导一个团队,处理困难的问题,总是出色完成工作任务。从医院出来后不久,我给公司的行政总裁和副总裁 (她们都是女性) 发了一条消息,坦诚地告诉了她们这件事。她们祝贺我。但仅仅一天之后,行政总裁就让我出差几天。我表示担心自身的身体状况可能不适合长时间旅行,但行政总裁说,「克服一下吧。」


出差回来后的第一天,我发现公司在网上发布了一则招聘启事,职衔和职位描述和我的完全一样。在怀孕期间,我的健康状况不稳定,所以我请了病假。公司同意了,但之后,人力资源主管要求我提交以前请病假的病历,包括我已经休过的病假。我没有保留病历,因为那是他们第一次提出这样的要求。几天后,他们发邮件通知我,由于我没有提供所要求的文档,他们将暂时停发我的工资。

那时,我怀孕大约三个月了。很难相信我为之努力工作的公司会这样对我,所以我提起了仲裁,要求公司对我入职以来的加班时间予以补偿。在那之后,公司开始排挤我,暂停了我的工作电邮,并将我从一个工作通信群中删除,但他们从未正式解雇我。当我想要辞职时,人力资源部门拒绝办理,除非我同意「不再要求任何补偿,也不损害公司声誉」。我拒绝了,所以,他们不让我拿走个人物品,也不给我开出离职证明,这是中国就业市场要求的一种文档。

我成为第一批根据「中国新的反就业歧视措施」采取行动的人之一,并对我曾经任职的公司提起了诉讼。我看到女性在面对职场歧视时很无助。有了这些新规定,女性的权利可以得到维护。这也向公司发出了不要侵犯女性员工权利的信号。

整个事件严重影响了我的个人生活。我曾是一名自信的职业女性,经济上也很独立。但现在,我的信心被打击了。我患上产后抑郁症,有时半夜会哭醒。我为没有好好照顾孩子而自责,这种遗憾将伴随我一生。

Nigeria

尼日尔利亚

非洲尼日尔利亚及其撒哈拉以南非洲邻国都有着高的生育率,预计在未来几十年中将为世界人口净增长作出大部份的贡献。养活、教育这些快速增长的人口,并为他们提供工作机会,将是艰巨的课题,而一项性别及机会平等法案自 2010 年推出以来,始终遭受尼日尔利亚参议院杯葛,停滞不前。

Abosede George-Ogan,36 岁,居住在拉各斯 (Lagos),在就业信托基金 (Lagos State Employment Trust Fund) 中担任董事级职务。她和丈夫有三个孩子:一个 4 岁的女孩和一对 2 岁的双胞胎,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George-Ogan 的年薪约为 27,700 美元。

我父亲曾在空军任职,我妈妈是老师。事实上,我妈妈不仅工作,还做过你能说出的所有生意类型。除了她的日常工作,我妈妈在家里卖过冰块,卖过爆谷,开过一家发廊,办过一家做衣服的时装设计店,还曾经有一段时间经营过电脑生意。她曾经远行到中国、杜拜和塞内加尔 (Senegal) 采购。当然,爸爸是上班的,因为他每天都穿上制服出门。但是我记得当时会想,哦,天哪,妈妈一定很富有,因为她做了所有这些事情。她不是卖这就是卖那,你知道吧?


我是 31 岁结婚的。我 20 岁时就大学毕业了,从 20 岁至 31 岁之间的 11 年,每天都有人问「到底怎么回事?」如果你到了一定年龄还没结婚,那一定就是有什么不对了,你明白吗?人们担心生育能力——「时间不等人」是你在这里经常听到的说法——也有经济层面的考量。人们会觉得,你如果专注于自己的事业、做得很好,你会不会就直接为自己买楼买车、直接决定你的生活方式了?那你丈夫要做什么?你明白这意思吗?我妈妈很年轻就结婚了,我认为她绝对期望自己的女儿们也这样做。

Abosede George-Ogan,

Photograph by Adriane Ohanesian for Bloomberg Businessweek


你肯定会有不如意的时候。到了某个阶段,你会发现,比如你原本习惯去酒吧消遣,你会发现你不再适合在那里了。然后你开始思考:我适合哪里?我要去哪里找个人 (结婚)?我应该走出惯常的舒适区吗?

关于结婚,那完全是我自己下的决定。是的,我意识到自己正在变老,但倒不是有什么压力迫使我结婚。我一直想生孩子,这一点毫无疑问。说老实话,现在我什么也不想改变。也许我以前怀疑过自己为什么不结婚。我觉得 31 岁结婚是稍迟了一点——我们的社会认为那是迟——不过迟结婚有好处,因为你已经很清楚婚姻是什么了。我真的非常相信,如果你单身了 10 年,你可以在结婚时,已经把自己的事业提高到了一定阶段,那就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阻挡你了。


The New Econom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