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场口罩风波之后,又发生了卫生纸恐慌抢购潮,我们难以想像这种事会发生在任何其他国际金融中心

在被誉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汹涌的生活用品抢购潮让我想起 1998 年夏季危机期间在俄罗斯买东西时的情景:见什么抢什么,只要看到有人排队,就会考虑加入队伍。人们以物易物,换取外科口罩和消毒果凍;清洁剂货架空空如也。近日由网上传闻引发的卫生纸大抢购让人联想到南美洲国家委内瑞拉。

部分市民缺乏理性,社交媒体亦只会推波助澜。但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打击下的香港,这些日子以来的焦虑氛围暗示,市民的不信任感已经达到令人忧虑的程度。香港市民一直以为,就算指望不上政府,至少也可以仰赖私营企业维持社会正常运作。但这一次,很多企业和政府都输得很惨,即使有 2003 年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 (SARS) 爆发导致近 300 人死亡的前车之鉴,也未能做好充分准备。

「脆弱政体」(Fragile state) 通常具备没有能力保护公民、没有能力提供基本服务以及政府合法性存疑等特征。经过一场疫情和持续数月、处理失当的示威运动,当前的香港符合上述大多数特征。此外,香港司法制度面临多重挑战,作为金融枢纽的前景似乎也颇为暗淡。

我们先简单看看香港的情况。香港不像,至少现在还不像中国内地一些地区那么可怕,在内地一些地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促使人们筑起路障,还有人受到无人机跟踪。香港不是武汉。但在出现 26 宗确诊病例和一宗死亡病例之后,这片人口逾 700 万的城市处于封闭状态,中小学、大学和展览馆都关闭了。香港这个规模达 3600 亿美元的经济体被持续数月的示威活动撕裂,目前分崩离析。口罩供应极其短缺,一些诊所已经关门,而药房门外每天都排着长队。同时,官方言论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群嘲,比方说,立法会议员蒋丽芸无视香港卫生防护中心的规劝,称市民可高温蒸口罩消毒重用。

在一个刚从新加坡来到香港的人看来,这里是一派匪夷所思的乱象。甚至,我禁不住联想起我研究和报道过的那些风雨飘摇的国家,比如一些非洲国家和前苏联。问题并不在于疫情乃至香港的卫生系统,而在于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政府未能妥善应对当前局面,政府的合法性和社会资本几乎丧失殆尽,以至于民众不再相信政府会为他们的利益服务,尤其在危机是源自中国内地时。

林郑月娥对口罩问题的笨拙处理表明政府管理不善。2019 年 10 月 4 日,林郑月娥为阻止示威者隐匿身份宣布引用《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现在却开始要求民众戴口罩,以防止病毒传播。随后,在香港出现首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死亡病例当日,林郑月娥在公开场合露面而未有佩戴口罩,并表示官员若不符合要求,戴了口罩都要除下来,反而应把口罩节省下来以供医护人员使用。高级公务员并未理会这一指令,部分立法会议员谴责她散布恐慌,医疗专家批评这种做法不安全。林郑月娥最终为自己的言论引起误会道歉。

在这场口罩风波之后,又发生了卫生纸恐慌抢购潮,我们难以想像这种事会发生在任何其他国际金融中心。相比街头冲突,这一切才更应让公司高层、银行家和交易员警惕:这暗示着情况恶化,下一次冲击将更为糟糕。

香港曾经历过「SARS」,特区政府却未能为其民众储备充足的口罩,也未采取清晰的隔离措施,这是说不过去的。

林郑月娥其后在抗疫上采取了一些举措,包括暂时关闭公园和邮政服务,但她并未相应地采取措施安抚民众、隔离游客或发放廉价口罩。香港直到 2 月 8 日凌晨才对来自内地的旅客实施隔离,而早在好几个星期之前,疫情的严重性就已经很明确了。

相比之下,新加坡的表现较为出色。截至 2 月 14 日,新加坡的确诊病例为 67 宗,比香港的 56 宗还要多。新加坡 2 月 7 日已提升警戒级别促使市民把超市抢购一空,但新加坡并未出现香港那种持续的疯狂,至少暂时还没有。目前,新加坡按照「SARS」后建立的清晰制度减少了学校活动,要求公司考虑应急方案并取消大型活动,但除此之外,生活还是照常。新加坡不仅储备了口罩,而且免费向民众发放口罩,至少从近日的情况来看,人们毋须排队就能领到口罩。

新加坡 2 月 7 日宣布提升警戒级别之举无疑可以处理得更好一些。但新加坡在抗疫及解决口罩问题上仍比香港显得更有能力,也更有准备。香港的富豪以前只是在新加坡开账户,现在他们恐怕要开始转移资金了。

不妨想一想银行业和交易中心需要具备何种条件。它们需要让资金自由流动,以及可靠的法律制度,最终还需要使外派或本地员工能够安心旅行和工作。香港越来越难以提供这些条件。只要中国内地继续限制资金和资讯流通,香港就仍然具有相对优势,但这种优势正在减弱。

香港不是委内瑞拉首都卡拉卡斯 (Caracas),至少现在还不是。但当我看到一群妇女争抢最后一包除菌纸巾时,我眼前浮现出当年莫斯科的景象:由于货币大幅贬值,民众一生的积蓄缩水,人们纷纷恐慌抢购。与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 (Leo Tolstoy) 所着小说《安娜卡列尼亚》(Anna Karenina) 的不幸家庭一样,失败的政体,也是各有各的失败。

Relat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