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创办人看上去非常自以为是、魅力十足——这让人想起年轻时的孙正义,那么软银严格的商业模式测试似乎就会失灵

两年前,一辆外表饰有大幅比萨图片的卡车,驶上了湾区一条长长的门前车道。车上坐着 ZumePizza 的首席执行官加登 (AlexGarden),正在前往软银集团 CEO 孙正义的家。据知情人士说,Zume 上门推销的是能够做比萨的机器人,而且做的比萨是人们愿意吃的,所以孙正义在他位于加州伍德赛德的豪宅前的车道上,登上卡车一探究竟,烤箱里正在烤着机器人做的比萨。

加登离开的时候,他已经稳拿软银 3.75 亿美元的投资,如果市场反应不错的话,投资额还能再倍增。但是,Zume 现在却成了软银近年最让人失望的投资项目之一。从今年开始,它不再制作、配送比萨。在 1 月的时候,公司裁减了 360 个职位,留下逾 300 名员工,并表示它将把业务集中于为其他食品配送公司改进包装和效率上。

在给员工的一封信中,加登表示,改善全球食品体系需要更多的关注,比萨给高增长企业带来了「灵感」。尽管 Zume 的重组给软银 1000 亿美元的远景基金带来的损失不及 WeWork——软银在后者身上投入了 40 亿美元,但这两家初创公司以及家居用品销售商 Brandless,都反映出孙正义的一个盲点。

在从软银拿到 1 亿美元不足两年时间,Brandless 宣布将于 2 月 10 日关闭。如果创办人看上去非常自以为是、魅力十足——这让人想起年轻时的孙正义,那么软银严格的商业模式测试似乎就会失灵。「假以时日,我们庞大的多元化投资组合将表现良好,」软银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个基金成立不到三年,我们已经进行了 8 次 IPO,并向我们的有限合伙人还了 106 亿美元。」Zume 的 10 名现任和前任员工,以及 4 名密切评估该公司或者与之有着合作关系的人士指出,Zume 的困境跟 WeWork 的一样,为 2019 年获得超过 1360 亿美元风投的美国初创企业提供了经验教训。

其中一条是:一个有远见的创办人,哪怕拿到了一大笔钱,也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这种组合还往往会带来新的问题。「我从未见过有数据表明,一个企业的成功与个人魅力、自信和过于自以为是有关。」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商学院的平等、性别与领导力中心的创办主任麦克尔哈尼 (KellieMcElhaney) 说道。

相反,她表示,远景基金应该寻找那些既自信又谦逊的领导者。加登来自电子游戏界。2004 年,他以 1000 万美元的价格将自己的公司 Relic Entertainment 出售。他与餐饮界的柯林斯 (Julia Collins),也就是 Fusion 菜连锁品牌 Mexicue 的老板,在 2015 年共同创立了 Zume,但该公司持有的一项 2013 年的专利表明,近 10 年,他一直在打食品机器人和移动烤箱的主意。这项专利概述了不需人手制作,将比萨面团变成盒装比萨的技术。

为什么不更进一步,在送货途中烤比萨,这样送到顾客家里时候,比萨还是热腾腾的呢?2016 年,Zume 交付了第一批比萨,但表现一般。尽管 Yelp 上有评论者对新鲜的食材和及时的配送很满意,但还是有一些人抱怨没烤透,蘸料和表面的配料分量不足。

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Collins 的团队最后放弃了一边派送一边烤比萨的梦想。当卡车转弯或者碰到路面坑坑洼洼时,芝士会撒得到处都是。于是,烘烤车改为停在中心位置,由送货车派送烤好的比萨。

在公司位于加州山景城的总部,并非人们所想像的那么高科技。不说别的,一架架已经组合好、未烘焙的比萨,需由人手装上货车。一些员工直接来自专门提供快速训练营式培训课程的编程学校。公司的一名顾问回忆说,得知一些编程人员之前是在色情约会网站 Adult Friend Finder 工作时大吃一惊,那个网站以安全漏洞而出名,导致 4.12 亿用户的数据遭到泄漏。

加登很擅长说服投资者。有公司的前员工记得,他曾表示自己总是能把事情尽可能往好的方面说。战略和零售顾问拉德 (Brittain Ladd) 表示,在亚马逊收购全食超市 (Whole Foods) 之后,加登在 2017 年跟他取得了联系,请他帮忙向软银证明,Zume 的想法够大,可以让孙正义投资。「他说,『我想成为新鲜食品界的 Tesla 和亚马逊,』」拉德回忆道。

他还说,加登喜欢宏大的想法,但付诸行动的能力不够强。据几名知情人士说,就在这个前后,加登的注意力开始转移到公司在食品链中所处地位的更宏伟愿景上。2018 年,Zume 申请了「Gigaranch」这个商标,描述了一个利用植物蛋白制造出肉类和芝士的设施,类似 Beyond Meat。《彭博商业周刊》查阅了 Zume 在 2018 年年中的财务估算,它预计该公司在 2020 年第四季度的收入约为 2.5 亿美元,到 2021 年最后三个月可以达到 10 亿美元,主要来自为其他食品公司提供服务。

2018 年秋天,软银交付了愿景基金的投资。在与孙进行了一次谈话后,加登哽咽着把细节告诉了一个密友,说「孙正义说我将改变世界」,这个人回忆道。为了庆祝 Zume 旗开得胜,加登决定举办一次全公司上下参加的员工宴,名叫 Z 日。

但据与会者称,当 Zume 的员工来到公司旧金山总部附近的活动场所参加 Z 日时,加登的快乐情绪似乎已经没了踪影。他给普通员工发表了那种典型的鼓舞士气的演讲。对于管理团队,这位首席执行官却发表了一个东扯西拉、不知所云的演讲,谈公司糟糕的价值观。

据现任和前任员工说,举办 Z 日活动那天,共同创办人柯林斯早就离开了公司,而加登在许多想法上反复无常,虎头蛇尾。知情人士说,联邦快递 (FedEx)、UPS 和美国连锁超市龙头克罗格 (Kroger) 都拒绝了他的投资请求,以及提供一万辆货车的请求。据知情人称,2019 年 Zume 的工程师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为比萨卡车开发拥有专利的电池和充电站,以及监测比萨温度的感测器,以防食物凉了不适合配送;不过,这些项目最后都不了了之。

一名了解该公司财务状况的人士表示,Zume 在 2019 年的收入远低于 100 万美元。2019 年 6 月,Zume 收购了一家名为 Pivot Packaging 的公司,开始向其他企业出售可分解包装。它于 10 月在凤凰城的必胜客进行了为期一天的测试,目标是在今年 1 月或者 2 月,将测试范围扩大到更多地方。

但在包括旧金山在内的某些司法管辖区,这种包装盒不能存放食物,因为里面含有一种叫做 PFAS 的化学物质,美国环境保护局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称,这种物质对人体有害。Zume 尚未公开安排进一步的测试。必胜客拒绝评论此事。

有前雇员表示,过去一年,加登不太抛头露面,在公司的时间越来越少。一些人怀疑,他把心思都放在了赛车上,在 2019 年夏末和秋季,公司的高级主管纷纷开始离职,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软银似乎更加确定不会再投放资金了。

2019 年 9 月加入 Zume 担任法务总监的戴维斯 (ReggieDavis),给董事会发了一封信,质疑 Zume 的领导力和开支情况后,并于 2019 年 11 月辞职。在 1 月份的大规模裁员期间,加登出现在 Zume 总部,在即将走人的员工收拾桌子时,他一直在那里逗留。一名离职员工代表大家问道,是否可以在公司吃完午饭再走。人力资源代表拒绝了这个请求。于是,他们拿着慷慨的遣散费去了最近的酒吧。这笔钱是来自软银。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