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再是应许之地

Aerial view of a SAIC-GM plant in Shanghai.

Photograph by Gilles Sabrie/Bloomberg

通用汽车 (General Motors) 在中国的未来将掌握在像杨彦君这样的用户手里。今年 46 岁的杨彦君是上海物流行业的一名管理人员。他和家人目前有两辆汽油驱动的汽车:一辆大众汽车 (Volkswagen),一辆 Audi,现在他正在考虑是否再买一辆电动车。他在浦东的一家别克展厅看车,此时在一款星辉蓝色电动车前停下来欣赏。这是通用最新电动车型之一别克微蓝 Velite 6,售价不到 20 万元人民币,车身装饰着一只硕大的红色蝴蝶结。「该换换车了,」他说,「我们准备尝试下新东西。」

近期正在美国忙于解决劳资纠纷的通用行政总裁巴拉 (Mary Barra) 很需要更多的司机像杨彦君这样转向电动车,来助力该公司扭转其在中国市场的下滑趋势。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已经历一年有半的下跌走势,国内经济增长乏力及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令这一趋势雪上加霜。通用汽车在中国市场的处境尤其疲弱。尽管凯迪拉克一直是个亮点,但别克和雪佛兰品牌的销量却受到很大冲击。根据中国汽车消息网的数据,今年截至 10 月,通用汽车的乘用车总销量较上年同期下降了 18%,同期中国市场乘用车销售总量下降了 4%。「中国的商业环境仍然充满动荡和挑战,」巴拉今年 10 月在业绩预期电话会议上说,「同时,我们还面临着很大的定价压力。」她承诺将削减成本,改善公司的产品结构。

与 10 年前相比,通用汽车现在于中国的处境可谓天壤之别,当时它是中国市场的头号外国汽车制造商。它与上海汽车工业公司等当地企业组建了合资公司。与上汽合资两年后的 1999 年,合资厂生产的「别克新世纪」房车开始推出市场,并迅速赢得了驾驶者和乘车人包括政府官员的青睐。上一轮经济危机最严重的时候,通用汽车在美国勉强维持运转,是来自中国市场的强劲业绩为它提供了急需的财务缓冲。

到 2013 年,通用汽车仍在努力从美国政府的救助行动中复苏,戴了 8 年的中国市场最大外国汽车制造商的桂冠被大众汽车夺走。近来,通用汽车在中国再次面临挣扎;彭博行业研究 (Bloomberg Intelligence) 的分析师金 (Kevin Kim) 在今年 11 月 4 日发表的报告中指出,特朗普总统的对华贸易政策令中国消费者感到犹豫,他们对美国汽车品牌产生了抵触情绪。报告称,2019 年前九个月,上汽和通用的两家乘用车合资公司在中国的出货量 (不包括进口车和商用车) 出现急跌。

有一部份问题出在过时的车型上。巴拉的全球转型策略主要寄望于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根据该计划,今年通用将推出大约 20 种全新或换代车型,包括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通用汽车为扭转其在中国和其他面临利润困境的市场而设计了一系列新车型。

在中国市场统管新车型计划的是钱惠康 (Matt Tsien)。他 15 岁时就曾在通用汽车实习,现在是总部设在上海的通用中国公司的负责人。他 1995 年来到中国,当时,通用与上汽还处于合资谈判的早期阶段。时年 35 岁的钱惠康原本在通用汽车子公司 Delco Electronics 工作,通用派他前往中国担任技术总监,并协助促成合资交易。有两年时间,他住在上海一家假日酒店里办公。钱惠康说:「当时没有人会想到,有朝一日电动车会占据市场主流。」

他现在所在的上海办公室此刻异常安静。这里原本是为容纳通用的多项国际业务而建,2013 年,通用汽车将除中国团队以外的所有员工都迁到了新加坡办事处。午餐时份,上海办公室的部份员工在餐厅看电视的板球比赛。管理人员的办公室都很大。办公空间绰绰有余,连一名实习生都可独享一处宽大的个人办公空间。卫生间隔挡张贴的宣传单张上是有关投资回报率 (ROIC) 重要性的内容,这一指针在新创企业基本没人了解,但成熟的大公司会非常重视,它们希望能高效利用自己的资产。宣传页上解释说,要让 ROIC 提高 1%,通用汽车必须增加 5 亿美元的收益,或减少 250 亿美元资本支出。

拥有数项系统工程相关专利的钱惠康表示,到明年,通用汽车将实现在中国生产 10 款新电动车型的目标,到 2023 年将再增加 20 款。「在推出新车型方面我们经过了深思熟虑,」他说。在 11 月 22 日至 12 月 1 日举行的广州车展上,通用雪佛兰品牌将展出面向中国市场的首款纯电动车型畅巡 Menlo。该车型单次充电续航里程超过 400 公里。其他新车型还包括 11 月 18 日上市的凯迪拉克 CT5 和 7 月份已经上市的 SUV 车型凯迪拉克 XT6。

通用汽车需要更新其车型阵容,以跟上大众、奔驰和丰田等大牌竞争对手推出新车的步伐,并应对比亚迪和广州小鹏汽车等本土公司的挑战。小鹏汽车是一家电动汽车新创公司,阿里巴巴是其主要投资者。顾问公司 Automobility 行政总裁拉索 (Bill Russo) 说,「(新能源汽车) 技术为中国公司在公平环境下与外国车商同台竞技、乃至占据全球领先地位带来了机遇。」

除此之外,通用还有 Tesla 在上海新建的一家超级工厂要应对。目前该厂正在进行生产测试,这是 Tesla 在美国之外的第一家工厂。Tesla Model 3 车型预计将从 12 月份开始量产。Tesla 表示,在巩固第一阶段的生产后,它每年将在上海生产 15 万辆 Model 3。在新能源汽车的市场规模和接受度方面,目前没有哪个国家能与中国相比。仅上海一地的电动车销量就超过了美国、英国或德国全国的水平。根据彭博旗下针对能源转型的主要研究机构 Bloomberg NEF 的预测,到 2032 年,中国电动汽车的销量将超过新汽油发动机汽车。

尽管眼下汽车销量持续下滑,但通用正在积极实施扩张计划,努力跟上竞争对手的步伐。大众公司自 2018 年以来推出了 14 种传统车型的新版本,这家德国汽车制造商计划,到明年底之前,将在中国推出 10 种现有车型的电动版。

丰田汽车正在与比亚迪公司组建电动车合资公司,本田汽车 (Honda Motor) 也在跟中国一流锂离子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公司合作。就连通用的竞争对手、同样处境艰难的福特公司也有所行动,其行政总裁哈克特 (Jim Hackett) 对彭博新闻社表示,该公司可能会在中国生产其新款电动车野马 Mach-E。

通用不仅面临其他汽车制造商的挑战,在大环境方面,整个中国汽车行业享受的政府支持也在减少。政府已投资超过 4000 亿元人民币来培育新能源汽车产业,以减少中国对外国能源的依赖并降低空气污染。政府为电动车制造商提供慷慨的税收减免和补贴,并为全国数千个公共充电站提供了资金。但是现在,中国主要不再依靠对电动汽车购车者提供激励,而是转向透过监管来鼓励电动车行业 的发展。今年 6 月,政府将某类纯电动车的购车补贴从 7.5 万元降到了 2.5 万元。从那之后,电动车销量已连续 4 个月回落。

政府的新措施侧重于一种积分交易制度,定于 2021 年全面实施。根据这一制度,公司将不得不增加新能源车的生产,或从其他汽车制造商那里购买积分以免受到处罚。「所有这些都表明,这个国家对推行电动汽车是多么重视,」钱惠康说,「过去这几年需求肯定一直在走软,但我预计它会恢复的。」

Relat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