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浏览量而言,Cocomelon 一个普通的视频足以让世界上大多数体育联盟、流行明星和电视剧的收视率都相形见绌

全杰 (Jay Jeon) 是一位不爱出风头的大人物。在一个的周五,当他走进距离他在橙县的办公室仅几步之遥的一家意大利牛排馆并在角落落座时,没有人注意到他。全杰经营「Cocomelon」,一个专门播放童谣和原创歌曲的 YouTube 频道,该频道的儿童和动物动画通常一个月的浏览量在 25 亿次左右。

根据行业分析网站 Social Blade 的估计,这意味着每个月的广告收入高达 1130 万美元。就浏览量而言,Cocomelon 一个普通的视频足以让世界上大多数体育联盟、流行明星和电视剧的收视率都相形见绌。它是 YouTube 上收视率第二高的频道,仅次于印度影音与电影公司 T-Series。Cocomelon 的成功让包括全杰在内的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十多年来,他和他的妻子或多或少都是凭一己之力经营着这个频道,他喜欢这样的方式。这次在牛排馆的会面是他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其中一个条件是不能给他拍照,因为担心狗仔队。另一个条件是不能透露他妻子的姓名,也不能谈论她。「没人认识我,」全杰说。「我真的喜欢这样。」他是 Cocomelon 频道背后企业 Treasure Studio 的全权拥有者。

多年来,他和妻子拒绝投资者、赞助商将动画翻译成其他语言、制作热门动画续集或根据动画生产公仔的各种要求。然而,如今全杰夫妇和由大约 20 名员工组成的团队已经做好了商业化准备。他们在 YouTube 之外的首批尝试包括发布这一频道最受欢迎歌曲的专辑唱片,以及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出 Cocomelon 玩具,这些玩具将由因旗下的椰菜娃娃 (Cabbage PatchKids) 和精灵宝可梦公仔 (Pokémondolls) 而闻名的 Jazwares 来制作。

全杰表示,他还在考虑如何根据频道的视频内容制作一部电影。多样化对 YouTube 明星们而言正变得愈加重要,对那些针对年轻受众的明星而言尤其如此,因为过去曾推动 Cocomelon 走向成功的模式如今正在发生变化。YouTube 仍然在视频中销售广告,但自今年 1 月份起,它将不得不停止在主打儿童观众的视频中销售利润较高的个性化广告。

YouTube 的个性化广告根据观看者的浏览历史来个性化地分配广告内容。这一变化以及 1.7 亿美元的罚款是 YouTube 在去年 9 月份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达成的一份和解协议的一部分,这份和解协议涵盖的指控是 YouTube 经常为 13 岁以下儿童建立行为档案,公然违反《儿童网上隐私保护法案》(Children's Online Privacy Protection Act)。(和解的另一个条件是,该公司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不当行为。)

YouTube 表示,它正在采取更多措施来解决相关顾虑,包括限制个性化广告。据经营儿童媒体公司 Pocket Watch 的威廉姆斯 (Chris Williams) 称,自从出现上述变化,各顶级儿童频道的广告销售已减少了 50% 到 60%。

全杰说,他这个频道的广告收入下降了,但他不愿意透露具体数字,也不愿意就他是否认为 YouTube 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儿童节目播放渠道进行表态。他称赞这个网站帮助人们讲述故事,若没有这个渠道,这些故事可能就会无法为人所知。

尽管如此,他这家公司的新尝试仍反映出在 YouTube 最受欢迎创作者中出现的一股潮流:改变单纯依赖 YouTube 的商业模式。Cocomelon 每一个新视频如今需要两个月左右制作。威廉姆斯表示拓展到其他领域的需求和潜力已经变得很明显。威廉姆斯已经至少帮助过一位年轻明星获得在尼克儿童频道 (Nickelodeon) 上播出节目的机会,并将一系列商品于沃尔玛的货架。「看看 YouTube 上的各种频道、消费品、付费系列和现场活动,」他说。「我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机会。」

全杰于 1990 年代中期从韩国首尔搬到洛杉矶,在当地一所艺术学校学习电影制作,之后进入商业导演领域。大概十年后,他和他的妻子 (她是一位儿童书作家) 开始制作一些简短的动画片,配上儿歌,来逗两个年幼儿子开心。他们把其中一些短片拿给教堂的朋友们看。2006 年,有一个朋友建议全杰夫妇把短片发布到 YouTube 上,当时 YouTube 还只是一个全新网站。全杰以 ABC Kid TV 这个账号发布了他们的第一个视频。

即使在孩子们已长大、不再观看这类视频之后,全杰夫妇仍继续制作视频,把它当作是一个创作渠道。多年来,ABC Kid TV 发布了《字母歌》和《巴士的车轮》(Wheelsonthe Bus) 等经典跟唱歌曲的视频。几年后,随着浏览量逐年上升,从某个时候开始,全杰从 YouTube 广告中赚到的钱已足以让他辞掉正式的工作,而且还雇用了动画师和歌曲作家。

在 2017 年初,一个名叫 J.J. 的活泼好动的动画小孩开始成为大部分视频的主角,后来他的父母和一群动物朋友也加入进来。J.J. 一家是白人家庭,父母扮演着传统的角色,母亲承担大部分的育儿和家务,父亲则不时出现。然后,突然之间,一切都变了。市场研究机构 TubularLabs 的数据显示,在 2017 年秋季,当全杰的团队开始制作三维绘制角色的动画时,每月浏览量在两个月内几乎倍增至大约 2.38 亿次。

2018 年,全杰选择了一个全新的频道名,这个新名字是把椰子和瓜类植物的英文融合在一起。到 2018 年底,每月浏览量总计达到约 20 亿次。Cocomelon 最受欢迎的视频,一首类似《Baby Shark》那样的重复旋律儿歌《洗澡歌》(Bath Song),已被观看超过 23 亿次。Fullscreen 的管理人士、全杰的经理人里斯 (Patrick Reese) 表示:「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里斯在 YouTube 上四处搜索那些公然把 Cocomelon 视频当作自己作品上载的山寨频道。虽然他的大多数动画的教育价值都赶不上《芝麻街》(Sesame Street) 中比较好的那几集,但全杰并不需要为 YouTube 伴随一代儿童成长的责任来负责。YouTube 及其母公司 Google 一直声称:YouTube 并不面向儿童,而且孩子们也不多看 YouTube;多年来,这一自欺欺人的说法一直都让人觉得荒谬。Cocomelon 的观众数目就是一个证明,该频道的观众人数远远超过迪士尼频道、尼克儿童频道、卡通频道 (Cartoon Network) 以及仍在 HBO 收费墙外的任何一集《芝麻街》。

全杰的频道获得了 YouTube 去年向视频创作者所支付的大约 80 亿美元中相当大的一部分。Cocomelon 已经成为 YouTube 动画领域中最引人注目的面孔,在这一领域,还有大量寂寂无闻的动画内容频道,过去几年,这些频道不时会让 Cocomelon 惹上丑闻。

有批评者表示,对于 Cocomelon 的成功,其视频内容所发挥的作用并不大,而更主要的原因是它巧妙地操纵了 YouTube 的推荐系统。该频道脱颖而出成为超级明星的这个时机,碰巧与它开始使用搜索标签「nonobaby」的时间相同;在 2017 年底,这一标签还与一个持续被疯狂传看的超受欢迎视频系列有关,后者通常是关于一个固执小孩学做家务的内容。

专注儿童内容的小型媒体公司 Encantos Media 的首席执行官佩雷拉 (Steven Wolfe Pereira) 表示:「这些都是很好的关键词,但是让我看看背后的教育工作者吧。」全杰说他是一个讲故事的人,不是改善搜索引擎方面的专家。「我从来不去查找某样东西受欢迎的原因,也不去考虑如何能够迎合 YouTube 的算法,」他如此说道。「我知道什么是重要的。故事最重要」。全杰表示,在咨询过教育工作者的建议之后,未来制作的 Cocomelon 动画会把 J.J. 带到学校,并让该频道的人物形象多样化。

无论 J.J. 的未来会如何,随着 Cocomelon 的专辑开始销售,J.J. 的热门歌曲肯定会成为许多家庭驾车旅行时的必听曲目。如果那种神秘气氛会让一些人失去兴趣,也没关系。「我并不想要更多的浏览量了,」他说。「我还好。」

Relat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