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知道疫情会有多严重,而全球化受到的冲击将久久不散

对于世界各地的商业人士来说,起源于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正在导致严重的认知失调。他们眼睛看到的状况很不妙:死亡人数不断上升,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隔离行动,国际边境关闭,供应链断裂,业务受到冲击。然而经济学家却说,疫情只会导致中国 2020 年经济增幅降低零点几个百分点,全球增长几乎不受影响。

那么到底是哪种情况,是全球危机,还是限于武汉的小范围风暴?这个答案关系重大。

这种平静得有些古怪的经济预测依据是一种假设,即世界各地采取的隔离患者和疑似感染者的严格行动能够成功扑灭疫情,届时将出现明显的经济复苏。2002 至 2003 年 SARS 疫情爆发后就曾经是这种情况。

彭博经济研究 (Bloomberg Economics) 的专业经济学家设想的基本情况是,中国国内生产总值 (GDP) 在 2020 年将增长 5.7%,而疫情爆发前的预测为 5.9%。在他们预测的「疫情长期持续」情景中,在疫情直到第二季才得到遏制的情况下,经济增速也只是略微放缓——5.6%。「在中国以及少数几个紧邻的国家之外,全年增长资料将很难看出受到了影响,」经济学家们在 1 月 31 日写道。

这种快速反弹的情景很可能应验。虽然新增感染病例继续上升,但如果相关资料可信的话,中国的每日病例增加速度似乎有所下降。「有一些乐观的理由,但目前还不能定论,」巴克莱投资银行 (Barclays Investment Bank) 首席美国经济师加潘 (Michael Gapen) 表示。

情况有很多种恶化的可能。病毒的传播可能比预想更广,若在一些能力不足、无法实施严格的隔离防疫的国家爆发。如果疫情长期拖下去,原本可以应对短期中断的企业会破产。长期而言,甚至在这场疫情结束后,仍有可能会留下伤痕,尤其是在中国本身。

目前没有人能确定形势走向如何,预测者率先承认了这一点。「快速控制和加速传染都有可能,导致的增长预测也会有极大差异,」彭博经济研究的全球首席经济学家欧乐鹰 (Tom Orlik) 等人在 1 月 31 日的报告中写道。

有一点很明确,那就是病毒疫情已经损及商业。2 月 4 日,现代汽车 (Hyndai Motor) 暂停韩国汽车工厂的生产线,原因是中国制造的零件短缺。牛仔裤生产商 Levi Strauss & Co. 公司不得不关闭了武汉的一间四个月前才开业的大型门市。苹果公司 (Apple) 2 月 1 日称,出于「充份谨慎」,暂时关闭所有中国办公室和门市,该公司约四分之一的营运利润来自中国。众多航空公司都已削减进出中国的航班。随着交通需求枯竭,布兰特原油价格从 1 月 6 日的每桶 69 美元暴跌至 2 月 15 日的每桶 57 美元。

即使有些关于病毒的消息乍看上去是好消息,但细想之下也并非如此。想想看,截至 2 月 15 日,菲律宾仅报告 3 例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柬埔寨 1 例,印尼为 0。鉴于这三个国家都与中国关系密切,而又缺乏成熟的监控技术和医疗资源,很可能病例只是遗漏了。

这种疾病最终可能更多地在中国以外造成问题,而非中国国内,这是可以想见的。在非洲,「很有可能已经有病例发生在这片大陆,但还未能被识别。我们必须承认这一点,」非洲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 (Africa Centre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主任肯加松 (John Nkengasong) 在 1 月底向记者表示。2 月 14 日,埃及卫生部宣布出现首例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为非洲首例。

美国的形势比非洲好,但仍然脆弱。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超级碗 (Super Bowl) 之前的采访中向福克斯新闻 (Fox News) 吹嘘,但他的政府已经去除了对抗这类疫情的很多装备。《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 在 2018 年 5 月报道称,白宫负责流行病的最高官员——海军上将奇玛尔 (Timothy Ziemer) 已经离职,他之前负责的全球卫生安全小组已经解散。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此次的新型冠状病毒致命性没有 SARS 病毒强,但传染性可能更高。人们在仅有轻微症状甚至在完全没有症状时就能传播这种病毒。SARS 的情况并非如此。但在现实世界中,新病毒更具传染性。由于致命性较低,死亡人数会得到控制,但这种病毒的传染性将需要持续的进行隔离。

至少当前的想法是这样的。抗击病毒能否成功,不仅仅取决于人类的行动,还取决于病毒本身的特性,而其特性仍未完全为人了解。「一切都在于病毒本身,」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医学院 (Vanderbilt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儿科传染病科主任丹尼森 (Mark Denison) 说,「我们只是跟随,尽力响应。」

病毒能够杀死的人数不能仅凭基本传染数以及致死率来预测,致死率也就是感染后死亡人数所占的百分比。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导致约 5000 万人死亡的西班牙流感传染性并非特别高,致死率也并非异乎寻常。那场疫情「刚好发生在适当的情景中,可以感染全世界各个地方的很多人,」美国布朗大学 (Brown University) 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 (ecology and evolutionary biology) 教授奥格布努 (C. Brandon Ogbunu)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因此,1% 至 2% 的致死率最终成了大量的死亡人数。」西班牙流感是病毒在易受感染人群中不受控制地蔓延。

如何抗击此次的新病毒,这是一个引发争议的问题,而如果迄今采取的措施到头来都不够,争议还将更加激烈。一个伦理问题是,为了顾全大局,能在多大程度上剥夺某个群体的公民自由。在医学上,「有一种基本的道德公理,即个人被视为自己,而绝不应该将其只用作达到他人目的的手段,」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的塞特龙 (Martin Cetron) 和耶鲁医学院 (Yale School of Medicine) 的兰德沃斯 (Julius Landwirth) 2007 年的一篇文章写道,「另一方面,公共卫生强调为社区的利益采取集体行动。」

中国的隔离措施造成了实质的成本,无论对个人还是经济均是如此。在武汉这个湖北省会城市,检测工具和医疗设备都十分缺乏。被困在疫区的人们产生了可以理解的不满情绪。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是押注,当前实施的严格控制措施尽管在一些地方不受欢迎,但最终将能病毒扑灭,令正常的经济活动得以恢复。对于其他国家切断与中国联系的举动,将会推迟经济复苏。特朗普政府在 1 月 31 日称,过去两周曾前往中国的外国人「基本上」将被拒绝进入美国。中国外交部指责白宫散播恐慌,并称其他国家不应「落井下石」。

特朗普限制来自中国的游客的举措在美国受到欢迎,美国当局希望该国能够完全阻止病毒的传播,或者至少在有疫苗可用之前遏制其蔓延。

一名特朗普政府官员在疫情中看到了希望。美国商务部长罗斯 (Wilbur Ross) 1 月 30 日向福克斯财经网 (Fox Business Network) 表示,他认为疫情有助于加速工作机会回流美国和墨西哥。他补充说,「所有美国人民都应当关心和同情受难者。」

罗斯这番话或许说得不是时候,而且他忽略了疫情对那些面向中国销售、从中国采购或在中国生产的美国公司的影响。但他认为对疫情的担忧将会缩短供应链,鼓励一些公司和国家将生产放在更靠近大本营的地方,这可能是对的。美中关系已经因为特朗普的贸易战以及不断加剧的军事对峙而趋于紧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可能令两国关系进一步受损。

这种被临时命名为 2019 年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 的病毒所造成的最为持久的商业影响或许在于此,而不是对季度 GDP 的任何短暂影响。

Relat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