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群精英医生带领下,武大中南医院于遭遇战及早预警,于相持战接管定点医院和最大方舱,于决战主持雷神山医院,以专业精神从头打到尾,并为避免下次公共卫生危机提供启示

「1 月 2 日,两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的 SARS 检测都是阳性。」3 月 24 日,在武汉市郊的江夏区,雷神山医院临时搭建的板房内,54 岁的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院长兼雷神山医院院长王行环教授向财新记者回忆起 80 多天前收到的检测报告,依然眉头紧锁,「我感觉到要出大事了,SARS 回来了。」

17 年前还是广东省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主任的王行环,对 SARS 的惨痛教训记忆犹新,他的电脑里保存着一份 2003 年 SARS 大事记。武汉「封城」前,他多次将这份大事记打印下来送给相关政府部门,或者通过微信发给他能接触到的官员。「但是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作为武汉大学的附属医院,中南医院在这座早年开埠的江城中历史算不上悠久,3900 名员工和 3300 张编制床位的规模也不算大,然而,就是这样一家由一群精英医生管理的医院,在这场病毒来势之汹、疫情传播之烈、范围扩散之广、全社会面临挑战之大都史无前例的非常战争面前,秉持「大医精诚、敬畏生命」的医学专业素养,早预警,早隔离,早准备,在抗疫战中承担了武汉市最大救治量的任务,不仅将本院变成了整座城市最大的传染病医院,还以一己之力同时承担着四家医院的运行,最多时提供了 5400 张床位收治新冠肺炎病人。

王行环把武汉抗疫按照毛泽东《论持久战》中对战争周期的阐述,划分为四个阶段:战略准备期、战略防御期、战略相持期和战略反攻期。在这个没有硝烟却处处暗箭的战场上,中南医院从头打到尾,和 9 万武汉医护人员、4 万医疗救援队员以及 900 万武汉人一起拯救了这座城市,为全国乃至世界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但这无疑也是一场惨胜。50008 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2575 名死亡病人,还有一段没有声音和颜色的岁月,武汉付出了过于惨重的代价。官僚主义、监管失位、忽视公共卫生,在凶猛的病毒进攻面前显露无遗。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 3 月 10 日来武汉考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时的讲话中指出,要补齐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短板,「这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是对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既有经验,也有教训。我们要放眼长远,总结经验教训,加快补齐治理体系的短板和弱项,为保障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筑牢制度防线。要着力完善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强化公共卫生法治保障,改革完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重大疫情防控救治体系,健全重大疾病医疗保险和救助制度,健全统一的应急物资保障体系,提高应对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和水平。」

王行环对财新记者表示,习主席亲自指挥的举国抗疫已在国际上率先取得成功之际,重要的思考是我们从灾难中能学到什么、需要做哪些改进,既包括医学也包括各国治理,未来新的疫情来犯之时,于早期就抑制住它。「从国际的维度看,全球的政治家、专业人士和民众都缺乏应对如此大规模疫情的经验;从历史的维度看,人类前两次大瘟疫分别是自 1347 年的黑死病和自 1918 年的大流感,全球各国新冠肺炎疫情的演变可算人类第三次大瘟疫,前两次间隔 500 多年,本次间隔仅仅 100 年,人类作为共同体,在传染病面前是强大了还是弱小了呢?人类医学、科技、文化与各国国家实力的巨大进步该反思什么呢?难道『人类从历史中获得的惟一教训,就是从不吸取任何教训』吗?」

「另外,人们对这种新发传染病病毒 2019-nCoV 的认识还十分有限,比如法国的新冠肺炎患者嗅觉味觉丧失是重要症状之一,美国的临床病例也发现了嗅觉味觉障碍,但中国 8 万多新冠病例却基本没有听说类似症状。」他说,「一方面,我们还在坚守阵地,把最后一批新冠肺炎患者送出医院;另一方面,我们这一两个月与几十个国家的医生、学者举行了上百场视频连线,向国际同行介绍我们在快速诊断、医疗救治、疫情防控等方面探索的经验。我们的这些努力,包括对这场抗疫战争的回顾和国际学术交流,目的都是为了向前看,推动我们国家和国际社会共同完善传染病防控救治体系和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如果再有下一次病毒侵袭,人类能防得住。」

如何避免下一场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灾难重演,这并非一个人、一家医院的力量能够达成的,但透过中南医院的故事,我们至少能窥见如何做得更好。

遭遇战:摸清「敌情」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是武汉四大医院之一。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的两家附属医院——同济医院和协和医院都位于汉口,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仅三四公里,而武汉大学的两家附属医院——人民医院和中南医院均位于武昌,与华南海鲜市场隔着长江,并不是最早收治新冠肺炎病人的医院。

中南医院医务处处长潘振宇回忆,他第一次知道「不明原因肺炎」,还是在 2019 年 12 月 30 日下午 4 点收到一份《市卫健委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医疗机构清查上报近一周内收治的与华南海鲜市场相关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潘振宇立即报告院领导。当天晚上,中南医院的急救中心、呼吸科等重点科室即开始排查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的相似病例。

12 月 31 日上午 9 点,中南医院副院长袁玉峰带领医务处、门诊办公室、院感办、公卫科,就不明原因肺炎防控情况开展院内督察,此时接到呼吸科电话,报告发现两例可疑病例,两人均有发烧、咳嗽及肺部磨玻璃症状,其中一人虽然家住武昌,仔细询问后得知患者是华南海鲜市场的鱼类批发商,另一人与华南海鲜市场没有直接接触史,但有在华南海鲜市场的商贩曾经去过他家。

中南医院立即给武昌区疾控中心及武昌区卫健局医政处报告,同时在院内启动不明原因肺炎防控工作小组,新建「肺炎应急」微信群。当天接近中午时,袁玉峰召开工作小组会议,要求在全院范围重视不明原因肺炎的监测、报告和疑似患者隔离工作,同时筹划加强发热门诊的排班,必要时进行扩大改建,并要求医院检验科主任李一荣教授采购检测试剂盒。会后李一荣向中山大学达安基因股份有限公司 (达安基因,002030.SZ) 订了两盒 SARS 检测试剂。达安基因是以分子诊断技术为主导的生物制品公司,该公司一位张姓负责人向财新记者证实,12 月 31 日他们向武汉发去三盒 SARS 检测试剂盒,每盒 24 人份,其中两盒发往武大中南医院。

2020 年 1 月 1 日,中南医院呼吸科给两例疑似病人做了肺泡灌洗液采样。肺泡灌洗是一种清除肺泡内炎性分泌物、改善呼吸功能的治疗方法。对下呼吸道和肺部疾病来说,肺泡灌洗液中的病原体含量高于咽拭子。呼吸科主任程真顺教授告诉财新记者,当天他们将样本送往第三方检测机构武汉华大医学检验所做基因测序,希望利用华大基因的高通量基因测序技术找出病原体。武汉华大医学检验所是「基因测序第一股」深圳华大基因股份有限公司 (华大基因,300676.SZ) 的全资子公司。

1 月 2 日,程真顺就接到华大方面的电话,口头告知他发现了一种新的冠状病毒,与 SARS 基因序列同源性接近 80%。「SARS 的传染性很强,这个病毒与 SARS 同源性 80%,我立即意识到情况不妙。」程真顺说。同日,两名疑似患者的 SARS 试剂盒检测结果也呈阳性。程真顺立即将结果汇报给医院领导,医院又马上报给武昌区疾控中心和武汉市卫健委。当天下午,武汉市卫健委即派出三名专家来到中南医院会诊。随即两名病人转入金银潭医院。

与此同时,中南医院加大筛查力度,1 月 3 日又发现三个疑似病例。据王行环介绍,这是一个家庭聚集型病例,在神经内科住院的 92 岁老父亲率先发病,他的儿子、儿媳也先后住院,三人症状都和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特征相似,但都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SARS 试剂盒检测同样显示阳性。「这三人是聚集传染,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没有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的流行病学史,我们就判断这个病肯定会人传人。」

作为武汉大学的临床医院,除了临床医疗,科研也是中南医院的重要工作。中南医院检验科主任李一荣告诉财新记者,1 月 2 日,医院和武汉大学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跨部门科研团队开始病毒样本微量建库、二代高通量测序及比照分析数据等工作,1 月 7 日凌晨完成病毒全基因组序列测定,1 月 7 日下午将检测结果报送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据央视 1 月 9 日报道,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牵头的「武汉病毒性肺炎病原检测结果初步评估专家组」确定,病原体为新型冠状病毒,「截至 2020 年 1 月 7 日 21 时,实验室检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获得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经核酸检测方法共检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结果 15 例,从 1 例阳性病人样本中分离出该病毒,电镜下呈现典型的冠状病毒形态」。

财新记者的调查显示,除了武大团队,此前至少有四个团队独立获得了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2019 年 12 月 27 日,广州微远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从一份 12 月 24 日武汉市中心医院送检的病例样本中组装出接近完整的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1 月 11 日由合作单位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生物学研究所上传至全球流感病毒共享数据平台 GISAID;2019 年 12 月 30 日,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收到金银潭医院送来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肺泡灌洗液样本,2020 年 1 月 2 日确定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1 月 11 日上传至 GISAID;2020 年 1 月 3 日,华大基因对 2019 年 12 月底从武汉两家医院获得的三个样本病毒都完成了高深度的全基因序列测序;1 月 3 日,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张永振教授团队收到合作单位武汉市疾控中心快递的一份武汉市中心医院病例样本,1 月 5 日凌晨检测出一种新型类 SARS 冠状病毒,并通过高通量测序获得了全基因组序列,1 月 11 日将全基因组序列信息共享到「病毒学组织」Virologic.org 网站。

李一荣告诉财新记者,武大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和中南医院研究团队直到 1 月 23 日才将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上传至 GISAID。「因为有关部门不允许私自做病原学检测,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有关病原检测或实验结果,我们发布信息很谨慎。」

中南医院呼吸科前主任、首席专家杨炯教授在 2003 年参加过抗击 SARS,这一次临危受命,退休后再次站到第一线。他说:「17 年前的 SARS 在发病四个多月后才查出病原体,现在我们的科技水平有了很大进步,临床医生们也更警醒,半个月内就发现了新冠病毒,可惜还是没有防住疫情大暴发。」

传染病填报拉锯战

发现「敌情」立即上报,是预防传染病的关键。目前医院系统的传染病疫情报送大致可分为两种途径,一是网络直报系统,二是向属地卫健疾控部门报送纸质或电子传染病报告卡。

网络直报系统」全称是中国传染病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监测信息系统,自 SARS 后国家耗费巨资打造,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具体运行。2014 年中国疾控中心一篇新闻稿显示,该系统历经十年发展,其规模已经位居全球第一,全国 100% 的县级及以上疾控机构、98% 的县级以上医疗机构、94% 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实现了法定传染病实时网络报告

不明原因肺炎不是法定报告的传染病,但也在该网络直报系统「其他传染病」子项中,属于重点监测对象。根据 2007 年原卫生部印发的《全国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监测、排查和管理方案》,医务人员发现符合不明原因肺炎定义的病例后,应立即汇报医疗机构,「医疗机构在 12 小时内组织专家会诊和排查,仍不能明确确诊的,应立即填写传染病报告,注明『不明原因肺炎』并进行网络直报」。

然而,多位中国疾控中心人士透露,1 月 3 日–10 日,武汉曾通过网络直报上报过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但后面忽然停了,直到 1 月 20 日新冠肺炎纳入法定乙类传染病按甲类管理后,才在 1 月 24 日左右恢复网络直报

中文互联网风高浪急,此部分内容需要解锁。

You’ve hit the wall.

他进一步指出,「识别这个传染病并不困难,医院系统能识别,疾控系统能识别,国家专家组也能识别,为何这么多股力量汇聚在一起就识别不了了?因为没有人需要为此负责,或者说大家都要负责,到最后就变成大家都不负责。应该用法律的形式确定各自责任的界限。出了事,按照法定职责处置。」在早期,中南医院因为预警多次被批评「政治站位不够」,王行环认为,真正的讲政治应当是利国利民,「我觉得不利国不利民才是不讲政治」。

此次令王行环颇感遗憾的是,虽然中南医院很早就在急诊、ICU、感染科建立隔离病房,但对普通科室的防控仍存在疏忽。1 月中旬,肝胆外科收了一位胆囊炎病人,该病人入院时不发烧、不咳嗽,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因此没有给他做不明原因肺炎的筛查,但三天后那位病人出现发热,感染了肝胆外科的 12 名医护人员,其他科室的 4 名医护人员因到肝胆外科会诊和参加多学科疾病讨论也先后感染了。一位早期无症状的肝胆外科病人一圈下来感染 16 名医护人员,泌尿外科、神经内科、妇产科、骨科等科室的医护人员,也有被早期无症状病人感染的情况发生。

王行环透露,中南医院全院 3900 名员工,有 100 人左右感染,其中包括本院的保安、保洁等。「只要为医院做出贡献的人,医院都给予同样的照顾。医院对感染的职工开辟了专门的病区,精心照顾。」

他说:「我很庆幸,这场战争我们没有丢下一个战友。」

Related

肆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