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正常化边建设病毒防控的系统工程,比预想要难

在连续两天通报 6 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后,武汉市东西湖区长青街三民小区的所有入口被封得严严实实,属于小区区划内的临街铺面原则上也被要求关闭。但空荡荡的人行道旁,一些商家仍打开卷帘门做生意,只是门口拉了一条细线阻止人员进出。一名果蔬超市的老板娘在店里看电视打发时间,2 根雪糕 6 元钱是她当天惟一的收入。

国内各省份自 3 月起陆续实现新冠肺炎患者「清零」,4 月 8 日,武汉历经 76 日「封城」后迎来「解封」,国内抗疫取得阶段性胜利,但此后多地仍不时出现本土疫情的「火星」。

在哈尔滨,一场历经同楼居住、聚餐、院内感染等多个环节的传染链条涉及超过 90 名感染者,其中包括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哈医大一院) 及哈尔滨市第二医院 (哈二院) 的多名医护,数位有其他基础疾病的患者失去生命。

在 4 月 26 日宣告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清零」的武汉,一个小区在 5 月 10 日和 11 日接连通报 6 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触发武汉市核酸筛查「十天大会战」。如何用 10 天时间对全城居民进行核酸检测?武汉全市常住人口超过 1000 万人,而核酸检测的精确度有限,「大会战」的经济性及可行性颇受怀疑。

但生产和生活按下的暂停键必须重启。与许多国家不同,中国在 3 月起「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3 月 4 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要求,精准有序扎实推动复工复产,实现人财物有序流动、产供销有机衔接、内外贸有效贯通,把疫情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限度。

为早日挽回经济损失,各国也纷纷提前布局「解封」。

万一疫情复燃,复工复产复学将受到重挫。如中国边境城市绥芬河此前十分依赖木材贸易,一名木业公司产销经理告诉财新记者,他们公司原本在 2 月 10 日复工,是绥芬河第一批复工企业,至 3 月中旬复工率大概达到 70%,但自口岸输入性病例增多,这一比例在 4 月初回落至百分之二三十。

在韩国,首尔著名商圈梨泰院的夜店引爆集体感染,为刚转入生活防疫期的韩国蒙上阴影。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政府下达行政命令,5 月 8 日晚 8 点起,建议全国娱乐设施暂停营业一个月。5 月 12 日,韩国 12 个市和道 (一级行政区) 政府对当地娱乐设施下达「群体聚集禁令」。梨泰院尚未热闹多久,就再次陷入冷清。因担忧夜店感染事件进一步引发社区传播,韩国全国幼儿园、小学、初高中等各级学校的开学复课时间也又向后延迟一周。

吉林则再现「封城」举措。在吉林省吉林市下辖舒兰市,一名公安局洗衣工的确诊,打破了 73 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零新增的纪录。随着多名警察及辅警确诊,数百人仍在隔离,舒兰市与吉林市也先后宣布「封城」,城市回归沉寂。

中国新冠肺炎疫情已经走入常态化防控,但在许多专家眼中,这并不意味着人们的生活能够回到从前。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指出,所谓的常态化,指的是人们在采取防护措施的情况下,能基本恢复正常的生活、工作。

「在新冠病毒疫苗出现前,世界可能永远回不到疫情前的样子了。」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在 4 月 7 日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社会会逐渐恢复运作,但因为存在新冠病毒的威胁,人们想回到疫情之前的生活几乎是不可能的。

新冠肺炎疫情的「拖尾」可能会相当长。这期间,特效药与疫苗在短期内均难问世,而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并无终止迹象。短期内,彻底清除病毒几乎不可能。面对疫情复燃的威胁,人们必须学会与病毒共存。

疫情复燃的三个场景

中国的新冠肺炎疫情披露四个月后,就在武汉即将「解封」前夕,哈尔滨传来了坏消息。

已入花甲之年的哈尔滨人刘燕 (化名) 因胸闷憋气,4 月初挂了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下称哈医大一院) 的急诊号,后住进住院部 1 号楼 12 楼的呼吸内科病房。入院时,她并非新冠肺炎患者,但最终在此地遭遇一场新冠肺炎院感而去世。

刘燕的不幸遭遇只是疫情复燃的典型场景之一。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称,口岸、医院、社区是防止出现聚集性疫情最重要的三个区域。在以武汉逐步「解封」为标志的疫情上半场告一段落后,下半场防控疫情复燃的战斗在这三个阵地逐一展开。

祸起院感

4 月 6 日,一名发着烧的 87 岁陈姓男子也住进刘燕住院的楼层。根据黑龙江省卫健委后来的通报,陈某在 3 月 29 日的聚餐中接触无症状感染者和确诊病例,4 月 2 日因脑卒中在哈尔滨市第二医院 (下称哈二院) 就医,并于 4 月 3 日至 5 日在哈二院住院,后逐渐引发同病区病友、陪护人员和护士感染。

陈某因发热转诊到哈医大一院就医,却并未直接转入发热门诊隔离病房,而是转送至哈医大一院呼吸内科就诊,住院两天后才在发热门诊隔离,4 月 10 日确诊为新冠病毒感染病例。

在 4 月 6 日至 10 日期间,同楼层其他患者及陪护并不知道一场危机正在迫近。

哈医大一院 1 号楼 12 楼有 30 间病房,每个病房均为 8 人间,由于疫情期间要扩大人群距离,每间病房的病人缩减,但仍安排了 4 人。在刘燕的病房,除患者外,每天白天还有七八名陪护,30 间病房白天大门敞开,医护仅戴着口罩在各个病房间穿梭照看,「太疏忽大意了。」一名家属事后向财新记者回忆时称。

4 月 10 日,包括刘燕在内的住院部 12 楼患者及陪护都被要求转至 13 楼,医生仅告诉他们,12 楼要进行全面消杀,并让所有人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当时所有人的结果都呈阴性。13 日上午,院方让所有患者从 13 楼搬回 12 楼,但仅到了中午,所有病人便被催着出院,送去一间宾馆进行集中隔离,其中有两名患者因基础疾病较重,宾馆不愿接收,哈尔滨本地家庭选择回家隔离,外地来就诊的家庭则回到住院部继续治疗。

这场院感最终导致超过 90 人感染,数人死亡。

直到 5 月 10 日,还有 1 例相关院内感染病例被通报。这名 70 岁男子也是哈医大一院确诊病例的同病房密切接触者,在 4 月 10 日至 5 月 9 日期间,前 7 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5 月 9 日才检测出阳性。而截至 5 月 13 日,黑龙江省仍有 1018 人在接受医学观察。

4 月 15 日下午,黑龙江省委副书记、省长、省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指挥长王文涛主持召开会议,就哈尔滨市防控工作不力,出现聚集性病例反弹,约谈哈尔滨市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指挥部主要负责人,严肃指出存在的问题,提出严厉批评。另有 18 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近日被追责问责,其中哈尔滨市卫健委党委书记、主任丁凤姝也受到党内警告、政务记过处分,当时她刚获任命仅 2 天。

黑龙江省卫健委此后多次强调院内感染防控的重要性。在 4 月 16 日下午举行的黑龙江省政府新闻办发布会上,黑龙江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处二级调研员赵昱辉称,即日起,全省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对所有入院患者和陪护人员开展核酸和血清抗体检测,未经检测不允许住院和转院。患者新入院要先实行单间收治,排除新冠肺炎风险后才能合并收治。

赵昱辉说,为避免再次发生医院感染,省卫健委印发通知,要求所有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克服麻痹大意思想,落实预检分诊制度,患者无发热及呼吸道症状,方可进入院区。一旦发现可疑病例,由专人陪同、按照指定路线前往发热门诊就医,且要求发热门诊每名医务人员都要熟知最新诊疗方案和防控方案,若无法确认,要果断采取核酸和血清学检测。

但仅三天后,4 月 19 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又出现医院聚集性病例,再次为院感防控敲响警钟。在 3 月 20 日至 4 月 5 日期间,一名 65 岁的女性龚某因肝病在牡丹江康安医院住院治疗,其间一直住单人间,也没出过病房,4 月 5 日转到一家二级医院北方医院,其丈夫王某全程陪同。

4 月 8 日,龚某出现发热,医院按照肝病症状进行处置。15 日,龚某再次被送至康安医院治疗,16 日被判断为疑似新冠肺炎病例,18 日,龚某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被订正为确诊病例。但在两次转诊过程中,牡丹江康安医院和北方医院已有十多人因其感染。

境外输入传播风险

追根溯源,哈尔滨的陈某与牡丹江的龚某都属于境外输入关联性病例。其中哈尔滨当地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陈某所在的感染链条调查过程颇为复杂,历经同楼居住、聚餐、院感等多个环节。因输入病例扩散的感染导致复工复产进程受阻,成为疫情防控下半场的主要风险。

3 月 19 日,一名 22 岁的女性韩某从美国回到哈尔滨,依据当时的政策,美国返回哈尔滨人员可以居家隔离。韩某居家隔离期间未外出,两次核酸检测阴性后解除隔离,但 4 月 10 日和 11 日两次抗体检测中,发现其 IgM 均为阴性,IgG 均为阳性,认为属于新冠肺炎既往感染者。

在韩某确诊前,和她同住一栋楼的曹某已经感染,二人是楼上楼下邻居,但互不认识。哈尔滨市疾控和公安专业技术人员对其居家隔离地现场勘察后认为,该建筑为一梯一户,整个单元共用一部电梯,存在可能被污染的共同空间;由于房屋结构等原因,上下相邻两层间也具备传染条件。

4 月 9 日,曹某和男友李某,连同母亲王某苓及其朋友郭某明,四人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都呈阳性,其中三名为无症状感染者,郭某明为确诊病例。郭某明的确诊,打破哈尔滨 45 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零新增的纪录,并为两场院感埋下伏笔。在此之前的 3 月 29 日,郭某明、王某苓与陈某及其儿子等 7 人聚餐,导致陈某及其子女感染,陈某因脑卒中住院后,病毒扩散至哈二院和哈医大一院。

在黑龙江与吉林省交界处的舒兰市,一起由公安局洗衣工牵出的聚集性暴发却至今源头难寻。在这座俄罗斯华商聚集的小城,疫情由境外输入转本土传播的猜测始终不绝于耳。

中文互联网风高浪急,此部分内容需要解锁。

You’ve hit the wall.

肆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