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降息,新兴市场可能受益最多

美国经济陷入两个僵局。第一个事关美联储。7 月 31 日,美联储降息 0.25 个百分点,是自 2008 年以来首次降息。它决意不让美国经济滑入衰退。但即便美国经济回暖,程度也不足以让美联储把利率升至正常水平。另一僵局涉及中国。上周在上海举行的会谈证明,中美贸易战短期内不太可能结束或升级。

所有信号都显示美国的缓慢增长仍在持续。这轮扩张已持续 121 个月,是有史以来最长的一次。较不为人知的是,美国这种不温不火的状态可能对生活在具有高财政风险的新兴经济体内的数十亿人有利。美国经济衰退会伤害他们的利益,但如果美国经济繁荣导致美联储加息,把资本从发展中国家吸走,同样也不利于这些国家的人民。美联储这次 0.25 个百分点的降息为新兴经济体提供了宝贵的喘息空间,让它们能降低本国利率,重回较高增长的轨道。

它们需要片刻喘息。这几年新兴市场一直处境艰难。今年 7 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发展中国家的预期增长率下调至 4.1%,为 2009 年以来最低。印度发展的动力渐失。土耳其和阿根廷遭遇了货币危机。投资者也不好过。自 2013 年初以来,由美国领先企业构成的标普 500 指数翻了一倍多,新兴市场股市则下跌近 2%。

情况似乎不应如此。本世纪初,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这「金砖四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增长。很容易认为贫穷经济体会自然赶上富裕经济体,毕竟模仿比创新更容易,特别是考虑到创新型企业还在善于模仿的国家建厂生产。许多人还认为新兴经济体已经变得强韧,拥有运转良好的中央银行、更充沛的美元储备以及更灵活的货币。

不幸的是,穷国和富国之间趋同的速度已经放缓,范围也已缩窄。之前令人兴奋的增长似乎很大程度依赖于中国向「世界工厂」的转变,但这样的壮举可一不可再。与此同时,市场爆发了多次恐慌:2013 年的「QE 削减恐慌」、2014 年的大宗商品价格暴跌、2015 年的人民币贬值、2018 年的美联储多次加息、土耳其和阿根廷的金融危机,以及今年变数频生的贸易战。

这种时候货币政策就出马了。在美国,美联储可以放宽政策以抵消威胁经济增长的因素。但许多新兴经济体去年却无法降息,因为美联储正反其道而行。美国如果收紧货币政策,通常会破坏投资者对新兴市场上高风险资产的兴趣。为稳定自身货币,许多国家的政策制定者会收紧货币政策,继而导致经济放缓。例如,印尼央行在 2018 年将利率提高了 1.75 个百分点,尽管通胀率一直低于 3.5%。俄罗斯和印度的央行也收紧了政策,而巴西也不得不停止其宽松周期。

美联储这次转向宽松政策令情况发生了变化。新兴经济体现在可以实施宽松政策了。韩国三年来首次降低了基准利率。巴西上周将利率降至历史新低。南非和印尼已放松货币政策。估计墨西哥很快也会降息。低成本的资金将有助于重振增长。但要长久增长,这还远远不够。新兴经济体必须在风平浪静之时未雨绸缪,例如减少短期外币债务。而要利用追赶性增长,它们必须迎合全球制造业的需求,仿效中国但非搭中国的便车。金砖四国时代那股强劲势头可能是一去不复返了,但美联储降息带来了片刻机遇,新兴市场应该好好利用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