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与间谍》书评:爱荷华州种子偷盗事件如何刺激了美国对中国的忧惧

二〇一一年秋天,有人看到两名华裔男子在爱荷华州的一片玉米地里挖种子。当有人走近时,他们跳上一辆租来的车飞驰而去。一份关于非法侵入的例行报告迅速演变成了美国联邦调查局一项漫长的调查。调查揭露了一起阴谋:中国农业公司大北农集团试图对孟山都和杜邦先锋这两家美国公司的若干种子系列展开逆向工程。调查被公之于众,美国媒体登时群起鼓噪。「嘿,中国!」《彭博商业周刊》喊道,「别再偷我们的东西了。」

玛拉·赫维斯滕达尔 (Mara Hvistendahl) 扣人心弦地讲述了这起戏剧性事件,读来就像一部谍战惊险小说。探员们在美国各地追踪拿着铲子的嫌疑犯,时不时就要上演飞车追逐、电话窃听和空中监视。反派人物是一名在美国工作的中国研究员莫海龙,他在大北农谋了份职位来还按揭贷款。他被逼去偷种子,于是便从一块地蹿到另一块地,刨走地里的转基因品种。他还假扮成种植户,支付数千美元的现金从批发商那里购买其他品种。

他得手的种子数量之大简直叫人哭笑不得。有些用从赛百味顺来的餐巾纸包着,有些藏在微波炉爆米花的包装盒里。一部分种子被送到伊利诺伊州的一个地块上种植并监控,那里离芝加哥国际机场很近,地理位置便捷。莫海龙后来被捕,被指控阴谋窃取商业秘密,他认罪并服刑三年。他的同谋嫌疑人无一被起诉。

正如赫维斯滕达尔解释的那样,商业间谍活动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前。早期的例子通常是西方向东方偷师,比如暗中学习中国的茶叶和瓷器生产工艺。上世纪大部分时间里,美国和欧洲最担心的是彼此的间谍。认为中国是小偷头子的想法是后来才出现的。美国针对窃取商业秘密的严格立法也是近期的事——直到 1996 年才被定为联邦罪行。在那之前,这种行为是由州法律和受害公司提起民事诉讼来监管的。

在特朗普治下,美国对中国窃取知识产权和技术的忧惧大增,加剧了贸易紧张和技术对峙。2018 年,白宫出于对间谍活动的担忧,曾讨论禁止所有中国学生入境。近期一名哈佛教授因未披露受中国政府资助而受到指控,突显出美国对中国政府支持的「人才计划」渗透进美国高校的忧虑。

但事情并不像特朗普描绘的那样分明。赫维斯滕达尔说,除了彼此交战,中美各自都深陷内部斗争——在中国是「照抄和创新这两股力量的决斗」(中国自己也有很多专利),在美国是开放与安全之间的拉锯。动机也不容易厘清。偷种子的阴谋一定程度上是由中国的雄心 (成为转基因作物的世界领导者) 推动,但同时也是出于忧虑。粮食供给不足以及产量低是共产党领导人极为头疼的粮食安全问题

事实上,威胁的来源和严重程度也并不总是很明确。大北农是一家私营企业,尽管它以「报国兴农」为使命。一些公司自有偷窃的动机,另一些可能觉得官方在鼓动自己 (比如习近平敦促中国企业掌握「核心技术」) 而对此做出响应。并不是所有的核心技术都是通过见不得光的手段获得的。2016 年,国有集团中国化工斥资 430 亿美元收购了生产种子和杀虫剂等产品的瑞士公司先正达。赫维斯滕达尔论述称,「中国每年窃取高达 6000 亿美元的知识产权」的估算是胡乱推断出来的。

她还质疑捍卫知识产权是否是一件纯粹的好事。有时候,严密的保护可能对强者有利,但会阻碍创新。硅谷成功的原因之一就是禁止签订「非竞争协议」,方便能人创办自己的公司。

从这本书可以清楚地看出,美国对中国的回击常常误入歧途。冷战结束后,美国联邦调查局和中情局为找出新的威胁,投入了大量资源打击经济间谍活动,但手法通常都简单粗暴。赫维斯滕达尔在书中描述了那些用力过猛的调查——缺乏科学性而依赖种族定性。这两个机构仍未抛开这样一种观点:中国主要还是依赖其庞大的人口和一支业余探子大军,而不是技术或隐秘行动。那么,她说,「中国是不是也要发展出一套理论,说中情局是如何依赖美国个人主义运转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