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能从人文艺术中学到什么

想象一下商学院上课的情景,你脑中可能会浮现学生们盯着满屏方程式和缩写词的画面。您可能想象不到会有唱诗班试着唱起《拍起手来》(O clap your Hands),这是奥兰多·吉本斯 (Orlando Gibbons) 创作的八节赞美诗,于 1622 年首演。但本专栏作者去年就在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有幸见识了这样的欢乐场面,以及其他面向 MBA 学生的趣味课程。

不过有一个麻烦。一些学生得尝试做指挥。第一个接受挑战的是一个相当自信的美国年轻人,但他很快就遇到了问题。他最明显的错误是没有先询问唱诗班成员期待怎样的指挥方式就开始指挥了,尽管这些成员都有专业经验,而他自己完全是门外汉。

这次经历想必让学生们尝了点苦头,但也很有启发性。组织这节课的是创业课高级研究员佩格拉姆·哈里森 (Pegram Harrison),他通过这种形式巧妙地让学生领会了一些领导力方面的重要经验。例如,领导者应该听取团队的意见,特别是在团队成员具备专业知识的情况下。和指挥一样,他们可能需要做的就是设定节奏,然后退后一步,让团队自行管理。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指挥只是意图不明地挥舞着指挥棒,唱诗班也仍然表现良好。哈里森说,从中可以学到的是领导者的破坏力是有限的——只要他们不试图控制过程的每一步。这个课堂活动表明,一堂课是可以做到寓教于乐的。

其他商学院也意识到学生们可以从人文艺术中学到东西。在匹兹堡的卡内基·梅隆大学,琳恩·梅耶 (Leanne Meyer) 推出了一个领导力培训课,内容包括诗歌、艺术装置和读书俱乐部。她认为参与这样的活动可以帮助未来的领导者培养同理心。例如,阅读小说可以帮助学生进入角色心理。她还认为,该课程还能帮助学员学着向招聘人员推销自己。

基于人文艺术的课程广受欢迎并不出奇。这些课不像大多数 MBA 课程那么枯燥乏味,这令人欣喜。但这样的课程真的有用吗?有意思的是,有迹象表明成功的企业正将文艺课程融入员工培训当中。以数据处理能力闻名的基金管理集团 AQR 启动了 Quanta 学院,提供专业技能和个人成长方面的课程。课程内容之一是读书俱乐部,成员们阅读了格雷厄姆·艾里森 (Graham Allison) 撰写的关于中美关系的书《注定一战》(Destined for War)。

有些商界学员没有参加读书俱乐部,而是选择了登台演出。英国皇家戏剧学院 (RADA) 培养了安东尼·霍普金斯爵士 (Sir Anthony Hopkins)、艾伦·里克曼 (Alan Rickman) 和菲比·沃勒·布里奇 (Phoebe Waller-Bridge) 等许多出色的演员。它也为高管提供培训课程,时长从半天到六天不等。

「表演就是在角色和自己身上找寻真相,」 皇家戏剧学院的导师查理·沃克-怀斯 (Charlie Walker-Wise) 说,「我们帮助人们更清楚地了解自己的习惯动作,那些下意识的行为。教他们控制呼吸、声音等身体反应。没有多少人清楚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什么样子。」

练习表演的形式多样——从劳伦斯·奥利维尔 (Laurence Olivier) 背诵哈姆雷特的独白,到罗伯特·德尼罗 (Robert de Niro) 为主演电影《愤怒的公牛》中的拳击手而专门接受拳击训练。将这种专业训练与经营企业联系起来似乎很奇怪。但沃克-怀斯说,中层管理人员经常要发表并非出于自己本心的讲话 (因为内容由总部定调),或者要试着激励员工实现由别人设定的目标。「通过练习表演,他们可以学会让自己显得言辞恳切,不暴露真实的自我。」他说。

管理者要做的事远不只是设定目标和在电子表格中输入数字。管理者要有同理心,要了解人性。人文艺术教育确实可能有助于培养这些素质。最重要的是,在哈里森的课上,赛德商学院的学生们体验到了本专栏作者从没想过能在 MBA 课堂上出现的东西: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