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利率和增长低迷让全球货币战一触即发

二〇一〇年,随着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升级,欧元大幅下挫,从 1 欧元兑 1.45 美元跌至 1.19 美元。不久,美国传出了美联储启动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 (简称 QE2) 的消息。这是巧合吗?欧元区许多人不这么认为。在他们看来,QE2 似乎主要是为了让美元贬值。不止欧洲怨声载道。巴西财政部长吉多·曼特加 (Guido Mantega) 在同年 9 月表示,巴西在国际货币战中遭受了炮火。

现在轮到美国埋怨了。6 月 18 日,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 (Mario Draghi) 在葡萄牙辛特拉 (Sintra) 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如果欧元区经济没有改善,欧洲央行将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债券收益率下跌,欧元也在跌。特朗普在推特上谴责德拉吉「不公平」操纵汇率。6 月上旬,特朗普政府的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 (Steven Mnuchin) 已就货币政策向北京发出警告。他似乎暗示,假如中国政府停止支撑人民币的努力,那么就可以看作是在推动人民币贬值。

但各方再次停火。6 月底在大阪举行的 G20 峰会上,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让人们燃起了对中美贸易战至少不会再升级的希望。贸易战休停也会使围绕汇率的舌战冷却下来——但也只是暂时的。目前各国利率处于低位。财政政策的使用受到政治或债务负担的制约。贬值货币是所剩无几可以刺激经济的手段之一。各国 GDP 增长低迷让全球货币战一触即发。

尽管德拉吉倾尽全力,但焦点还是美元兑人民币汇率,而非欧元兑美元汇率。人民币越来越多地确定着全球货币的基调,因而也愈发左右着金融市场的走势。自 2015 年 8 月以来,中国已允许其货币根据市场压力有一定程度的浮动。但人民币兑美元的变化一直被保持在一个很窄的范围内 (见图表)。这些小变化很重要。中国大型贸易伙伴的货币,如欧元,已被卷入人民币的变动走势中,涨跌相随。七元人民币兑一美元被视为一个重要关口。如果人民币破七,势必也将把其他货币一道拉低。

因此,如果有任何迹象显示中国政府准备让人民币破七,那将事关重大。纽约梅隆银行 (BNY Mellon) 的西蒙·德里克 (Simon Derrick) 指出了这方面的两个进展。首先是《南华早报》在 5 月下旬刊登的一篇关于中美贸易谈判的文章。这篇看似调查充分的报道指出,谈判的一个僵持点是人民币。中国倾向于让货币有「弹性」,并非为争取出口优势,而是要确保稳定。美国对此不认同。然后,6 月 7 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对彭博社表示,增强人民币弹性是有益的,因为它「发挥了经济自动稳定器的作用」。他还暗示没有把「七」当作红线。

货币战有一个颠倒的逻辑。赢家是价值下跌的货币。在这样一个货币竞相贬值的过程中,投资者追捧输家。遇到危机时,他们会出逃至常规避险地带:日元、瑞士法郎和黄金,这三者都已经因为人们对贸易战的忧虑而升值。美元保持强劲,因为美国利率高 (按富国标准而言),经济增长强劲。但是,法国兴业银行的基特·朱克斯 (Kit Juckes) 表示,当增长放缓、利率下降时,其他因素会开始起作用,包括贸易差额和货币定价。

日元脱颖而出。日本拥有经常账户盈余。而且按购买力平价衡量 (包括本刊的巨无霸指数等粗略衡量标准),日元很便宜。瑞士法郎虽然看似昂贵,但同样拥有巨大的经常账户盈余作支撑。黄金被看上主要是因为好的美元替代品太少。

2010 年,廉价的美元让美国以外的所有人头疼。现在,高昂的美元令美国烦恼,至少是令其总统烦恼。在慢慢酝酿的货币战中,美国既是受害人也是加害者。「和自己最大的贸易伙伴开打贸易战,对方的货币会贬值,而你自己的货币会走强。」朱克斯说。特朗普要是希望美元走低,在贸易战上握手言和可能是最佳途径。否则,美国就有向自己开打货币战的风险。

Write a response…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