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了几十年的延伸之后,全球供应链正在收缩

在从 1990 年开始的全球化的繁荣时代,托马斯·弗里德曼 (Thomas Friedman) 等作家传播的一种思想成了真理:世界变得扁平了。这种观点认为,国界在采购和制造方面几乎无关紧要。

斯坦福大学的李效良 (Hau Lee) 说,这个想法是如此流行,以至于「公司开在哪儿都成」。现在,随着全球化的前景晴转多云,企业开始质疑超全球化供应链的想法。李效良认为,如今在为「坎坷」的新世界重新配置供应链时,跨国公司的管理人员必须打造新的技能。

美国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在 4 月对亚洲地区 600 家跨国公司的一项调查发现,其中近一半的公司正在考虑对其供应链进行「重大」变革,超过十分之一说要推倒重来。在许多领域,这将意味着重新思考中国在采购中所扮演的角色。可以预期,在几十年的过度拉伸之后,一些供应链会变短,原因有二。首先,现在已经很清楚,把供应链拉得太长来让货物更便宜存在风险。其次,全球贸易现在不仅包括可以砸到你脚上的实物,还包括大量服务。

就风险而言,大多数跨国公司不知道谁在向自己的供应商的供应商供货,但如果遥远的供应商无法履行义务,自己可能就会被扣为人质。危险偶尔会因外部冲击而暴露,有时是自然灾害。2011 年日本海啸之后,一家全球半导体巨头试图确定第三、四层供应商给自己带来的风险;100 多名高管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弄清楚公司广大的供应商网络中到底有哪些公司。

最近的冲击源自政治。英国混乱的脱欧现在计划于 10 月底实施,可能会破坏连接英国和欧洲大陆的供应线。跨国公司警告称,如果确实如此,它们可能会减少在英国的业务。英国皇家采购与供应协会 (Chartered Institute of Procurement & Supply) 的一项调查显示,五分之一的欧洲大陆企业将要求英国供应商为哪怕在边境延迟一天提供大幅折扣,而超过十分之一的英国出口商预计合同将被直接取消。

美国人不必等到 10 月就能看到自己国家政治冲击的影响,因为特朗普对钢铁、铝和中国进口产品征收的关税已经开始造成冲击。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 3 月份发表了玛丽·阿米蒂 (Mary Amiti) 及其同事合作的一份工作报告称,到 2018 年底关税已让美国消费者每月多花 14 亿美元。零售商受到挤压,沃尔玛和塔吉特警告价格将上涨。农用设备制造商卡特彼勒 (Caterpillar) 预计关税将让它在今年损失 2.5 亿至 3.5 亿美元。发动机制造商康明斯 (Cummins) 预计损失达 1.5 亿美元。

尽管与习近平达成了休战协议,但特朗普对从中国大陆进口产品的关税仍然存在,而华为的未来仍不明朗。中国实施了报复性关税,威胁要惩罚「不可靠」的外国公司,并拒绝出口用于制造电子产品的稀土。

简而言之,全面的贸易战仍可能爆发。它会造成多大伤害?评级机构穆迪估计,这种「滔天大火」将在贸易战发动一年后使美国实际 GDP 增长率减少 1.8%,并将整个亚洲的增长率降低 1% 或更多。经合组织预测,到 2021 年,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可能会使全球经济增长减少 0.7%,或约 6000 亿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警告说,许多国家,包括那些从贸易转移中受益的国家,将是净输家。

即使避免了这样的结果,特朗普的行动可能也已对跨国公司产生了影响。投资银行瑞士信贷最近对欧洲公司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把新投资放在欧洲而不是欧洲之外的趋势越来越强。该公司认为最近的贸易纠纷造成了永久性损害。它认为,跨国公司将「不再主要根据成本来规划和寻找供应链」。

贸易战也促使苹果公司反思自身。该公司据称已经要求其最大的一批供应商了解将 15% 至 30% 的供应基地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或印度要花多少钱。为苹果组装大部分设备的台湾合约制造商富士康的新任董事长刘扬伟最近宣称,如有必要,他的公司可以从中国以外的工厂为美国市场供应所有 iPhone。

就服务业的增长而言,它往往是制造业的中间输入。2017 年,全球货物贸易额达 17.3 万亿美元,运输和通讯等服务贸易额已上升至 5.1 万亿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按增值计算,服务出口占全球出口的份额几乎是官方数据的两倍。

根据麦肯锡咨询公司下属智囊团麦肯锡全球研究所 (MGI) 的估算,服务已经创造了贸易工业品大约三分之一的价值。在过去十年中,服务贸易的增长比货物贸易快了 60% 以上,在电信和信息技术等领域则要快两到三倍。随着企业开始寻求提升服务和创新的价值,而这类工作常常要接近消费者才能做得好,MGI 的苏珊·伦德 (Susan Lund) 认为它们现在追逐全球最廉价劳动力的可能性更小了。

计划、采购、制造、交付

「供应链长期以来一直被视为『不得不做』,导致企业陷入渐进式思维。」贝恩咨询公司的皮特·瓜亚拉 (Pete Guarraia) 说。跨国公司的老板通常会让中层管理人员每年通过采购来节省 1% 到 2% 的成本。像中国的阿里巴巴和美国的亚马逊这样以客户为中心的巨头则定期推动效率提高 30%。贝恩认为,通过「物流武器化」,它们已经展示了供应链如何成为竞争优势的基础。领先的跨国公司的老板们既得到启迪又倍感恐惧,正在重新审视他们的公司究竟如何「计划、采购、制造和交付」——全球供应链经理的魔咒。

当他们这样做时,他们将会发现「慢球化」带来了自身的挑战。《全球供应链生态系统》(Global Supply Chain Ecosystems) 一书的作者马克·米勒 (Mark Miller) 认为,仅仅因为供应链收缩并不意味着它们会简化。恰恰相反。更接近消费者的目的是帮助公司扩大定制、加速创新并加快交付。

不是每个人都同意全球化正在放缓。德国邮政和物流业巨头 DHL 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弗兰克·阿佩尔 (Frank Appel) 坚持认为,长期的基本力量,如全球中产阶级的崛起和数字化带来的生产率增长,仍然有利于全球一体化。他的公司在 2 月份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2017 年贸易、信息、资本和工人的国际流量增加。然而,那是在特朗普的关税和收紧移民政策对全球经济产生全面影响之前。

《经济学人》最近对与全球化相关的十几个因素的分析发现,八个因素指向了连通性的下降 (见图表)。DHL 报告的作者之一、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潘卡吉·盖马沃特 (Pankaj Ghemawat) 看到了一个「半全球化」的世界,其中国际威胁和机遇仍然重要,但大多数商业活动都在国内进行。对于大多数公司来说,这意味着供应链不仅要更短,还要更快、更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