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亚洲芯片业看世界经济

罗伯特·哈里斯 (Robert Harris) 的惊险小说《密码迷情》(Enigma) 以战时英国为背景,当时一切物资都由政府限量配给,唯雨水供应不断。小说讲述年轻奇才汤姆·杰里科 (Tom Jericho) 在布莱切利园 (Bletchley Park,二战期间英国政府的密码破译基地) 担任密码专家小组成员,努力破解德国军队使用的密码。这项工作无可避免地充满了挫败感。只要敌方怀疑密码被破解,就会更改密码,这样之前在破译上取得的任何进展都会前功尽弃。

在思考经济周期与市场反应的谜之变化时,你会联想到这部小说。自去年年中以来,市场情绪已明显好转。对衰退的担忧消退。全球股票价格回升。债券收益率上升。中美贸易战的休战状态依然脆弱,但仍有帮助。但是,市场情绪的改善恰逢亚洲制造业中心恢复生机之时。

这些加密信息的关键就在半导体行业。汽车、智能手机、小型电子设备和云计算服务器所依赖的组件有很大一部分都集中在新兴亚洲地区制造,尤其是存储芯片。总需求中对市场情绪敏感的那部分 (企业的资本支出和消费者的非必要性购买) 就包含了微芯片。芯片行业本身就存在凶猛的微周期。当它走低,预示着世界经济面临麻烦;如果像近期那样走高,则有理由对经济前景更乐观。

芯片业的成本结构是这个谜题的核心。半导体制造厂 (以下简称 fab) 的造价一般达数十亿美元。假如订单突然增加 (就像 2017 年那样),fab 就会提升产能应对。但当需求下降时,fab 还是会继续生产。这些工厂高度自动化,员工不多,因而运营成本不高。持续生产确有其道理,但也会导致偶发的产品过剩和跌价,去年大部分时间就是如此。这时库存就会积压膨胀。而当需求再次回升 (像去年底),库存就会减少,价格又开始趋于稳定。

直到最近,芯片行业的节奏以及亚洲供应链总体上是吃紧还是萧条取决于智能手机两至三年的生命周期。例如,每当苹果或三星推出新手机,台湾电子业的出口订单往往就会激增。但现在智能手机市场已经饱和。消费者发现旧机型用起来几乎与新款一样顺畅,即使新一代 5G 手机上市,情况仍可能如此。摩根士丹利的肖恩·金 (Shawn Kim) 表示,当前推动需求增长的是云计算、汽车电气化、可穿戴设备和电子游戏。云计算是一股特别的力量。企业增加了各种资本支出,这进而刺激了对商业软件所依赖的云计算的投资。

要解密市场,应关注什么信号?投行法国外贸银行 (Natixis) 驻香港的亚洲首席经济学家艾丽西亚·加西亚-埃雷罗 (Alicia Garcia-Herrero) 表示,一个衡量指标是韩国的半导体出口量。她表示,韩国是亚洲供应链的关键,其半导体出货量有助于预测该地区更广泛的出口趋势。经过 2019 年的残酷洗礼,市场行情已触底,目前正在回升。另一个信号是三星和 SK 海力士等亚洲大型芯片公司的财务状况。如果不愿意钻研财务报表,只追踪行业股价也行。或者也可以从 DRAM (一种在服务器和计算机上存储数据的存储芯片) 的价格中寻找拐点。

技术在全球 GDP 中的占比将继续增长,因此这些信号理论上将会更受关注。但还有其他因素在发挥作用。中国计划实现电子元件的自给自足,贸易加技术战让这个目标变得更为迫切。这在短期内将推动亚洲科技产业的发展。但从长远来看,企业可能会发现自己被中国的竞争对手取代,至少在中国本地市场上是这样。

如果中国达成目标,来自新兴亚洲中更开放地区的信号的价值将下降。市场观察者届时会像哈里斯小说中布莱切利园里的那些密码破解专家一样体验到挫败感。密码不断变化。不过就目前来说,从亚洲传来的信息是阳光正穿透阴云,或者说,起码雨停了。

Relat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