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社交网络公司对虚拟货币的宏伟设计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重大后果——包括对它自己

一种全球数字货币能让全球汇款变得像发信息一样简单,而且没有费用、延迟和其他妨碍资金流动的障碍。它可能会让欠发达国家的人们得以进入金融系统,并保护他们来之不易的薪水不被失控的通货膨胀吞噬。它可能会引发一个金融创新的浪潮,就像互联网催生了在线服务那样。

简而言之,这就是 Facebook 在 6 月 18 日给出的承诺。Facebook 将在一年之内推出一种叫做 Libra 的新货币。Libra 是古罗马重量单位,在许多罗曼语系语言中表示「磅」的意思。毫不意外地,Facebook 大量使用了加密和区块链等时髦词汇来造势。对于硅谷常用的那些陈词滥调,它也按捺不住地拿将过来,声称其使命是「为数十亿人赋权」,就好像赚钱或增强自己的市场支配力只是次要的事似的。

尽管空话不少,这个项目的商业潜力确实巨大——潜在的问题同样不可小觑。如果 Facebook 的 24 亿用户将他们的一部分储蓄换成 Libra,它就可能成为一种广泛流通的货币。如果被广泛采用,它还会赋予 Libra 的发行者前所未有的权力。Facebook 想把 Libra 的运营外包给一个从金融、技术行业以及非政府组织中招募「大 V」来组成的联营组织。这等同于默认了它此前对用户数据处理不当、对传播虚假信息的容忍等过失已经损害了政策制定者、用户和潜在合作伙伴对它的信任 (尽管投资者不为所动)。该项目可能对全球金融体系产生重大影响,对 Facebook 自身的业务也一样。

如果 Libra 项目真如其模型所示,那么购买、出售、持有、发送和接收 Libra 将变得轻而易举。所有这些操作都可以在 Facebook 的 Messenger 应用或另一个消息服务兼社交网络 WhatsApp 上完成,明年晚些时候还会推出一个独立运作的应用。

这些听上去都不新鲜。Messenger 已经在向美国人提供支付服务。WhatsApp 正在印度测试类似的功能。但是,这些服务都没有跨越国界,而且要求用户拥有银行帐户。像 TransferWise 这类提供国际转账的金融科技公司就转帐 200 美元收取 4% 至 5% 的手续费,比西联汇款低三分之一。但 Libra 会便宜得多,而且不需要有银行账户——它更像比特币而不是 Venmo。

不过与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不同的是,Libra 的交易速度不是几分钟,而是几秒,成本也不是几美元,而是接近零。该系统在刚启动时应该可以每秒处理 1000 笔交易,以后还会更多,而比特币每秒最多只能处理七笔交易。Libra 将以法币购买,将让这一虚拟货币有真实资产储备作为支持。这应该可以防止投机引发的大幅价格波动。

如果成功,Libra 可能会成为 Facebook 的摇钱树,尽管不是直接带来收益。名义上的交易手续费不会产生太多收入。但 Libra 可以让购买广告产品变得更快更简单,使得 Facebook 可以提高对在线广告的收费。Facebook 的老板马克·扎克伯格在 3 月宣布在消息服务上将「以隐私为先」,而 Libra 可以弥补 Facebook 因此而放弃的用户信息,为定向广告提供新的数据来源。Facebook 可能会追上微信,由于中美贸易战战火持续,这款提供支付和其他服务的中国超级应用在海外发展的抱负暂时无法施展。

从技术和金融上来说,Facebook 或许能凭一己之力成就此大业。但在政治上不行。相比 Facebook 渴望「迅速行动,打破常规」的发展初期,它的企业文化对道德的关心有所增加,但也只是增加了一点点。谨慎的消费者可能不会选择把钱交给一个不久之前还在频繁泄露他们个人数据的社交网络。除非用户参与,否则不管用起来多方便,商家可能也不愿意接受这种新货币。

所以就有了 Libra 联营组织。其总部将设在日内瓦,将在 Libra 首次使用之前就从 Facebook 手上将它接管过来,并管理它的硬通货储备。Facebook 已经招募到了另外 28 个潜在创始成员,目标是扩展到 100 个,每个成员拥有同等投票权,在分散的货币发行系统中各自运营一个节点。它们包括金融公司 (Visa、Stripe)、在线服务公司 (Spotify、优步)、加密货币钱包 (Anchorage、Coinbase)、风险投资公司 (安德森·霍洛维茨 [Andreessen Horowitz]、联合广场风投 [Union Square Ventures]) 和慈善机构 (Kiva、Mercy Corps),不过目前还没有银行加入。换句话说,Libra 不是现有金融体系的自由主义替代品,而是一种补充

Facebook 承诺保持社交数据和财务数据的分离。为增加这一承诺的可信度——毕竟它曾屡次失信——它创建了子公司 Calibra,在其应用中运行 Libra 服务。它的推广不太可能面临来自苹果或谷歌的障碍。这两家公司曾把其他加密货币应用 (其中很多是欺骗性的) 从它们的应用商店中下架,但我们无法想象它们会如此对待 Messenger 和 WhatsApp,以及 Facebook 正在邀请加入这一开源项目的其他供应商。

为让 Libra 落地,Libra 联营组织将补贴商家,让它们向使用新货币的客户提供折扣,资金将来自每个加入该组织的创始成员一次性缴纳的 1000 万美元费用。最终,Facebook 希望任何人,而不仅仅是该组织,都能生成和转移 Libra,并根据 Libra 的「区块链」(加密行业术语,指跟踪谁手上有什么的数据库) 提供服务。到那时,Libra 就变成了比特币,但少了比特币的缺陷和自由意志主义精神内核。

硬通货

一个有着这么多不确定部分的项目可能会出很多错。虽然 Facebook 表示它有一个可行的系统原型,但该技术尚未经过测试。怀疑论者质疑一个 100 个节点的系统真能做到每秒处理数千笔交易——更别说一个更大的系统了。毫无疑问,黑客们已经在磨刀霍霍了。

然后还有联营组织内部关系的问题。Facebook 将必须向其他 99 个 Libra 成员证明它真的愿意放弃控制权。与此同时,由于重要决策需要获得三分之二的多数票才能通过,必须有人从中周旋。信息技术的历史上随处可见被内部冲突压垮的方案。

最大的障碍可能在政治上。Facebook 显然已经咨询了许多监管机构。数字钱包供应商必须遵守反洗钱等国家法规。Calibra 与 Messenger 和 WhatsApp 的整合会让它从一开始就成为主导的数字钱包,必将引发对竞争的关切。随着 Libra 日益扩张和分散,这种紧张可能会消退,但又会被对金融稳定性的担忧所取代。

因此,Libra 的成功远未板上钉钉。但即使失败,它仍可能是有用的,因为它为有朝一日如何治理 Facebook 自身提供了一种蓝图。Libra 联营组织的主要任务是监督区块链,例如确保 Calibra 不享有使用该数据库的特权。一些观察人士试探性地提出可以同样建立一个「Facebook 协会」,由用户、广告主、数据保护机构等的代表组成。它们的工作可能是监督「社交图谱」——列出 Facebook 所有用户以及他们彼此间关系的另一个数据库,并保证 Facebook 用户可以把内容发布到另一个社交网络,反之亦然。

从扰乱美国选举到缅甸的种族灭绝,Facebook 对全球事务的影响日益显著,呼吁 Facebook 建立此类治理架构的声音也随之高涨。扎克伯格对这类想法并不陌生。Facebook 在 2009 年让用户就其隐私政策的重大变化投票,但几年后放弃了这个全球民主实验。去年他宣称 Facebook 希望建立一个由独立专家组成的「内容审查委员会」——用他的话说是某种「最高法院」,将对「什么应该是可接受的言论做出终裁」。

当被问及 Libra 是否可能成为 Facebook 的治理模型时,Libra 项目的负责人大卫·马库斯 (David Marcus) 回答说,它标志着「一个时代的到来,此时我们认识到有些事情是我们不该控制的——同时它也标志着对传统运营方式的彻底背离」。也许吧。但制衡机制几乎肯定会让 Facebook 的盈利能力下降。如果一种新的数字货币成为 Facebook「印钞机」停摆的开始,那就太讽刺了。

Write a response…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