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着吧。全球最傲慢的理财公司正被迫为底层大众服务

琳达是洛杉矶一名 54 岁的活动策划顾问,做事有条理,也不是数字盲。但如果问一下她的财务状况,她两小时都说不清。她会先在一个移动应用上打开她的活期 (支票) 帐户,然后再看看在另一家银行的应急存款。她有 14 张信用卡,5 项抵押贷款,6 份保险,还有几个在前雇主那里开设的退休金账户。

长期以来,那些衣冠楚楚的顾问一直在帮助富豪投资、尽可能减少缴税并将财富传给后代。其他人理财得靠自己。ReD Associates 的马丁·葛罗纳曼 (Martin Gronemann) 说:「人们与金钱的关系被割裂了。」ReD Associates 利用人类学为企业提供建议。该公司认为,与对犯罪或健康的担忧相比,个人财务状况是一个更大的压力源。

但现在金融公司正竞相让财富管理大众化。过去高盛不会理会资产少于 2500 万美元的客户。12 月 8 日,该公司表示其智能投顾将很快可以为投资金额低至 5000 美元的客户提供服务。12 月 14 日,管理近 6 万亿美元资产的资产管理公司先锋领航 (Vanguard) 宣布与中国科技巨头支付宝合作,为客户提供 800 元人民币起投的投资顾问服务。

财富管理行业市场分散,颠覆的时机已经成熟。该领域的全球领军企业瑞银集团占 3% 的市场份额,并且是唯一在欧洲、亚洲和美国都排名前四的公司。该行业仍患有技术恐惧症,夏洛特·兰瑟姆 (Charlotte Ransom) 表示。她曾是高盛的资深员工,目前任职于业内后起之秀和挑战者 Netwealth 公司。顾问们有一半的时间都花在本可以自动化的任务上。咨询公司安永表示,只有 56% 的客户完全明白自己支付的那些费用是何名目。

财富管理行业划分客户的方式与航空公司非常相似。资产在 30 万至 100 万美元之间的「富裕」客户将获得高端经济舱待遇。他们可以通过电话与顾问交流,但银行会尽力不让他们直接到分行去面谈。投资选择仅限于现有基金。身家高达 1500 万美元的「高净值」客户享受的是商务舱服务,可以挑选股票,与指定顾问面谈。乘坐私人飞机的是「超高净值」客户,可以选择风投资本和货币对冲产品,还有专属晚宴和高尔夫活动等锦上添花的服务。

高净值客户每年支付的费用通常不超过其资产的 1%,而大批富裕人群支付的费用通常超过其资产的 2% (标准普尔 500 成分股的平均收益水平),得到的服务却更差。经济舱等级的客户则根本得不到任何服务。英国金融科技公司 Nutmeg 的詹姆斯·麦克马纳斯 (James McManus) 说,为退休做储蓄是大多数成年人 (继买房后) 的第二大财务投入。然而大多数人在这方面只能靠自己。

这就意味着有大量资金未被触及。据银行业咨询公司奥纬咨询 (Oliver Wyman) 称,富裕人群的总资产为 21 万亿美元,财富水平在他们之下的人群的总资产为 51 万亿美元,两者的可投资资产加起来与高净值人群一样多。问题在于,顾问、银行分行和时间都是成本。大多数私人银行认为它们从 200 万美元以下的投资组合中几乎赚不到什么钱。

然而,有三个因素正在共同发挥作用,拉低这一门槛。首先是技术。2001 年,瑞信 (Credit Suisse) 尝试通过一个泛欧在线网络做预算,但成本增加了四倍,达到 5 亿欧元 (4.47 亿美元),部分原因是这个网络依赖巨型服务器。如今,数据存储在云端,企业可以方便地往已有应用上添加功能,而不再需要为所有东西编程。

其次,金字塔的塔尖越来越拥挤。财富管理的回报高,资本需求低,因而很受银行青睐。各家银行都试图拓展高净值理财产品,竞争压缩了利润。彭博的数据显示,去年 100 多家财富管理机构的总市值下降了 15%。

第三,负利率正让大众手里的钱 (约一半是现金存款) 贬值。客户因此急需帮助。

这引发了银行、金融科技公司和投资公司之间的激烈竞争。咨询公司贝恩的马蒂亚斯·梅明格 (Matthias Memminger) 说,财富管理机构要取得成功需具备以下优势:技术、受信赖的品牌、营销资金及人性化服务。私人银行具备后三项优势,但在 IT 方面处于弱势。它们还担心大众理财业务会冲击高净值业务。2018 年,瑞银关停了仅推出一年的智能投顾业务。天达银行 (Investec) 也于去年 5 月关停了这项业务。

创业公司的情况正相反。它们的智能投顾通过问一些简单的问题为客户提供建议,因而收费低廉。它们允许客户购买少量股票,汇集订单以减少交易成本。但创业公司的品牌较弱,获得客户的成本也就更高。客户交给它们投资的资金也不多。创立于 2011 年的 Nutmeg 管理资产总计仅 19 亿英镑 (25 亿美元)。美国公司 Wealthfront 成立已有十年,资产管理规模为 220 亿美元。

经纪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也拥有良好的技术,它们用这些技术来汇编数据、执行交易。它们把客户的资金大量投入廉价的交易所交易基金,并把费用压到最低水平,希望能交叉销售高端产品。嘉信理财 (Charles Schwab) 的智能投顾管理着 410 亿美元的资产;先锋领航的智能投顾管理 1400 亿美元。但它们的专长是打造而不是分销投资产品。它们帮助人们追求单一的投资目标,而不是做长期的财务规划。

为了让自己具备所有的优势,竞争者正在整合力量。去年 5 月,高盛斥资 7.5 亿美元收购了精通技术的财富管理公司联合资本 (United Capital),还投资了 Nutmeg。贝莱德投资了数字服务公司 Scalable Capital,荷兰国际集团 (ING) 和桑坦德 (Santander) 等银行都在用这家公司的智能投顾。保险公司也加入进来。金融科技公司 Nucoro 近期表示将投资 Swiss Risk&Care。安联已与英国智能投顾公司 Moneyfarm 达成合作。

最终的发展趋势应该是建立金融平台 (也许是安装在智能手机中的超级应用),让客户可以统一管理他们零散的理财产品。但这一模式尚未经受过恶劣经济环境的检验。奥纬咨询的克里斯蒂安·埃德曼 (Christian Edelmann) 表示,由于波动性的存在,理财客户更重视真人提供的服务。这家咨询公司估计,在经济衰退期间,最大的那些财富管理公司的平均成本收入比会从 77% 跃升至 91%。面向大众市场的财富管理公司在低迷时期的表现还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