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半隔离状态将损害国内外经济增长

建于 16 世纪的豫园位于上海的心脏地带,这座遍布亭台楼阁和池塘的园林为春节假期装点得年味十足。通道两边高挂着色彩斑斓的灯笼,摊位上摆满了饺子,入口两侧有几十名保安在疏导人流。万事俱备,只欠一样:人。因为害怕冠状病毒,此时人们都待在家里。一家丝巾店的经理李新明 (Li Xinming,音译) 说:「今天能卖出去几条就算不错了。」春节假期本是整个豫园和园内商户的旺季,去年这一周这里吸引了 70 万名游客。李新明说,今年他的损失可能要用未来几个月的收入填补。

对于中国以及全球许多与中国经济相关联的企业和国家来说,眼前的一个疑问是李新明的煎熬是否意味着一个触角更广泛得多的麻烦。一个很容易想到的参照例子是 2003 年中国对抗另一种冠状病毒 SARS 的战斗。在疫情高峰期,经济增长急剧放缓,但在疫情得到控制后迅速反弹。近年几次其他流行病的爆发强化了一种认知:只要有好医生在岗位上,经济学家就不应过于担心。2006 年的禽流感和 2009 年的猪流感都没有令全球前景变得黯淡。

不过,就连冷漠无情的投资者都在担心此次新疫病的情况是否更加严重。随着报告感染人数稳步增加,香港股市下跌了近 10%。震荡也已经波及全球股市。

人们的主要担忧并不是这种病毒的严重程度 (其致命性似乎低于 SARS),而是中国控制疫情的行动的特性以及它可能持续多久。而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受到干扰将带来全球性后果。咨询公司龙洲经讯 (Gavekal Dragonomics) 的分析师写道:「关键不是疾病,是应对手段。」世界银行曾经估计,流行病造成的经济损失有 90% 源自人们对人际往来的恐惧——这导致办公楼和商店关闭。在中国,政府隔离疫区并在全国范围内限制人员接触的政策正在加剧这种恐惧。在公共卫生专家辩论这样的方式是否正确的时候,经济学家考虑的是代价。

首当其冲受影响的是湖北省。省会武汉先被封城。之后这一人口近 6000 万的省份的其他地区也被封锁。除食品运输和医疗补给外,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进入其城乡,也没什么人被允许离开。如此大规模的隔绝是前所未有的公共卫生策略。除了医疗和在线看电影以外,几乎一切形式的经济活动都已渐渐停止。湖北省占中国 GDP 的 4.5%,封锁将留下一个窟窿。

中国其他城市可能还没被隔离,但居民们的感受也差不多了。人们不与亲朋好友聚会,不逛庙会,不下馆子——放弃了所有因地域而有所差异的过年方式,留在家里闭门不出。政府劝导他们避免去人多的地方,许多人根本不用提醒。

这将拖累消费,影响的程度将取决于遏制住病毒传播所需的时间。但它发生的时间点已经够糟糕了。去年春节黄金周的零售额超过一万亿元,比平时的一周多三分之一。今年这一周的销售额肯定远远低于这一水平。

有些行业受到的打击尤其沉重。春节档占去年中国电影票房收入的 9%。今年春节,全国 1.1 万家电影院几乎全部关闭。去年的国内旅游支出超过 5000 亿元,约占全年的 8%。今年,因为担心感染病毒,人们纷纷取消了行程。

人们还担心这种病毒将对生产和办公造成怎样的影响。包括上海和广东省在内的几个主要经济中心已将新年假期延长一周,至 2 月 10 日复工。春节假期过后,中国企业恢复正常状态往往都很慢。延长一周后就更慢了,即使科技巨头腾讯等一些企业让员工在家远程办公。此外,数以千万计的外来务工人员回家乡过年,可能要等疫情消退,他们才会挤上火车和大巴返回工作岗位。

感同身受

与 SARS 相比,此次疫情的一个关键不同之处在于中国对世界其他地区的重要性发生了变化。2003 年,中国贡献了全球 GDP 的 4%,去年则是 16%。消费放缓和生产中断将不会止步于中国的边境线。

习惯了大批中国游客涌入大把花钱的国家面临残酷的局面。中国政府已下令疫情受控前暂停所有团队游。泰国当局预计,今年的中国游客人数将减少 200 万,至 900 万人,旅游收入将减少约 15 亿美元。航空公司股价暴跌;过去的流行病也曾造成客流量大幅 (尽管是暂时的) 下降,而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国际出境游市场。

那些在中国中产阶级快速扩增之时搭上了便车的企业也容易受到冲击。星巴克在中国有 4292 家门店,现在已暂时关闭了一半以上。那些仍在营业的店里人流稀少,门口张贴了告示,要求顾客必须戴上口罩才能进入。对于 3M 等公司而言,口罩的销售确实是难得的亮点。迪士尼在春节期间关闭了上海园区,这是一年中人流最旺的几周之一 (雪上加霜的是,中国刚刚进入鼠年,对于围绕米老鼠形象打造品牌的迪士尼来说,这本是极佳的营销机会)。

关闭工厂将在全球经济中产生级联效应。武汉是制造业中心,尤其是汽车制造业。日产、本田和通用汽车在这里都设有工厂。在彭博针对 2000 个中国城市在供应链中的地位的排名中,武汉排在第 13 位。当地企业长飞光纤光缆是全球最大的数据传输线缆制造商。

即使中国其他地方停工的现象没那么严重,也仍将影响众多行业。有些行业至关重要:所有药物的活性成分约有 80% 来自中国。其他行业没那么紧要:中国供应了全球 90% 的塑料花。为苹果生产手机的富士康的股价已下跌了 10%。

由于中美贸易战,许多企业已经在努力减少对中国工厂的依赖。此次疫情又给它们敲了一记警钟:就算不考虑政治因素,让供应多元化也是一种明智的保障措施。但是,过去一年留给它们的一个教训就是供应多元化很难实现。尽管与美国关系紧张,中国占全球出口的份额实际上有增无减。企业将很难找到别国来替代中国的制造能力。

综上所述,中国经济在鼠年开年不利,而这将给全球经济蒙上阴影。咨询公司 Plenum 的陈龙 (Chen Long,音译) 认为,第一季度,中国经济的同比增速可能会从 2019 年第四季度的 6% 下滑至 2%,为几十年来的最低点。但他预计一切恢复正常后,中国经济将出现强劲反弹。在家憋坏了的人们将涌向商铺和餐馆。工厂将急于把耽误了的时间补回来。为了推动复苏,官员们将增加基础设施投入。

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仍未可知。在豫园,李新明已经等不下去了。生意太糟了,他已经让丝巾店的三名店员留在家中不用去上班,期间没有工资拿——这是中国小企业的典型现状。冠状病毒造成的死亡人数在上升,而整个国家都在为此付出代价。

Relat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