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代的管理经

表面上看,如今是企业老板的黄金时代。CEO 们手握大权。掌管美国最大的上市公司的 500 名 CEO 手下员工超过 2600 万人。企业盈利高涨,经济运行平稳。这些 CEO 的薪酬优渥,年薪中位数达 1300 万美元。Alphabet 的桑达尔·皮查伊 (Sundar Pichai) 刚得到一份合同,到 2023 年他将进账高达 2.46 亿美元。风险也可接受:在任意一年被解雇或退休的几率约为 10%。CEO 离任时常常留下一个烂摊子,却不用担责。IBM 的罗睿兰 (Ginni Rometty) 将在 4 月离任,她在任的八年里蓝色巨人的股价表现落后大市 202%。亚当·诺伊曼 (Adam Neumann) 在私人飞机上吸大麻,在 WeWork 亏损 40 亿美元后,去年被罢免。当老板唯一的重大缺点是会议太多,一般要占用三分之二的工作时间。

但 CEO 们说这份工作越来越难做了。他们大多都将矛头指向了「颠覆」——意指竞争愈发激烈了。但他们已经这么说了很多年。实际上,有证据表明,随着美国经济越来越僵化,大企业能在更长时间里赚取高额利润。不过老板们也没说错,有些东西确实发生了变化。工作的性质正在被颠覆,特别是 CEO 借以掌控其庞大企业的机制正在失效,企业开展经营活动的地点和目的也不断变化。这对业务以及努力在企业里向上爬的人都影响重大。

没有哪门学科比管理学引发了更多玄乎的分析。话虽如此,研究表明,美国企业之间盈利能力的差异约有 15% 是由领导层的水平造成的。但是,董事会和猎头公司很难鉴别谁能干得好。或许是出于这个原因,它们倾向于做出保守的选择。大约 80% 的 CEO 是从公司内部晋升,一半以上是工程师或拥有 MBA 学位。多数是白人男性,虽然这一点正在慢慢改变。

这一小群精英面临着巨大的变化,首先是他们掌控公司的方式。自阿尔弗雷德·史隆 (Alfred Sloan) 在上世纪 20 年代彻底重组通用汽车以来,CEO 使用的主要工具是控制实物投资,这一过程被称作资本配置。公司和 CEO 对已划定的资产、员工、产品和专有信息拥有明确的管理权。有「中子」之称的杰克·韦尔奇 (Jack Welch) 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在 1981 年至 2001 年执掌通用电气,期间开设新厂,关闭旧厂,收购了一些业务部门再出售一些部门,严格控制着资本流动。

如今,标普 500 涵盖的美国大公司中有 32% 对无形资产的投资高于实物资产,而且标普 500 公司市值的 61% 来自无形资产,包括研发、网络效应带来的客户、品牌和数据等。CEO 批准投资与取得成果之间的关联不可预测且模糊不清

同时,公司的边界和 CEO 的权限正在变得模糊。优步的 400 万名司机不算员工,苹果供应链中的数百万工人也不是,但他们对达成企业的目标都至关重要。去年,大公司在云服务上花费了 320 亿美元,这些服务主要由几家大供应商提供。工厂和写字楼里安装了数十亿个传感器,将敏感信息传送给供应商和客户。中层管理人员用社交媒体谈业务。

在 CEO 的权力被重新定义之时,企业的经营地点也在发生变化。几代老板响应了「走向全球」的号召。但在过去的十年中,海外跨国投资的盈利能力下降,资本回报率仅为 7%。贸易关系紧张意味着未来 CEO 们要么将经营转回国内,要么重新设计供应链。大多数人刚刚开始着手处理这一问题。

最后一个变化关乎公司的目的。一直以来的正统观念是公司为其所有者亦即股东的利益行事。但公司正从上下两头受压:伯尼·桑德斯 (Bernie Sanders) 和伊丽莎白·沃伦 (Elizabeth Warren) 等政客呼吁 CEO 为员工、供应商和客户谋求更多的利益;客户和年轻员工要求企业就社会问题表明立场。Alphabet 已经面对员工一浪接一浪的抗议

CEO 们正在做各种尝试,效果平平。奈飞 (Netflix) 的里德·海斯廷斯 (Reed Hastings) 倡导激进的自治。员工自行决定支出,也没有正式的绩效评估,这种做法在大多数企业里都会造成混乱。其他 CEO 则重启上世纪 80 年代的名人崇拜,以此维护权威。这种做法有时确能奏效,萨蒂亚·纳德拉 (Satya Nadella) 就是通过「同理心领导」重建了微软。但大多数情况下还是行不通。诺伊曼在 WeWork 的「首席派对狂人」任期以惨败收场。通用电气的前任老板杰夫·伊梅尔特 (Jeff Immelt) 被指靠着乘坐商务机满天飞来上演「成功大戏」,而他的任期内公司现金流缩水了 36%。

老板们急于表明他们关注社会,纷纷就堕胎和枪支管制等问题公开发表看法。不过这有被指虚伪的风险。高盛的老板说要「加速经济发展,惠及所有人」,但高盛却因卷入马来西亚一马发展有限公司 (1MDB) 的腐败丑闻而面临巨额罚款。去年 8 月,181 位美国 CEO 承诺除服务股东外,还要服务员工、供应商、社区和客户。但他们无法兑现这个在经济长期扩张时做出的承诺。在不断变化的经济中,有些企业不得不缩减规模,裁减人员。假装无需做出权衡是愚蠢的。要提高工资和增加供应商的收入就要压缩利润或让消费者承担更高的价格。

现代 CEO 模型

那么,2020 年代的企业领导者需要具备什么素质呢?每个企业的情况不尽相同,但打算聘请新 CEO 的公司或有志成为 CEO 的人应该注重几个特质。掌握分配无形资本这项复杂、需要创造力和更多协作的工作至关重要。CEO 必须能够有效调度企业与其交易对手之间的数据往来,重新分配所获的利润和承担的风险。有些公司走在了前面,比如亚马逊监测着 500 个可衡量目标,而大多数 CEO 还在为回覆邮件忙活到半夜。最后,CEO 需要明白,企业应该为其所有者的长期利益服务。这并不意味着冷漠或偏狭。例如,任何明智的业务都应正视气候变化的威胁。但这确实表示要避免偏离使命。20 年代的 CEO 自己公司的事已经够忙活的了,就不要想着去管理世界了。还有,如果在赶场开会中间还有时间在四万英尺的高空抽大麻,别被抓个现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