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东山再起,出人意料。其他科技巨头能从这家软件公司得到什么启示?

重回峰顶的感觉肯定不错,而且这一次还堪称受欢迎。20 年前,微软被视作一个邪恶帝国,密谋夺取支配地位,还卷入了与美国司法部激烈的反垄断斗争中。五年前社交媒体和智能手机兴起之时,微软毫无作为,被嘲讽为老迈蹒跚的过气明星。现在,在经历了几个季度的辉煌业绩后 (7 月它公布营收为 337 亿美元,同比增长 12%),它再度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上市公司,市值超过 1 万亿美元。自 2014 年起担任掌门人的萨蒂亚·纳德拉 (Satya Nadella) 是如何成功令公司东山再起的呢?而随着美国的反垄断官员开始新一轮对「搜索、社交媒体和在线零售服务」(也就是谷歌、Facebook 和亚马逊) 的审查,这些科技巨头能从微软的经历中学到什么?

首先,目光要放长远,不要只盯着眼前那只「下金蛋的鹅」。微软过去沉迷于自己最重要的「印钞机」——Windows 操作系统,结果错过了社交网络和智能手机的机遇。纳德拉接掌后最重要的一个动作就是取消 Windows 的优先地位。更重要的是,就在各家公司开始习惯于租用计算能力之时,他在「云」上押下重注 。过去一个季度,微软云部门 Azure 的收入同比增长了 68%,市场份额接近行业领头羊亚马逊网络服务 (Amazon Web Services) 的一半。

其次,贪婪强取不一定有回报。纳德拉不止改变了微软的技术重点,还有它的文化。对 Windows 的狂热推崇导致客户和合作伙伴被压榨,竞争对手遭扼杀——且往往是通过有问题的手段,结果招致反垄断调查。纳德拉的前任曾称 Linux 和其他开源软件为「癌症」。但今天,Azure 使用 Linux 操作系统比用 Windows 更多。许多公司认为,作为技术合作伙伴,微软的威胁要比总在寻求进入和颠覆更多行业的亚马逊小得多。

第三,与监管机构合作,而不是试图智胜或压倒它们。微软从一开始设计 Azure 时就想使它顺应本地的数据保护法。公司总裁兼首席法务官布拉德·史密斯 (Brad Smith) 长期以来提出了许多政策提案,例如《数字日内瓦公约》,以保护人们免受民族国家的网络攻击。他还主张微软相对谨慎地使用人工智能,并要求对面部识别加以监督。相对而言,眼下对科技公司的抵制潮没怎么影响到微软,它也不太容易受到新监管的冲击。

诚然,微软错过了社交媒体的良机,它因而也不用像 Facebook 和谷歌那样面对内容审核这个棘手难题。不过,其他公司最好还是效法微软。苹果致力维护用户隐私,但它的应用商店对待竞争对手服务的方式可能很快会招来反垄断干预。Facebook 和谷歌已经开始认识到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但它们都还没能在各自最初的摇钱树之外找到自己的 Azure。亚马逊的野心和公司文化与从前的微软最为相像。

就算是洗心革面的垄断者也需要严格的审视。在一定程度上,微软正是靠贪婪和掠夺达到今天的地位,这一点不应忘记。批评者认为,在与 Slack(一个与微软某款产品竞争的企业即时消息服务) 的较量中,微软就使用了一些自己的老招数。此外,越来越多微软女员工抱怨遭到了性骚扰和歧视。新的微软远谈不上完美。但它起码吸取了其他科技巨头也应注意的一些教训。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