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现状到新的「近常态」还有很长一段路

上世纪七十年代,东京工业大学的教授森政弘发现,那些看起来和真人几乎一样但又不完全一样的机器人会给人带来某种不适。处于这个「恐怖谷」区间的机器非常逼真,以至于它们那些与人类的不同之处尤其让人不安。眼下的中国经济正在探索同样令人不安的新地域。而世界其他地区正跟随它走上不确定的道路。

无论这些新低地有何不足,肯定也好过封城的深渊。世界各地为逆转这场大流行病的传播轨迹所采取的措施同时也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并非所有部门的情况都那么糟糕。奈飞 (Netflix) 在 2020 年第一季度的新订户增速是正常水平的两倍,其中大部分增长发生在 3 月。数据供应商 7Park Data 的统计显示,在美国,优步的网约车服务在 3 月和 4 月「断流」,但其食品配送业务的销售额增长了 25%,弥补了部分损失。

但总体形势很严峻。为美国各地的 45 万家小企业处理交易的 Womply 的数据显示,各行各业的企业都遭受了相当大的收入损失。餐馆、酒吧和娱乐业受到了严重打击:自 3 月 15 日以来它们的收入下降了约三分之二。出行和旅游业的损失可能最为惨重。在旅游业占 GDP 约 4% 的欧盟,乘飞机出行的人数从 500 万跌到五万;4 月 19 日,意大利和西班牙的酒店客房入住率不足 5%。

向机构投资者提供高频率经济预测的研究公司 Now-Casting Economics 为本刊所做的计算显示,在中国 GDP 同比下降 6.8% 的影响之下,2020 年第一季度世界经济同比萎缩 1.3%。纽约联储采用失业救济申领人数等数据,生成了一个美国每周经济产出指数。该指数显示目前美国的 GDP 比去年同期下降了约 12% (见图表 1)。

这些数字与高盛得出的结果相吻合。这家投资银行估计了封城措施的严厉程度与它们对经济产出的影响之间的关系,经粗略计算后发现,意大利式的封城措施与 25% 的 GDP 下降相关联。像韩国那样在控制疫情的同时保持经济基本平稳运行或像中国那样在控制住疫情后重新开放经济的措施与本地区 10% 的 GDP 下降相关联。有数据表明,如果美国人选择避免与人近距离接触,那么贡献了全美产出约 10% 的职位将难以为继。这与高盛的发现相吻合。

这就造成了「九成经济」,顾名思义,经济的规模将小于从前。但其中的不寻常之处不仅仅是规模大小。毫无疑问,疫情过后人们会有解脱和同舟共济的感觉,并将重新对那些努力保护人们安全的人产生或表达敬意。但同时也会有残留的恐惧感、普遍的不确定性、匮乏的创新激情,以及加剧的不平等。尽管大部分生活必需品还在供应和缓慢运转,但这带来的宽慰并不能弥补生活中缺失的那一小部分事物对人们的体验和行为产生的影响。在一个照常上班却不能照常去酒吧的世界里,人们会感受到相当大的生活品质的落差,至少与经济产出下滑的程度相当。

酒吧行业的困境表明,「九成经济」的问题将无法通过政令来解决。如果人们不愿意去酒吧和其他社交娱乐场所,那么即使开放这些场所也没什么用。很多人以后还是得走出家门去上班,但他们很可能会觉得不安心,也就没法保持愉快的心情。YouGov 为本刊做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人认为,还要「再过几个月」,企业重新正常营业才够安全。这表明,即使企业重新开门营业,至少有一部分人可能还是不会光顾。

无精打采

瑞典的一些迹象表明,封城对支出的影响即使在封城结束后也将持续。哥本哈根大学的尼尔斯·约翰内森 (Niels Johannesen) 及其同事研究发现,虽然丹麦实行了相当严格的封锁措施,而瑞典的官方规定特别宽松,但过去几个月里两国的总体支出似乎出现了同样程度的减少。这表明,造成这一下降的最大因素是个人选择而不是政府政策。而个人选择可能更难逆转。

中国消费者的可自由支配支出 (即经济学家视为非必需品的那部分消费支出) 比一年前下降了 40%。高盛 4 月中旬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火锅连锁店海底捞日均翻台三次多一点,虽然有好转,但仍低于去年的 4.8 次。啤酒厂的啤酒销量减少了 40%。数据分析公司 STR 发现,在截至 4 月 19 日的一周里,中国酒店的入住率只有三成。航班上座率也很低 (见图表 2)。

社交活动减少不一定对每家公司都是坏消息。根据瑞银 (UBS) 的报告,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表示疫情提升了他们购车的欲望,这大概是为了避免公共交通上的感染风险。中国地铁的乘客人数仍比去年少约三分之一。地面交通拥堵和去年一样严重。

但是,想买车不一定就买得起。可自由支配支出下降并非完全缘于残留的安全隔离心理。它还反映出一个事实:封城结束后,部分人口袋里的钱少了很多。并非所有失业的人都能很快找到新工作,尤其是因为对休闲接待业之类的劳动密集型服务业的需求很小。中国的情况表明,即使有工作的人也没有安全感。摩根士丹利称,自 3 月下旬以来,担心降薪的人占比略有上升,达到 44%,降薪成了 2020 年人们最大的担忧。现在,许多人正在弥补疫情最严重时期的收入损失或在偿还债务。所有这些都表明未来的储蓄率会很高,这将进一步强化低消费趋势。

某种程度上,能保持「九成经济」已经是一个惊人的成就。这次疫情哪怕只提前 20 年爆发,也将只有极少数人能够保住工作或满足生活需求。在电脑上看人演奏贝多芬作品或在家里吃最喜欢的餐馆的外卖无法比拟现场体验,但也还不赖。解除最严格的封城措施也会让人身心都松一口气,因为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都要听指挥的感觉让人很不愉快。然而,与疫情之前的经济状况相比,「九成经济」将在三大方面大幅倒退:它更脆弱,更缺乏创新,更不公平。

中文互联网风高浪急,此部分内容需要解锁。

You’ve hit the wall.

Relat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