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发展仍可能导致激烈冲突

中国这场技术崛起在历史上绝无仅有,它由一个专制政府带来,而这个政府又积极引导一个市场导向的、能够利用全球供应链的工业基础。这并不意味着这种崛起不可阻挡或领先世界。但是,在那些对 21 世纪的成功发展至关重要的技术领域,它可能会带来明确的优势,这一点让西方世界焦虑。

特别是美国。中国的技术能力有可能削弱它在地缘政治中的主导地位,这让它不安。美国政客很关切被中国窃取了知识产权、有些中国企业作弊的问题。在这些合理的关注的背后,他们在担心中国推动技术发展的方式会取得美国主要由市场主导的模式无法取得的成果。

诚然,中国已经向世人展现,当一个国家下定决心,它可以在加速挪用、普及、发展和大规模实施新技术以及来自其他地区的技术上大有所为。同样真实的是,这么做的过程可能造成破坏:中央政府可能会错误配置资源,遵循愚蠢的方式,拒绝承认自己走错了路。政治恩庇本身就是腐败的温床。中国显现出了所有这些缺陷甚至更多问题。

同时,政府与开发构建技术的企业之间的协调一致之所以重要,不仅仅是因为政府负责分配或错误分配资金。国家可以要求技术部门解答市场不会自行解决的问题。在中国,政府政策与企业技术发展之间的一致性从向电动汽车的转变中可见一斑。这一调整主要是为了减少空气污染。美国也有政府主导发明的悠久历史。后来演变成互联网的网络就是为测试新的军事通信方法研发的。但这种创新模式已不再流行。

一些人指出,世界可能会分化为不同的技术营地。目前大多数技术都在全球范围内传播,而这个系统会拆解或者说「脱钩」成两个相互竞争的系统,一个由美国控制,另一个由中国控制。这样的前景很难成真。已经发表的研究成果、专利、人员、合同、供应链和技术标准都把中国的技术与支撑所有其他发达经济体的技术连结在一起,反之亦然。下一个改变世界的发明会从哪里起源无法预测。中国可以抢占供应链,铁腕统治本国市场。但它无法俘获世界上所有的创意。

实际上,要做出最高水平的贡献,中国必须做出改变。一小群拥有一定独立性的研究人员通常成效都要好过一支被要求优化产出以达到政治目标的专家大军——后者可能就是中国的情形。这并不是说政治思想自由对实现高水平的技术成就是必须的,而是说当要花时间去达到强制目标时,人们会为了在政治清单上打勾而放弃和错失真正的创新。

不用担心脱钩会很快发生的一个原因是,即使在最成功的情境下,中国的技术发展模式顶多也只能以这样的速度推进。当一项技术复杂又昂贵时,其进展会很缓慢,就像半导体制造业显示的那样。即使你真的知道如何建造和运营一座尖端芯片工厂,也还需要几百亿美元来做这件事。此外还需要和已与既有市场领导者紧密绑定的一系列高科技供应商密切合作。

由于中国不会很快从半导体制造的蛋糕中分走一大块,而半导体对未来的经济增长至关重要,因此全球现有的芯片生产中心在战略上就变得更加重要。这个中心位于台湾——中国称之为主权领土,而美国在这里有足够的影响力敦促限制出口——这一点让情势变得更加复杂。美国和中国公司又都依赖台湾供应芯片,令这里更可能成为冲突之源。如果中美之间的紧张局势继续加剧,台湾很可能两面受压,都要求它减少对另一方的供应。任何干预都可能破坏现有的微妙平衡而滑向危险的方向。

这在十年前是无法想象的。那时中国的技术进步大体上没有遭到其他强国的反对——它们从这种进步中受益。但被视为互惠互利的时代已经结束。世界强国,尤其是美国,很难容忍一个具有全球视野、获得先进技术和真正的地缘政治影响力的中国。据报道,美国已经开始敦促台湾限制向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出口芯片,但台湾政府否认了这一消息。

美国在做出此类干预时应当慎重行事。笨拙地严惩华为的行动显示出特朗普政府对自己干预的技术生态系统的运作方式知之甚少。它对中国技术发展的其他方面甚至可能更没有头绪。一个科技武装的中国共产党所构成的威胁是真切的。在应对它时,美国必须确保别做了自己最大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