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的铅水平揭示了气候和疾病对欧洲历史的影响

今天的亚希莫夫 (Jachymov) 是一个捷克小镇,坐落于德国边境旁的山谷里。但回到 1534 年,这里叫约阿希姆斯塔尔 (Joachimsthal),是波西米亚 (Bohemia) 除布拉格之外最大的城市,也是「万能的泰勒」的故乡。泰勒是一种沉甸甸的银币,后来成为欧洲和新大陆实际使用的货币。美国和其他 20 个司法管辖区使用的货币的英文名「dollar」就来自泰勒。约阿希姆斯塔尔的银矿开采热始于 1512 年,到了 16 世纪中叶,当地银矿的产量在欧洲已是首屈一指。

然而,约阿希姆斯塔尔的银矿还留下了另一种遗产——铅。银和铅常常会共生,从它们的共生矿中提炼银会将其中一部分铅释放到大气中。大气中的风会把铅带到各处。被风带到北极的铅最后往往留存于冰川的冰层中。内华达州里诺市 (Reno) 的沙漠研究所 (Desert Research Institute) 的约瑟夫·麦康奈尔 (Joseph McConnell) 领导的研究团队就从格陵兰岛和西伯利亚的冰川提取的冰芯中发现了铅。

麦康奈尔团队在他们发表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的一项新研究中,利用冰芯提取来分析铅排放,提供了欧洲经济从罗马时代到现代的记录。此外,通过比较格陵兰岛和西伯利亚两地的数据,麦康奈尔可以辨别这些铅是来自西欧还是东欧。东欧的矿山在西伯利亚留下的铅比在格陵兰岛留下的多,而西欧的矿山正好相反。

这些数据印证了历史记载。查理曼大帝征服了大半个西欧后,他的铸币厂铸造了大量新银币。他的统治结束后,查理曼帝国瓦解,一些势力较小的君主接管了铸币权。在整个繁荣的中世纪暖期,白银产量缓慢稳步增长。其间也不乏冲突,各方为争夺矿区兵戎相见。

疾病带来的可怕影响也显而易见。现代经济在遭受像大萧条这类重大冲击后,通常经历十年左右才复苏。相比之下,黑死病让铅水平下降了一半,之后花了 100 年才复原。这反映了当时银矿已无利可图——究其原因,不是需求不足就是廉价劳动力短缺,抑或两者兼而有之,而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文艺复兴时期。16 世纪末和 17 世纪,当鼠疫再次在欧洲肆虐时,铅排放的增长也停滞了。

1750 年以后,工业生产取代白银开采成为铅污染的主要来源。上世纪 30 年代推出的含铅汽油使铅水平进一步升高。从 70 年代开始,美国和欧洲的环境政策使铅污染与经济增长脱钩。此后,北极的铅含量下降了 80% 以上,但仍是中世纪时的 60 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