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正发生着一场最大的决裂。它将重塑世界经济,并付出昂贵的代价

贸易战苦战三年后,美中两国将在 1 月 15 日签署「第一阶段」协议,削减对华关税并迫使中国进口更多美国农产品。但别被蒙蔽。这份影响有限的协议无法掩盖的是,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正处于 50 年前尼克松和毛泽东尝试重新建交以来最危险的关头。中国的高科技专制体制对西方的威胁已经再明显不过。从其锐意创新的人工智能公司到新疆的劳改营,一切都让世界惊恐。

同样显而易见的是美国的反应自相矛盾:一时要求中国政府购买爱荷华州的大豆,一时又坚决要求中国放弃政府主导的经济模式。过去,双方认为它们可以共同繁荣;如今,它们各打各的算盘,要抛离对方独享成功。双方的连结在一些方面已经在崩裂。进入本世纪 20 年代,世人将见证两边会决裂至何种程度、造成何种代价,以及美国在对垒中国时是否会违背自己的价值观。

这两个超级大国走向决裂,根源可追溯到 20 年前。2001 年中国加入世贸时,中国国内的改革派和国外的友人都梦想中国可从此实现经济自由化,或许政治也能如此,从而顺利融入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

这种愿望已经落空。西方经历了一场金融危机,自顾不暇。中国在某些方面的表现有所改善:原本庞大的贸易顺差已降至 GDP 的 3%。但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的独裁统治更加森严,转而对美国采取不信任和蔑视的态度。就像每个新兴大国一样,随着地位的提升,中国愈发渴望施展自身影响力。它希望成为全球商贸的规则制定者,主导信息流、商业标准和金融。它在南中国海建立了基地,正在干涉 4500 多万海外华人的事务,威吓海外批评者。

特朗普以针锋相对的政策回应,在美国赢得了两党支持。然而,美国的目标到底是秉承重商主义追求降低双边贸易赤字,还是以股东利益为主导追求美国在华子公司的利润最大化,还是以地缘政治运动阻挠中国扩张?充斥华盛顿政府机构和公司董事会的对华鹰派人士对此并无共识。与此同时,习近平也是摇摆不定,今天严辞号召国民自力更生,明天又高唱全球化赞歌。欧盟也立场不明——是渐生嫌隙的美国盟友、中国的伙伴、还是另一股觉醒的自由派超级势力?

混乱的思维带来混乱的结果。美方向华为施压的行动杂乱无章,结果这家中国科技巨头在 2019 年销售额还增长了 18%,达到创纪录的 1220 亿美元。欧盟限制中国投资,意大利却又加入了中国的「一带一路」贸易倡议。中国在 2019 年再三承诺向华尔街开放其庞大但仍然初级的资本市场,同时却又在破坏其全球金融中心香港的法治。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也是这副模样。它混合了重商主义和资本主义目标,保留了大多数关税,把更深层次的分歧留待日后。特朗普的战术目标是在选举年内提升经济表现,而中国则乐于拖延时间。

地缘政治上的混乱思路既不利于安全也不利于稳定。诚然,这尚未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自 2017 年以来中美双边贸易和直接投资流量分别下降了 9% 和 60%,但 2019 年全球经济仍取得了约 3% 的增长。有些企业永远不会受影响,比如在中国有 4125 家分店的星巴克。但对抗正不断扩散到新的领域。对中国间谍和威吓的「红色恐慌」震动了美国校园。围绕美国运动员讨好中国、美国海军停靠港口的权利以及据称对广受全球青少年欢迎的抖音国际版 TikTok 的审查展开了激烈争论。还有一个不那么显见的地带是两国可能会因为台湾发生冲突,那里上周末刚刚结束了领导人选举。

双方都在规划脱钩,以限制另一个超级大国对自己的日常影响,减轻其长期威胁,并减少遭受经济破坏行动的风险。这涉及极其复杂的算计,毕竟两国在方方面面已紧密交织。在技术上,美国大多数电子设备都是在中国组装的,而反过来,中国的高科技公司在机器人、云计算、半导体上依赖国外供应商提供高端零部件的比例分别超过 55%、65% 和 90%。中国实现计算机芯片自给自足以及美国转移供应商需要 10 到 15 年的时间。可以作为制裁手段的复杂金融交易也一样。人民币仅占国际支付的 2%,而中资银行持有的美元资产超过一万亿。同样,说服贸易伙伴以人民币结算并减少中资银行的美元敞口至少需要 10 年,甚至可能更久。而在科研方面,中国仍要依靠美国的世界顶尖学府培养其最优秀的人才以及激发最好的创意。目前有 37 万大陆学生就读于美国高校。

假如超级大国之间的竞争失控,代价将极其巨大。另外打造一条技术硬件供应链将花费约两万亿美元,是中美两国 GDP 总和的 6%。气候变化这一重大挑战本可为两国带来共同目标,此刻将变得更难应对。美国的盟友体系也面临风险,而这是美国强势地位的支柱之一。约有 65 个国家和地区以中国为最大进口来源国,它们要被迫在中美之间做抉择,并非所有这些国家都会选择「山姆大叔」,尤其是如果它继续奉行当前的「美国优先」政策的话。最宝贵的是那些真正使美国变得伟大的原则:全球规则、开放市场、言论自由、对盟国的尊重,以及正当程序。本世纪头十年,人们常问中国可能会在多大程度上变得像美国。进入 20 年代,更大的问题是,中美全面分裂是否会令美国变得更像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