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美元用作武器。富裕国家和新兴国家正在另寻替代品​

中美在 1 月 15 日签署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缓和了紧张局势。中国同意在两年内增购价值 2000 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全球经济关系似乎显露出和平之势。但在这种表象之下,商贸板块正在漂移。美国对自身金融实力的展示——利用制裁、关税和对黑名单上的公司实施禁令等措施——并没有逃过其他国家的注意。这些国家一直在努力避开以美元为基础的全球金融管道。尽管这些变化可能预示着一个更为平衡的国际货币体系,但也给世界经济带来了风险。

特朗普政府不仅利用金融力量向中国施压,也向伊朗、俄罗斯甚至包括欧盟和土耳其等盟友在内的许多其他国家施压。伊朗经济本就已经备受针对银行、石油生产和航运领域的经济「导弹」打击,上月刚宣布的对伊新制裁更是雪上加霜。美元在全球贸易的中心地位相当显著,其他国家早已发现,如果不依靠美国的货币、银行和支付基础设施,即使是它们之间的贸易也很难进行。所有贸易票据中至少有一半以美元计算。而大部分跨境交易最终也必须通过纽约清算。

自 2001 年 911 袭击事件之后,美国开始实实在在地将美元体系用作地缘政治武器。美国总统特朗普已将这一政策的运用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把制裁用作了其主要外交政策工具,甚至还以「二级」制裁来打击盟友——任何与美国的敌人做贸易的国家都要受到惩罚。美国的实力归根到底源于它能禁止企业使用其金融系统,进而使其孤立,无法与大多数交易对手互动。这种影响通常是致命的。

面对美国的好斗,各国纷纷寻求各种方案来取代对美元的依赖。俄罗斯在其贸易流动、外债和银行资产中大幅度去美元化。俄罗斯能源巨头已经开始将合同结算转为卢布。俄罗斯、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正在讨论并签署双边或更广泛的协议,用本国货币进行贸易结算。它们也在探索方案来替代美国主导的主流支付信息网络 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与此同时,欧洲已经建立了 Instex(贸易互换支持工具) 结算机制,它可以使欧洲公司绕过美国的「金融警察」与伊朗贸易。

席卷金融领域的科技革命进一步推动了对变通方案的寻求。从欧洲到中国,各国央行官员都在加紧研究公共数字货币。这可能有助于降低仍相对较高的跨境电子支付成本。有些人则展望建立加密的储备货币篮子。

如果说这些举措对美元构成了即刻的威胁,那是言过其实了。Instex 尚未开始使用,SWIFT 的替代方案也还未得到广泛认同。美元所占份额在大多数指标上依然保持稳定 (尽管自 2000 年以来美元在外汇储备中的比例已从约 70% 下滑至约 60%)。美元仍继续享有强大的网络效应。全球金融体系中最复杂的部分,包括数量庞大而复杂的衍生品,大体以美元为基础。

另外,潜在的竞争对手也有弱点。欧元受结构性和治理问题的拖累,尤其是欧元区缺乏一个像样的银行或市场联盟,而且与美国相比也缺乏像德国国债这样的无风险金融资产。单靠区块链并不能克服这些缺陷。人民币也经历了虚幻的曙光。2015 年金融危机后资本管制收紧,打破了人民币将在本世纪 20 年代初赶超美元的大胆预测。

尽管如此,拐点还是已经到来。自从特朗普开始动用金融武器以来,他的打击目标已经从想摆脱美元的想法变成了为此而采取的某些措施,虽然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措施都只是试探性的。即使美国放宽限制,这些措施也很难停止。

美元面临多方面考验,这样的世界将是不可预测的。从长远来看,如果国际储备货币之间达到更多的平衡,国际货币体系在面对冲击时可能就不会那么脆弱。而对美国来说,美元目前的主导地位也不完全是利好:它扭曲了美元的价值 (推高) 和市场利率 (压低)。

然而,在这之前,货币试验的新时代也带来了三大风险。首先,进一步加大制裁力度可能会造成金融冲击,例如,如果制裁目标是总计拥有超过 1 万亿美元资产的中国大型银行。第二个担忧是,美国的金融霸权越政治化,它长期以来扮演的境外美元金融市场和银行的最后贷款人的角色就越不可靠。第三,国际货币秩序的转变本质上是不可预测的。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上世纪 30 年代大萧条发生的部分原因就是没有一个霸权国家来稳定世界经济。特朗普加大金融压力所产生的影响将远远超出德黑兰或莫斯科。

Relat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