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百万大学生面临失业。政府也很焦虑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流传着「毕业即失业」的说法。最后的期末考临近时,大学生们常用这句话来自我调侃。但对于即将在 6 月毕业的约 900 万 (人数创历史新高) 大学生来说,它反映的却是灰暗的现实。新冠肺炎过后,中国企业复工步履维艰,毕业生的就业前景委实堪忧。在他们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当口,雇主们却在考虑裁员或暂停招聘。对于习惯了经济持续强劲增长的中产阶级来说,打击将是巨大的。

中国领导人在审视受新冠肺炎重创的经济时,最大的担忧就是失业问题。2 月,城镇失业率跃升至 6.2%,创历史新高。随着 3 月企业陆续复工,失业率小幅下降至 5.9%。但官方数据未反映出问题的严重性。据本刊的姊妹公司经济学人智库估计,今年的城镇失业率可能达到 10%。这还不包括数千万在老家坐等疫情结束的农民工,如今他们中的许多人就算回到城市也找不到工作。

中国领导人将大学毕业生就业称作「至关重要」的问题。最近,全国各地的高校官员一直在开会,讨论如何确保让尽可能多的毕业生找到工作。他们的措辞大多雷同,强调这项关系到「社会稳定」的「政治任务」的「紧迫性」。农民工失业问题也让政府官员焦虑。但更让共产党担心的还是那些来自城市、有着强大社会关系网络、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失业所构成的威胁。

去年,中国城镇新增就业人口中高校毕业生所占比例刚刚过半。他们中通常有大约 60% 的人会进入中小企业。但这类公司是受疫情打击最严重的部门之一。4 月 14 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指出,今年毕业生的就业形势「严峻」。

通常,企业会在春节后不久开始校园招聘 (另一轮大规模招聘在秋季)。然而,一位商界资深人士表示,这次由于大学校园关闭、大型聚集性活动被禁,整个校园招聘环节「荡然无存」。

一些雇主已经开始采用视频面试和在线考试等数字化手段。但受停工和消费需求仍然不温不火的影响,许多企业削减了招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和求职网站智联招聘调查了 100 万家公司后发现,今年第一季度的岗位空缺比去年同期减少了 30%。另一家招聘网站 Boss 直聘的数据显示,今年春季金融行业中面向应届生的岗位空缺数下降了超过 50%——而求职的应届毕业生人数却增加了一半。在竞争减少的情况下,仍在招聘的公司大可掐尖录用人才。但它们也很可能选择有工作经验的人,而不是新手。

近年毕业生的就业竞争本已变得非常激烈,尤其是围绕那些知名公司的职位。如今竞争已呈白热化。山东潍坊的毕业生米利亚姆·张在过去两个月里发出了 100 份求职信,只收到了六个回覆。她听说有一个职位吸引了 3000 个求职者。

张同学指出,这场流行病至少帮助「剔除」了实力不济或不可靠的公司。她现在比以往更加渴望进入大公司,她的求职目标大多是国有企业。官方报刊《中国青年报》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 60% 的受访者表示,新冠肺炎让他们趋向于选择「更稳定的」工作。对很多人来说,这意味着要找一个有政府背景的用人单位。

政府官员正努力满足这种需求。他们已承诺增加公务员 (尤其是农村地区) 以及部队岗位。他们指示国有企业扩大应届毕业生的招聘规模。石油巨头中石化在已经聘用了 6600 多人的基础上正追加招聘 3500 人,创单年入职员工数新高。其他国有企业接纳的毕业生人数也创下纪录。它们还优先考虑来自疫情爆发地湖北的毕业生。(这是响应中央要求企业不得歧视湖北籍人员的号召。由于湖北是新冠肺炎的重灾区,人们对湖北籍人员往往存有戒心。) 政府还要求大学扩招 20 万名研究生。

直到最近,跨城求职受到了隔离相关限制的影响。尽管这类限制在大多数地方已经放松,但仍存在各种不便。在上海读书的王哲琦 (音译) 本该今年毕业,她曾想把自己的宿舍作为求职时的落脚点。但现在她被困在了家乡,因为大学还没开学,她也负担不起在上海的校外住宿。

上世纪 90 年代之前,大学毕业生不用自己找工作,而是得接受政府分配。如今因为新冠肺炎的影响,官员参与到帮助毕业生找工作中,程度为 90 年代以来所未见。总部位于成都的广告公司新潮传媒表示,成都市政府已经提出为它的空缺岗位推荐毕业生。北京等不少城市推出了针对应届毕业生的招聘网站。

许多地方政府还向雇用毕业生的公司提供奖励。在上海,浦东新区对录用浦东户籍毕业生的企业提供补贴并减免企业社保缴费,标准为每名毕业生最高 2000 元。另一些地方政府则向不裁员的公司退还社保缴费。

政府担忧社会稳定确有其道理。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一直是过去一个世纪里中国许多最大规模抗议活动的先锋。在香港,由于无力负担高房价,加上大陆移民带来的就业竞争,本地学生的未来蒙上了阴影,他们在去年的动乱中就冲在最前线。随着新冠危机在中国缓解,社会矛盾正日益凸显。最近,在停业数周后,几百名店主走上广州街头,还有几十名店主聚集在武汉一家购物中心外,要求减免租金。(抗议活动的视频很快从互联网上删除。)

毕业于这样一个经济困难期可能不仅仅是暂时的挫折。香港大学的李晋表示,研究表明这可能对终身收入产生「巨大影响」。这是因为很多人会进入一个自己本不希望从事的行业,而且薪水也低于预期。智联招聘称,正常情况下,中国三分之一的毕业生对自己第一份工作的期望月薪是 6000 至 8000 元,但达到这一目标的毕业生不到五分之一。今年他们更是会大失所望——而且可能会持续很久。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