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大师的反思

查尔斯·汉迪 (Charles Handy) 曾长期在石油巨头荷兰皇家壳牌担任管理职务,期间经历了许多挑战。随后他做了一段时间的学术研究,成了备受赞誉的经管作家,提倡更灵活、层级更少的组织架构。这位 87 岁的爱尔兰老人最新的战役是自己的健康问题。今年早些时候中风后,他必须重新学习走路、说话,甚至是吞咽。近期他接受本专栏记者采访时解释说,这次经历让他获得了一个宝贵的经验。经管大师真是名不虚传啊。

在汉迪看来,住院的意义是让他尽可能完全恢复健康,所以他该多下床活动。而在护士看来这有风险:他可能会摔倒受伤。他们的首要任务是保证他的安全,因此他实际上被要求多卧床,避免麻烦。

这段经历促使他反思「效率的诅咒」。组织对效率太过关注,反而牺牲了效力。它们没有把重点放在核心目标上,而是注重削减成本或减少员工的不便等更枝节性的措施。这种问题在很多地方都有体现。比如教育的目的是让孩子们为今后的人生做好准备,但应试却往往成了重点。

追求效率也会显得冷酷无情。汉迪认为,相对于人,管理者往往更喜欢物。他说,如果所有员工都被机器人取代,那么企业管理将会容易得多。事实上,把人称为「人力资源」就显现出把人物化的倾向。把某人叫做「资源」,就是开始假设他们可以被视为物,需要受到控制,并最终在过剩时舍弃。

也许对汉迪的哲学的最佳总结是「只懂企业的人,又懂什么企业?」在中风之前,他用给予自己的孙辈们忠告的形式写了《关于生活和挑战的 21 封信》(21 Letters On Life And Its Challenges) 一书。书的重点不是管理理论,而是柔和的智慧。实际上,汉迪认为,大学或律师事务所等以高技能人才为主要资产的组织大多不会用「主管」这个词。它们的负责人一般叫院长、董事或合伙人。最能恰当描述他们真正的工作内容的词是「领导」而非「管理」。而领导的一个主要职能是为组织设定正确的目标

领导的职能还包括让下属自主学习。汉迪刚到壳牌工作时,负责公司在马来西亚沙捞越 (Sarawak) 的石油业务。他在大学学的是希腊语和拉丁语,对商业或能源一无所知。那时壳牌在新加坡的区域办事处还没有接通电话,信件来回耗时数周。没有高级主管愿意屈尊前来指导。

汉迪说这让他有机会私下从自己的错误中学习。他认为「教育是在平静中省视自己的经历。要不断回头看看自己哪里出错了。」

因此,他认为商学院需要改变。目前它们的做法是对当下的最佳商业实践做概括总结,然后编成教材传授给学生。但是,商学院毕业生未来面临的真正挑战是应对无法预料的状况。这在课堂上是学不到的,需要在外面的世界中实践。因此,学生应该花时间参与小型企业或社区的项目,然后写一份经验总结报告。

此外,如果这些学生立志成为领导者,他们要具备讲故事和创造企业文化的能力。要做到这一点,只会研究资产负债表和做销售预测是不够的,还需要更广泛的知识。

顺理成章地,汉迪希望自己再写一本书,它基于《圣经》,因为他说《圣经》是研究怎么讲故事的经典素材。显然,他拒绝向疾病屈服。回顾他的职业生涯,他认为教学和写作都是为了创造醍醐灌顶的一刻。当人们意识到老师或作家提出的观点很有用,而恰好又是他们已经知道但没能明确表达出来的想法时,就会出现这样的时刻。笔者希望,汉迪的读者在今后一段时间里也能体验醍醐灌顶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