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是南丁格尔 200 岁冥诞,也被 WHO 订为「护理年」,凸显全球护理师的潜力和挑战

机器人无法取代的「南丁格尔」

2020 年是南丁格尔 200 岁冥诞,也被 WHO 订为「护理年」,凸显全球护理师的潜力和挑战

Science and technology

世界卫生组织 (WHO) 将 2020 年订为「护理师与助产士年」,纪念南丁格尔 (Flo-rence Nightingale)200 岁冥诞。南丁格尔建立了现代护理和医院卫生的准则,如果她能走进今日的医院,护理至今的发展和未来的变革潜力,必定会让她十分开心。

南丁格尔于 1860 年在伦敦创立首间护理学校,著有约 200 本书籍和论文。她是统计资讯图表先驱,亦是英国皇家统计学会首位女性成员。她在克里米亚战争中照顾英国士兵时,利用圆饼图变体的「极区图」(又称为南丁格尔玫瑰图),凸显死于感染的士兵比受伤的还多,以此强调医院卫生的重要性。

今天,有许多人、甚至是大多数人都认为,护理是一套范围狭小、在病房习得的技能,就和南丁格尔的时代差不多。事实上,护理领域不但有大学学位,更有博士层级的研究,这个领域的创新速度也非常快。一如医生,护理师有各种各样的临床专业,例如新生儿科、心脏科、急诊科等,甚至还有鉴识护理师。

2020 年之后,护理师会负责愈来愈多传统上属于医师的任务。在美国,近三分之二的病患麻醉,已由领有麻醉执照的护理师负责;在英国,专业护理师也负责腹部、骨科、心脏科的部分种类手术。而在亚撒拉哈非洲的部分国家,护理师接受了紧急剖腹生产的训练,而且表现足以与医生比拟。

这两件事,会让南丁格尔也皱眉

糖尿病等需要改变生活型态的慢性病领域,护理师将逐渐取代家庭科医师。「全人照护」需要考量病患的整体生活情况,护理师特别适合提供这类整体性医疗,因为他们一向受到病患信任。调查显示,民众最信任的专业人士,就是护理师。

然而,护理师的转型并不平均。如果南丁格尔来到现代,必定对此相当失望。在印度、德国、葡萄牙等国,护理师大致上仍被视为医师的仆从,不能负责诊断常见的轻微疾病或开立处方。虽然护理师占全球医疗劳动力近半数,负责 90% 的医病接触,但他们通常无法参与医疗决策。就算是世界卫生组织,也是到 2018 年才任命首席护理官。

另一个会让南丁格尔皱眉的趋势就是,护理这项职业失去光采,职缺难以填补。许多国家的护理师职缺率为所有职业最高;接下来十年,护理师短缺依旧是各国医疗系统面临的最大问题。 2030 年,全球将短缺 760 万名护理师,是今日护理师总数的三分之一。

为了改变此趋势,各界会努力吸引更多人投身护理,并且避免护理师转行。各国会将焦点放上在国内招募护理师,而非自国外吸引人才,因为这类人才通常来自深受护理师短缺之苦的贫穷地区。各国将用全国性的宣传致力提升护理师形象、破除过时的看法。

有些国家说不定还会借镜新加坡那些极为有效的做法,例如制作护理师影剧、纪录片,甚至做一首「护理师之歌」。他们的 Instagram 宣传内容十分大众化,包含在护校相识的爱情故事。接下来,会有更多医院为护理师开设专业发展和领导课程,也会有更多人讨论如何有效发挥护理师的能力,并且运用科技,减少护理师的工作负担和职业倦怠,例如,利用算法找出巡视病房的最佳路线等。

随着诊断系统和手术机器人的进展,护理可能会是医疗领域中唯一无法用机器人取代的工作。即使护理专业是由医学和科技形塑,它的治愈力量却是根源于同理和人性,南丁格尔的时代如此,今日亦是如此。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