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降息时代,银行得准备好面对获利缩水的一年

「钱」景堪忧

大降息时代,银行得准备好面对获利缩水的一年

Finance

刚迈入 2019 年时,大银行很乐观。多数美国银行股东权益报酬率都达到双位数,显示获利表现佳。当时许多欧洲银行虽然还在努力脱离金融危机之后的停滞期,但欧美银行都预期在美国开始升息、欧洲减少购债规模的情况下,生活会轻松一些。

然而过去一年内,希望都落空了。贸易战没完没了、全球经济成长趋缓,促使欧美央行双双降息,其他国家的央行也纷纷跟进。因此,几乎全球银行都得准备好面对获利缩水的 2020 年。

银行业的核心获利来源是存放款利差。升息通常对银行有利,因为他们可以快速提高放款利率,但筹资成本 (特别是来自个人存款的部分) 需要较长的时间才会上扬。

相反地,低利就会造成冲击。当基准利率已经接近零或呈现负值的时候,银行的利润会受到严重压缩,这就是欧元区的现况。存款户不愿意付钱给银行让他们保管现金,到期的贷款又会被新的、利率较低的贷款取代。

欧洲的银行过去三年来已经被负利率压得喘不过气 (日本的银行则惨更久),2020 年又得再继续忍受负利。2019 年 9 月,欧洲央行调降隔夜存款利率,从负 0.4% 降到负 0.5%。虽然它学日本和瑞士央行,让部分银行准备金被排除在外、不受负利率影响,但银行仍会受创。

美国联准会则分别在 2019 年 7 月、9 月与 10 月三度降息。摩根大通董事长戴蒙 (Jamie Dimon) 表示,虽然他认为零利率与负利率发生的机会不高,但他们已经做好准备。(定稿时,联邦基准利率为 1.5%–1.75%)

银行怎么办?向存户收账户管理费

银行要如何抵挡这波获利压缩?有一个方法是增加其他收益,像是手续费。虽然个人户不肯为存款付出利息,但美国银行业对活期存款户头收取账户管理费已是普遍做法,未来在欧洲也会愈来愈普及。

但由于银行业竞争激烈,提高管理费的幅度有限。而且这年头银行不只和同业竞争,还要面对无所不在、来势汹汹的网络银行 (请见下文)。此外美国消费者被慷慨的信用卡现金回馈宠坏了,这习惯一时也很难改变。

从其他业务获取收益也没有比较容易。有些银行长期耕耘财富管理市场,但就算是有钱人,在报酬率低的年代也会格外谨慎,因此银行这方面的努力,大概不会在 2020 年获得回报。

此外,当企业不分大小都受到全球低迷景气的冲击时,贷款和交易量都会减少,银行也不会好过。

当企业金融陷入景气循环的下行阶段,投资银行也会跟着遭殃。交易量已经连年下滑。就算产业状况好转,收益大多也会落入美国银行业者的口袋。已经有许多欧洲银行撤离投银市场, 2019 年最惨烈案例就是德意志银行。

好在,这些惨淡情势都不会转化为金融危机 (虽然印度跟中国可能会出状况,2019 年一些中型银行需要金援),只是过去几年的情况会持续下去而已。

懂得降低成本并善用数位科技的银行,表现将最为突出。2020 年,经营一间美国大银行还是很不错的生意——相较之下,经营欧洲大银行还是有点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