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年前发生的「南海泡沫事件」,投资人还是没学到教训。三大领域可能吹出下一个大泡沫

世界经济吹出三大泡沫

300 年前发生的「南海泡沫事件」,投资人还是没学到教训。三大领域可能吹出下一个大泡沫

Finance

300 年前,西北欧有许多新设的股份公司,被称为「泡沫公司」,其中最有名的是南海公司 (South Sea Company)。这些企业趁当时投资人疯狂炒股,想尽办法用各种骗局吸金。为了回复市场秩序,英国国会通过了人称「泡沫法案」(Bubble Act) 的新法,规定新创公司必须取得皇家特许状 (Royal Charter),并对部分泡沫公司展开取缔,疯狂情势立即崩解。

法案上路不到一年,以控制南美洲贸易之名、行财务诈欺之实的南海公司股价骤跌了约 80%。

这场发生在 1720 年的股价崩盘,可说是第一次大型的全球金融泡沫破裂。300 年后,投资人依旧没有学到教训。

其实泡沫通常都源自于合理的故事,投资人期待经济变革能创造大幅获利的机会。像是南海泡沫出现的背景,就是公开交易的有限责任保险公司出现,且各界对美洲贸易的潜力满怀期待。现在一些感觉像泡沫的市场也都符合相同概念。 2020 年,有几个可能是泡沫的市场恐怕会破裂。

第一个,也是最明显的就是美国科技泡沫。过去 10 年,硅谷与其他科技中心持续孕育新创公司。Uber、Slack、WeWork、Airbnb 等企业都将新科技连结到新的商业模式,并宣称会在赢者全拿的市场上大赚一笔。投资人疯狂挹注资金,估值突破 10 亿美元、未上市的「独角兽」公司应运而生。原本很稀有的独角兽公司,随着这股疯狂持续延烧,数量倍增。

现在,关键时刻即将来临。这些企业要获利、称霸市场比想像中困难,Uber 和 Slack 的股价从 2019 年上市后就直直落,WeWork 更因为受到质疑而被迫延后上市。这场独角兽泡沫和过去的网络泡沫一样,最终会孕育出几间赚钱的超大企业,但 2020 年将有企业开始被淘汰,许多投资人也会面临钜额亏损。

第二个泡沫是公债市场。过去一年债市表现大幅超越股市。近年,政府公债需求飙升,公债利率下滑、价格飞涨。美国公债殖利率来到历史低点,但看上去还是比殖利率已呈现负值的德国、法国、日本公债高。债券买家赌的是经济成长放缓与低到可忽略的通膨率,也有些人则希望在动荡的局势中持有安全的资产。大型机构投资人也抢进债券,它们运用汇差从超低利率中,挤出较高收益。

债券价格长期走扬,似乎让投资人相信债券只会涨、不会跌,这通常就是泡沫的征兆。债券价格反转或汇率出现意料外的调整,就可能迫使口袋较浅的债券投资人出场,造成市场进一步下挫。较安全的债券 (如美国公债) 在这样的震荡中表现应该不错,但其他债券 (如长期利率低于 1% 的意大利公债) 可能就没那么稳了。

泡沫全面破裂

第三个泡沫则是整体资产价格。即便地缘政治出现各种不确定性,像是欧洲前景、中东冲突、中美贸易战,市场依旧没有崩盘。只要世界如投资人预期的和平、国际化,现在这种稳定的市场与高股价就很合理。但若状况不如预期,所有资产——房地产、股票、原物料等——全都会经历价格重估。南海公司的投资人相信新世界必会让人发大财,但 2020 年的场景或许会像 1720 年一样,让投资人发现预期未必会成真。

Relat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