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项适合现代经济的全球性税收协议触手可及

理顺「技术税」乱结

一项适合现代经济的全球性税收协议触手可及

Finance

这一年,国际税收体系可能终于要被拖着进入 21 世纪了。谈判代表们受命解决如何向出售数字服务的跨国公司征税的问题 (从亚马逊到 Zoom,这类公司已成为现代经济的支柱),他们应该在最后期限 2020 年夏天之前达成一项解决方案,并得到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认可。如果一切顺利,之后将很快得到二十国集团成员国的批准。

在经合组织一个团队的主持下,技术官僚们正卖力工作,并乐观地认为能够达成一项协议——如果不能在上述雄心勃勃的目标日期之前达成,那么之后一年左右的时间内也能达成。全球化企业的老板们应该也希望如此:在多边机制缺失的情况下,现行税收制度造成了各方为所欲为的局面,这些老板们因而要面对成堆且重复的税收账单,混乱又昂贵。

对国际性企业征税的全球框架大体上基于成千上万条双边协定,几十年来一直摇摇欲坠。它是为制造业时代而不是机器学习时代设计的。科技公司坐拥的无形资产越来越多,它们的崛起方便了企业钻制度的空子,将利润转移到避税天堂。对此,越来越多的政府及其公民抱怨连连,指责苹果、亚马逊、Facebook 和谷歌等公司逃税。

在 G20 的推动下,经合组织在全球金融危机后加强了自己的工作。其「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项目在几十个国家间达成了共识,促成了 2015 年的一系列改革。当时这些改革击破了一些最恶劣的避税伎俩——例如在公司内部债务上耍花招,使应税利润消失。但是数字经济这个皮球还是被踢开了,因为那些最大的科技公司的老家美国不愿参与制定协议。

自那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部分原因是特朗普在国内推行的大规模税改增强了美国应对全球改革的能力,此外欧洲的策略也发挥了作用。当欧盟国家未能就向科技巨头在欧洲的销售征收「数字服务税」达成一致时,包括英国和法国在内的个别成员国制定了自己的方案。特朗普政府为此感到不快,认为这样的举措是针对美国公司,有失公平。它放言要以贸易限制的形式对率先开征数字税的法国实施报复。2019 年 8 月,两国在七国集团 (G7) 峰会上达成了停战协议,但这样的和平是脆弱的。

这场交火使得达成一项全球性协定更显紧迫。经合组织的专家认为,达成协议最大的希望在于「双支柱」方案。第一个支柱的核心是制定新的「联结度」规则,更好地捕捉企业在未设立业务实体的地区开展业务时产生的利润。这就需要反思该如何追踪真正的经济活动——如今这远不只是计算雇员、机器和其他有形资产的数量。它还将涉及彻底改革现行体系的基础、有缺陷的「独立」(arm's length) 转让定价原则。根据这一原则,跨国企业应按照市场汇率为位于不同国家的子公司之间的交易定价,就好像它们彼此间毫无关联一样。随着这种集团内部交易变得愈加错综复杂,监管它们的难度也变大了。第二个支柱是各方为跨国公司的全球业务商定一个最低税收水平,将它作为一张网,捕捉仍未缴纳足够税款的企业。

逃税猫鼠游戏

然而还有很多潜在的障碍。美国、欧盟和其他国家可能难以就公平合理的最低税率达成共识。即使它们达成了共识,谈判也可能在瓜分战利品的问题上再度陷入僵局。过程中无可避免地会有赢家和输家,而沦为输家的并不将只是那些小小的避税天堂 (它们的抱怨可能会被漠视),可能还包括荷兰和爱尔兰在内的若干欧盟国家,它们在运转不佳的现行体系下如鱼得水。中国和其他大型非西方经济体的意见将越来越需要被考虑在内。国家间因征税权问题争吵不休,用于解决这类争端的机制仍然需要修复。诸如此类的问题还有不少。

简而言之,对企业税收来说,目前到了关键时刻。因不爱缴税的互联网公司而起的激烈纷争已达白热化状态,迫使各国政府另寻他法,这在 2019 年加大了达成多边协议的可能性。全球共识触手可及。如若不然,世界可能会滑向由科技提供弹药的税收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