摒弃现金需要很高的互联网普及率和国家支持

上月 27 日,在纽约布鲁克林时尚的斯摩格斯堡 (Smorgasburg) 小吃集市外,十几个饥肠辘辘的游客在烧烤的烟雾中百无聊赖地排着队。他们不是在等着买吃的,而是等着到取款机上取钱。而在集市里,商贩们正试图让顾客不再依赖现金。吃货们在购物时如果使用移动支付服务 Apple Pay,可以享受很大的优惠。「苹果会补给我们差价。」一名商贩解释说。

世界各地的大部分交易仍在使用现金,但所占份额正在迅速下降,从 2013 年的 89% 下降到了如今的 77%。尽管新兴市场也在关注移动银行业务,但引领这一趋势的还是金融普及程度高、非正规经济规模小的富裕国家。在富裕世界中,数字化程度更高的社会往往更少使用现金支付。英国央行的休·范斯滕尼斯 (Huw van Steenis) 近期主导撰写的一项报告显示,在互联网普及率达 97% 的挪威、丹麦等北欧国家,在 2016 年约 80% 的交易已经是无现金交易。相比之下,意大利的互联网渗透率只有 61%,2016 年那里 85% 的交易仍是现金交易。

除了这一总体模式外,企业和政府的决策也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从企业层面看,安装非接触式支付的基础设施带来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咨询公司科尔尼 (AT Kearney) 发现,在非接触式技术普及的三年内,富裕国家每张银行卡的交易次数增加了 20% 到 30%。银行可以建立快速、低成本的系统来实现账户之间的直接转账,从而加快这一进程。荷兰的 iDEAL 或者瑞典的 Swish 等系统就属于此类。美国 75% 的互联网普及率不算太高,相比之下它去现金化的速度显得更快,这是因为美国是许多推动数字化的大公司的本土市场,比如 Visa、万事达等银行卡网络,苹果、谷歌等科技巨头,以及 PayPal、Venmo 等支付应用。

公共政策也起了一定作用。伦敦、阿姆斯特丹等城市已经禁止在公共汽车上使用现金支付。互联网通讯应用 Skype 的诞生地爱沙尼亚是公共服务数字化 (如报税和投票等) 方面的先驱。该国居民乐于使用新技术和共享数据,通常都不爱用现金。相反,日本的现金使用量与其互联网普及率相比则显得有些多。过去日本的监管阻碍了外国公司的投资,使信用卡业陷于垄断,了无生气。

到目前为止,事实证明很难完全摈弃现金。即使是在非现金交易方面领跑的瑞典,也还有 25% 的交易涉及现金。但是可能很快就会迎来转折点。处理现金的成本很高。研究估计它给社会带来的总成本为 GDP 的 0.5%。随着数字化支付日益普及,承受这一负担的商店、购物者和银行也将越来越少。如果提现费用涨到每次 10 美元,即使是技术恐惧者和年长者可能也会开始用手机买松露薯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