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公司为何对 5G 心怀忧惧

全球电信业狂飙突进,在约 20 年前达到顶峰,这一历程不无讽刺。它融合了史上最令人兴奋的两种技术——手机和互联网,催生了全球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轮损毁价值的收购浪潮。它的最高峰是 2000 年英国拍卖第三代 (3G) 无线频谱牌照,拍卖额达到令人瞠目的 225 亿英镑 (350 亿美元)。开发该技术的科研人员曾夸张地戏称,那是自公元 193 年禁卫军将罗马帝位卖给狄图斯·尤利安努斯 (Didius Julianus) 以来最成功的拍卖。

活跃在欧洲的英国移动运营商沃达丰 (Vodafone) 凸显了当时的狂热。1999 年,沃达丰出价 1120 亿英镑恶意收购德国对手曼内斯曼 (Mannesmann),这一耗时数月的争夺扣人心弦。一些会谈在伦敦一家高级餐厅萨沃伊烧烤 (Savoy Grill) 上演,双方针锋相对,毫不留情。沃达丰在超过 150 轮的出价中以近 60 亿英镑拍得英国 3G 牌照,超越其他任何公司。之后 2001 年电信泡沫破裂,几乎与尤利安努斯在短短九周后就被迫退位一样突然。沃达丰直到今日仍备受困扰。它的资产回报率在 2000 年前高达两位数,而之后几乎每年都低至可忽略不计或为负数,只有一年例外。

沃达丰陷入了漫长的黑暗岁月,根源是普遍存在于欧洲各地的一个问题。电信公司搭建了通信网络,供社交媒体、电子邮件、萌宠视频及其他新奇的通信应用使用,但客户支付的网络使用费却大幅缩减。自然地,这使得它们在砸钱押注下一场移动业务「博彩」(开发 5G 无线网络) 时变得更加谨慎。但它们面对的是一个囚徒困境。如果谁也不开发 5G,那大家都可以省下巨额投资。如果只有一家公司开发,那它会大赚特赚。如果大家都开发,那家家日子都不好过。一如之前,沃达丰又积极行动。而这次它的策略似乎是躲避最险恶的陷阱。

为了解 5G 的潜在利弊,可以回溯几代,看看把世界变成了互联聊天室的 2G 技术。这项技术为沃达丰这类移动通信的先行者带来了巨大的利润。但 2G 网络无法支持足够的数据来提供客户想要的视频通话、照片分享和其他移动互联网应用。于是 3G 应运而生。

正如咨询公司麦肯锡的费里·格雷杰平克 (Ferry Grijpink) 所说,电信公司当初押注 3G 时在大方向上是对的,但在两方面出了岔子:时机,以及它们利用 3G 盈利的能力。加拿大的黑莓和制造 iPhone 的苹果为大众带来了移动互联网浏览设备。从中获取大部分回报的是苹果、谷歌等搜索引擎以及 Facebook 等社交网络,而不是沃达丰这种打造了 3G 网络的公司。在当前的十年,4G (以及 LTE) 提供了比 3G 更强的网络,数据传输和加载都大幅提速。但在富裕国家,电信公司之间的激烈竞争迫使它们以低价提供更大 (通常是无限) 流量的套餐,严重损害了盈利能力。在欧洲尤其如此。据格雷杰平克统计,欧洲共有 26 家大型移动运营商,而美国虽与之地域大小相仿,却只有四家大运营商 (很快将变为三家)。在欧洲,电信公司的客均月收入已从 2006 年的 35 美元降至约 20 美元。

从这段简史中可觅得一些模式。咨询顾问威廉·韦伯 (William Webb) 在其著作《5G 神话》(The 5G Myth) 中写道,移动网络每十年就会更新换代。据粗略估计,每一代技术的数据传输速度均为之前的十倍,比如从 2G 的 200Kbps 到 3G 的 2Mbps,再到早期 4G 的 20Mbps。民间流传的说法认为,双数代技术 (2G 和 4G) 好于单数代技术。

市场造势说 5G 的到来将打破旧有模式。在 4G 普及还不到十年时,5G 便已来到。它号称数据传输速度可提升至原来的 50 倍 (每秒 1Gb),还有望带来革命性的应用,如沉浸式游戏、增强现实眼镜、未来工厂,甚至远程手术。全球电信业已每年支出近 1600 亿美元向 5G 升级,目前已有 22 个 5G 网络建成投用。

然而,仍有值得存疑之处。人们并没有强烈要求更快的数据传输速度,毕竟 4G 已经够快了。有学者研究了《华尔街日报》的记者使用互联网的情况,发现他们只使用了一小部分可用带宽,即便在同时观看多个视频时也如此。至于工业上对更快连接性能的需求 (例如工厂可更广泛使用传感器),4G 网络大多也能满足。现在还没有什么设备能让 5G 技术有很充分的商业价值。韦伯以航空航天业为例,警告一味押注提速的风险:「5G 可能最终会变得像协和式客机一样,虽然它本身是一项惊人的工程创造,但只能惠及极少数人,对大众价值有限。」

等待复兴

沃达丰已为 5G 付出了代价。今年它大幅削减股息,部分是因为需要资金在德国竞拍价格高昂的 5G 频谱牌照。但与许多同行一样,沃达丰将 5G 视为激活收入增长的一个途径。它表示,相比 4G,新技术将能支持更多的家用和办公设备,降低沃达丰处理大量数据的成本,并提高从汽车到医院等各种场景内的通信可靠性。其新老板尼克·里德 (Nick Read) 认为客户越来越把无线联网服务看作一种大宗商品,他希望通过提供量身定制的 5G 服务与客户建立更紧密的关系。同时,他正在游说政府促进这方面的投资 (而非竞争),避免 3G 那样的惨淡局面。沃达丰正与英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的移动运营商达成网络共享协议,以此来降低自己的基础设施成本。

这些都是可以缓解 5G 风险的好点子。但是,不到「杀手级应用」出现来把 5G 的好处带给数十亿人的那天,还说不准谁能从 5G 中获取厚利。电信公司能否改写历史,要看它们的本事了。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