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每年消耗大量纸包装,但它们的回收利用并不乐观,这给环保带来了巨大挑战

不起眼的牛奶纸盒进入我们的生活如此之久,以至于我们很容易忘记,它在 1952 年首次出现时曾被视为一个奇迹。利乐 (Tetra Pak) 的技术让这家公司的瑞典创始家族的继承人汉斯·劳辛 (Hans Rausing) 成为了亿万富翁。汉斯·劳辛上周去世,享年 93 岁。

由多层纸板和聚乙烯制成的利乐纸盒,很快就取代了玻璃瓶,因为它们轻盈得多,而且易于堆叠和分销。1961 年,利乐推出了无菌纸盒,其内附一层铝箔可以让经过热处理的牛奶保持新鲜。

但每一项技术都有缺点,在塑料的缺点令人苦恼地显现出来的时候,劳辛离开了我们。垃圾填埋场堆满了瓶子和纸盒,天量的塑料碎片漂浮在世界各地的海洋中。去年生产的 1890 亿个利乐纸盒在被丢弃时发生了什么?

利乐、德国 SIG 康美包 (SIG Combibloc) 等纸包装制造商远非导致包装垃圾数量激增的唯一原因。某种程度上,他们正在鼓励回收利用。但纸包装的兴起显示出环境挑战是多么复杂和困难。

选择纸包装的理由很简单:它们可能比其他替代品更好。它们易于运输,而且一项针对德国纸包装制造商的研究发现,它们对气候造成的影响比玻璃瓶要小 78%。而且它们的成分 75% 是纸,只有约 20% 是塑料。

当被收集起来送回专门工厂时,它们也是比较容易循环再利用的。打成浆时,其各个分层可分离成纸、塑料和铝纤维,然后可将纸纤维与原木浆混合,制成纸板箱、纸巾等产品。

这是好消息;其他消息就没这么乐观了。首先,即便在回收做得比美国好的欧洲,纸包装的回收利用也远未达到普及的程度。2016 年,在为欧洲国家生产的 370 亿个饮料纸盒中,只有 47% 的原料被循环利用。

使用纸包装还容易陷入一种更普遍的悖论——随着经济进步,人们往往会回收更多纸包装,但同时也会消费更多纸包装。2016 年,克罗地亚对包装的总回收率为 55%,德国为 71%,但德国人均产生的包装垃圾数量是克罗地亚人均水平的 4 倍。

从全球范围看,这是一个可怕的前景。咨询公司麦肯锡 (McKinsey & Co) 估计,到 2022 年,中国将占据全球包装市场 28% 的份额,而越南等新兴经济体还要承受塑料瓶、纸包装等各种进口垃圾的危害。

其次,纸板比塑料或无菌纸包装所含的 4% 的铝更容易回收。理论上讲,从旧纸包装中提取的塑料和铝纤维可以用于其他用途——铝可以用作屋面瓦的材料,而塑料可以熔化成颗粒,用于燃气供热或蒸汽。

在实践中,这种回收利用并不完全,正如一项研究指出的,「对于饮料纸包装,严格意义上的完全回收目前并不可行」。包装纸盒的制作经过了小心的粘合和构造,常常有一个塑料盖子以及一根固定在一侧的吸管;利乐压合在一起的包装材料并不容易拆解开。

得益于反对海洋污染的运动,消费者对塑料垃圾的环保意识正在大幅提升。但人们仍喜欢纸包装的便利性,它带来了许多好处,包括可以让没有复杂供应链和冷藏设施的国家的居民获得新鲜牛奶和果汁。

这意味着利乐等公司需要做出更多努力,让它们的产品不仅好用,而且符合可持续发展。短期来看,这需要加强与回收工厂和废弃物处理公司的合作,以确保它们输送至世界各地的包装得到回收和再利用。

去年,利乐与法国废弃物管理公司威立雅 (Veolia) 达成合作协议,在欧洲回收更多纸包装中的塑料和铝纤维,用于工业用途。利乐还与其他纸包装制造商一道,正在增加使用再生和获得环保认证的原材料,比如来自认证森林的木浆。

从长远来看,利乐要实现其所称的最终目标——所有纸包装完全由可再生材料 (包括再生塑料) 制成——该公司面临着巨大的技术挑战。届时,纸包装将不再需要来自石油和天然气化工厂的新的塑料供应。

这听起来似乎不太可能,但正是材料科学的创新当初让牛奶纸包装成为可能。从生产一种四面体纸包装的想法首次在 1944 年出现,到 17 年后无菌纸包装的制成,这一过程也花了很长时间去完善。正如汉斯·劳辛的父亲鲁本·劳辛 (Ruben Rausing) 所言:「做别人没做过的事实际上是相当困难的。」

多层纸包装已被证明是一项甚至比当时劳辛家族意识到的更有用的发明。但像塑料瓶和铝罐一样,它并非完美无缺。让它变得更环保是一项值得付出的事业。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