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中国政治最重要的话语现象,是有 40 年历史的「政治体制改革」被停用

国庆七十周年前夕的天安门广场。

摄:林振东/端传媒

2019,中国政治最重要的话语现象,是有 40 年历史的「政治体制改革」被停用。

「中国政改」由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启动,1986、1987、1988 三年,该语在人民日报的语温达到「热」级,成为 1987 年中共十三大的主题。之后趋冷。中共十八大后该词词频速降,直至从体制改革话语体系中被正式剔除。

沸语烫词

笔者使用中国传媒研究计划 (CMP) 的「中国党媒语温方法」观测,2019 年人民日报上主要政治语汇的语温如图:

和 2018 年相比,政治语汇的总格局变化不大。2019 年的沸级词语有两个:「一带一路」,「改革开放」。2018 年四个沸词中的另两个,「十九大」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则在 2019 降为烫级。

2019 年的烫词,新增了「两个维护」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两个维护」在 2018 年秋和「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一起成为党报规范用语。「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是 2018 年热语,2019 年其随着同名教育活动在中共全党展开,升级为烫。

在 2019 年从烫下降为热的词还有「乡村振兴战略」、「创新驱动」和「依法治国」。

2019 年新增冷词有:「政治文明」(从暖降两级)、「依宪治国」(从暖降两级)、「宪法权威」(从暖降两级)、「权利清单/责任清单」(从暖降两级)。

「敌对势力」是 2019 冷词,但不意味着此类表述减少。2019 有另一个同义词「外部势力」,下半年被频繁使用,年度语温为热。

观语经济

2019 年中国经济怎么样?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语词频率在 2019 年飙升。而在国民生活感受中,另有一字飙升:

「猪」这个词的上行趋势由负面消息拉动。猪肉市场的震荡,虽是经济运行个别事件,但无疑是 2019 年政府的一块心病,拆了「稳」与「好」的台。

判断中共十九大后的宏观经济形势,可以观测关键词「下行压力」。这个词语在 2015 年曾出现传播高峰,后滑落,最近 3 年的变动趋势如图:

每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均有重要信息。2012 以来,8 次会议的关键词语是:
2012:「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
2013:「稳中求进」;
2014:「新常态」;
2015:「供给侧」;
2016:「新发展理念」;
2017:「防范化解重大风险」;
2018:「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简称「六稳」);
2019:「稳字当头」;

纵观 8 次会议,乐观情绪逐年降低,危机感递增。「中国经济新常态」是在 2014-2015 年 GDP 落到 8% 以下时提出的,意在使国人接受 7%-8% 增长的现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 2016 年后振衰起弊的应对之道,试图重拾动力。「新常态」和「供给侧」,提出后皆成党媒烫词。但 2019 年的传播显出疲态:

「供给侧」还维持烫级,但比 2017 减少了一半传播量;因为 7%-8% 的经济「新常态」已经改变,「新常态」则落到暖,接近冷级。

2019 年 10 月 19 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第三季度 GDP 核算结果,引起世界关注:

中国经济面临空前的下行压力。「六稳」是应急反应。2019,中国报纸上使用「稳就业,稳预期,稳投资,稳外贸,稳外资,稳金融」的文章篇数是 2018 的 2.8 倍。

「六稳」的排序,2018「稳预期」为首,2019 首位是「稳就业」,该词频率连年上升。

2019 年年底,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稳就业工作的意见》,可见就业问题的严峻。

值得注意的是,「六稳」中「稳金融」殿后,可印证下面的曲线:

而「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语,2019 有较大力度的传播:

两词结合想看,可能从侧面说明金融改革的結果。

此外,中国经济正在寻找创新驱动力。笔者关注 2015 以来的 3 个关键词:「量子通信」、「5G」、「区块链」,发现「量子通信」的传播在 2017 登峰后降温,「5G」和「区块链」连年上升,2019,「5G」甚至有大跃进之势。

首秀和剧终

2019 年,中国政治词典增加了若干新语句,它们的首秀出现在十九届四中全会。包括: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

到我们党成立一百年时,在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上取得明显成效;到二〇三五年,各方面制度更加完善,基本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到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全面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健全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党的领导制度体系

建立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制度

完善坚定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的各项制度

健全党的全面领导制度

健全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制度

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指导地位的根本制度

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社会治理体系

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

笔者用语象方法分析这次全会上通过的、1.8 万字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发现一个重要的词语已经消失:「政治体制改革」。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的核心议题是制度。《决定》用了「国家制度」、「党的领导制度」、「国家治理体系」等词语来表述制度;《决定》提到的制度,从政治、经济、文化到社会、民生、生态包罗万象,但核心是政治制度;《决定》所说的「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是中共使用多年的术语,原本是对政治体制改革的规范性要求;《决定》第二、三、四条提出的「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制度体系」、「 坚持和完善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和「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提高党依法治国、依法执政能力」,即上述的「三者有机统一」。

然而,全文没有「政治体制改革」一词。

我们可以对比 18 大以来的几个重要讲话和文件:1,2013 年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2,2017 年习近平十九大报告。3,2018 年 12 月 18 日习近平《在庆祝改革开放 40 周年大会上的讲话》。这三个文本,均使用了「政治体制改革」一语。

而从十九届四中全会的议题和《决定》的论述重点看,「政治体制改革」原本也是无法回避的。因为整个《决定》文本中,「改革」一词出现了 27 次,其中有 5 个「体制改革」: 行政执法体制改革、文化体制改革、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国防动员体制改革、纪检监察体制改革。

这么多的「改革」和「体制改革」,为什么偏偏遗漏了「政治体制改革」?

这只能说明,这个词语在「新时代」已不合时宜,当局决心弃用 (不排除日后在历史叙述时零星出现)。

从 1985 到 2019,「政治体制改革」在人民日报上留下的印记如图:

「442」跟进

2018 年上半年,赞颂领导人的标配语「全党拥护,人民爱戴,当之无愧」(以及「忠诚核心,拥护核心,维护核心,捍卫核心」和「党的核心,军队统帅,人民领袖」) 被调控降温,代之而起,是年底前升温的「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笔者简称「442」)。2019 年,人民日报上该语温度为烫。

观察 2019 年各季度中国报纸和各月人民日报,可以看到「442」的传播有「两头高,中间低」的现象。对人民日报的语词统计显示,年底对「442」发起了新一轮宣传攻势。

「442」,重点是「2」;「2」的重点是「维护习……地位」。「维护」的反面容易理解,然而,2019 年初,中共中央发布「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在专门论述「两个维护」时指出了另一种「错误言行」。它强调:「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决不允许对党中央阳奉阴违做两面人、搞两面派、搞『伪忠诚』」(人民日报 2019.2.28)。

「低级红、高级黑」,恐令大批官员尴尬。「意见」发布后,截至 2019 年底,人民日报仅两篇文章使用这个词语。网络上有对「高黑低红」的批评,不过只是列举了先进人物宣传中的夸张现象 (如宣传一位女干警为加班「28 天不洗头不换衣」、「扶贫干部和女贫困户结婚」等),和「两个维护」扯不上关系。

和 2018 年相比,2019 年人民日报对领袖的宣传明显谨慎。最接近 2018 上半年「标配语」的是下面署名「宣言」的作者写的这段话:

坚定的理想信念,高超的政治智慧,「以身许党许国」的担当,「我将无我,不负人民」的赤诚……在「四个伟大」的壮阔实践中,习近平总书记成为党的核心、人民领袖,众望所归,当之无愧。认定主心骨、压舱石、定盘星,坚持统一思想、统一意志、步调一致,面对再大的惊涛骇浪,我们都能从容不迫,自信坚定。

——人民日报,2019.9.28

地方党媒和军报对「442」尤其是「2」各有发挥,如:

忠诚核心、维护核心、看齐核心、追随核心

——重庆,2019.11.22,武隆报

将维护核心、拥戴核心、追随核心内化于心、外化于行

——江西,2019.11.22,赣南日报

把拥戴核心、追随核心作为最大的政治。同心共向、同频共振、同轴共转

——山西,2019.10.29,潞城新闻

政治上坚定拥护核心、思想上高度认同核心、行动上坚决追随核心、组织上自觉维护核心、情感上衷心爱戴核心

——四川,2019.2.15,凉山日报

一切重大事项由习主席决定、一切工作对习主席负责、一切行动听习主席指挥……做到习主席提倡的坚决响应、习主席决定的坚决执行、习主席禁止的坚决不做

——2019.3.12,解放军报

西藏编印了《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论述 100 句》《习近平总书记经典语句摘编》等藏汉双语学习资料,「引导农牧民群众『村规民约用语录、化解矛盾服语录、生产生活依语录、乡村振兴靠语录』,让习近平总书记人民领袖的光辉形象根植各族群众内心深处」(西藏日报,2019.11.3)。

「两个维护」是中国最大的政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办主任丁薛祥在四中全会后撰文称:

「两个维护」有明确的内涵和要求,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对象是习近平总书记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对象是党中央而不是其他任何组织。党中央的权威决定各级党组织的权威,各级党组织的权威来自党中央的权威,「两个维护」既不能层层套用,也不能随意延伸。

——人民日报,2019.11.18

与丁薛祥的「是……而不是」异曲同工的,有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长黄坤明赞颂习思想的句式「只有……而没有」:

实践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只有这一思想而没有别的什么思想能够引领当代中国发展进步、指引人民创造美好生活,只有这一思想而没有别的什么思想能够凝聚近 14 亿中国人民的意志、汇集全体中华儿女的力量。

临近 2019 年末,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会议如何「发扬民主」,党媒语焉不详。报导的重点在此:

会议强调,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推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发展前进的根本政治保证。面对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面对错综复杂的国内外风险挑战,习近平总书记高瞻远瞩、统揽全局、运筹帷幄、指挥若定,作出一系列重大科学判断,提出一系列重大战略策略,推动一系列重大工作,领导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上取得新的重大成就,展现了共产党人坚定的理想信念、人民领袖深切的为民情怀、马克思主义政治家高超的政治领导艺术。

——2019.12.28,人民日报

这是有关「442」的最新表述,将引领 2020 年的领袖宣传。

区域温度

最近两年,笔者每月观测中国大陆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机关报,关注政治传播的热度分布。如 2018 年,做过关键词「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的语温地图。

2019 年,笔者选择 6 组词语进行观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维护习近平」(这个动宾结构带出的惟一句子是「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该语带出的惟一句子是「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人民领袖」、「全党拥护,人民爱戴,当之无愧」、「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结果如下:

对这 6 组词语的传播,热度明显领先的是西藏 (包括使用了「全党拥护……」,在 5 组中名列前三,而且有三个第一:「维护习近平」、「人民领袖」和「全党拥护……」) 和天津 (除了中央已调控降温的「全党拥护……」,其余 5 组都名列前三)。

进入后三位次数最多的是上海 (4 次) 和安徽 (3 次)。

细看 6 组词语的传播,发现较为低调的除了上海,还有重庆和北京。

这个现象耐人寻味:「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一语,使用最少的,是由政治局委员蔡奇、陈敏尔、李强分别担任书记的北京、重庆、上海;但另一位政治局委员李鸿忠主政的天津,热度夺银。

此外我们还逐月观测了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第一把手在辖区党委机关报的出现频率,排名前三的是:河北王东峰,西藏吴英杰,海南刘赐贵。其中西藏的这项指标和西藏在前面关键词语温地图的排名高度吻合。吴英杰的出现频率有 8 个月进入前三,3 个月排名第一。但天津李鸿忠曝光度不高,2019 曾有 4 个月列入后三。排名最后的是新疆陈全国。

政治口号传播热度和个人曝光度的区域比较,可供政治学者深入研究。笔者的粗浅判断是:高调或低调,与地方首脑的忠诚、地位的巩固、上升空间等,未必有「正相关」的对应;或可作反向解析。

蓄势之「高举」

两年来,笔者一直密切关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向旗帜语完成版「习近平思想」的缩略,并在 2018 语象报告中判断「缩略速度折射最高权威的强度」。

2019,缩略未完成。2018 曾出现的数十种习思想,已基本集中在四个思想即「习近平强军思想」、「习近平外交思想」、「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这四个思想在 2019 年的总使用量比 2018 年小幅提升,比重如图:

如缩略告成,「习近平思想」将无悬念地被嵌入「高举……伟大旗帜」的句式中。这是中共话语仪式中的最高级形态,曾应用于「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然而笔者发现,缩略尚在路上,「高举」已然出现。

2017 年秋的十九大上,军委副主席许其亮提出「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旗帜」;军委委员魏凤和的讲话多了修饰词「伟大」。大会闭幕后不久,浙江将「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写入了省委决定。

这一语句极为重要。十九大后的共青团十八大、工会十七大、妇联十二大上,这句话都写在人民大会堂二楼眺台上。奇怪的是,这两年在党媒上,它还远不是热语。

这种情况在历史上曾有过。

「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在党报首次出现,是在 1963 年底。军方是该语传播的力推者。1964,解放军报上它的语温为「热」,人民日报上为「冷」。

1964 年中国国庆,军报和人民日报的头版刊登的领袖像和报导完全一样,大标语却不同。解放军报使用了「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人民日报却没有。1965 年,军报上该语为「烫」,人民日报达到了「热」(国庆头版和军报一样使用了「高举」标语)。1966 年,两报上该语都升腾为「沸」。文革开始。如雷贯耳的「高举」声中,上图左边的主席成为「光焰无际的红太阳」,右边的主席成为「叛徒、内奸、工贼」。鉴之历史,颂词里隐藏的凶兆让人不寒而栗。

「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的生命周期为 13 年 (1963-1976)。接下来的「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生命周期为 16 年 (1997-2012)。它的声势不如前者,在人民日报上从未达到沸级。1997 年,江泽民「5.31 讲话」首秀此语,1997 下半年,语温为烫;1998-2002,各年语温降为热 (其中 2000 年为暖);2003-2007,总体降到温;2008-2012,降为冷。

「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之后,零星出现过「高举『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伟大旗帜」(习近平在浙江省委书记任上曾在报刊文章上使用)、「高举『科学发展观』伟大旗帜」。江泽民和胡锦涛的旗帜语,冠名尚不可能,「高举」焉能奢望。

「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降生已两年,其传播状况可堪玩味。人民日报上,2018、2019 年,「高举」的语温均为冷,有点像 1964 年,不同的是并不存在两个声音。十九大后,军方一度发力「高举」,之后变得审慎。两年来解放军报上「高举」的语温不比人民日报高。1965 年「高举」的升温,在 2019 也未发生。

这个重要的语句,既没有出现在 2018、2019 两会的各个报告中,也没有出现在二中、三中、四中全会的公报里。两年来,政治局常委仅两人在公开讲话中用过「高举」(赵乐际,2018.10.30,中国妇女 12 次代表大会致辞;汪洋,2019.8.29,全国非公有制经济人士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表彰大会的致辞)。

下图显示的是,2019 年人民日报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的传播比例:

「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这个超长句必将缩略,「高举习近平思想伟大旗帜」无疑是巅峰目标。现实表明,受制于国内国际大环境,登顶并不轻松。2019 是「高举」的蓄能之年。笔者判断,在中共的时间表上,上图中心的红圈,未来将扩大,在 2021 建党百年纪念日成为党媒烫级以上话语。而「高举习近平思想伟大旗帜」,他们是希望悬挂在 2022 中共二十大会场上的。

No More.

Published since September 1843
to take part in “a severe contest between intelligence, which presses forward, and an unworthy, timid ignorance obstructing our progress.”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