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中国电影撤档大风暴:缘何仿佛一夜间,行业前景全改变?

《八佰》剧照

过去一年内,李安心进电影院的次数少了许多。从一个月进电影院三次,到几个月没进去一次。对于一名影迷来说,这不是一件特别寻常的事。对此她的解释是:「首先是没什么可看的,再来就是今年 (电影) 撤档状况特别频繁,我还挺气愤的。」

每年六月,李安心总是特别期待一年一度的「上海电影节」,说起来并不是为了追逐影展,而是能借机看到很多院线难以上映的经典电影。今年她一共抢了 13 张电影票,大部分是经典电影,唯一一部国产新片就是本届的开幕片《八佰》——由管虎执导,讲述 1937 年抗日战争中,国民革命军军官谢晋元奉命率领军团死守四行仓库的故事。李安心说是这故事题材引发她的兴趣。

然而,就在与友人准备观赏《八佰》的前一晚,毫无预警地,她看到《八佰》在微博发表声明:「原定于 6 月 15 日晚进行的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电影《八佰》放映,因技术原因取消……」这是上海国际电影节历史上,首次出现开幕片在放映前 24 小时内取消放映的意外

尽管有些无奈,但李安心还是抱著一丝希望,「既然影展没法看,那就等到之后全国公映。结果后来公映也仍然不能看,当下我真的觉得大概没戏了。我们之前也是有些担心不能上映,其实这种担心是一直都在的。」6 月 25 日《八佰》再度宣告电影正式撤档,声明中并未对电影动向多做解释。

在《八佰》之后,李安心口中的「临时撤档」情况越发频繁,像是也同样预计在 2019 年上映的《少年的你》、《小小的愿望》(已复映) 、《吹哨人》、《催眠·裁决》等。截至九月底以前,2019 遭「临时撤档」的中国电影累积至少十部 (不包含延档、改档等电影),这些电影「撤档」的时间点,距离上映日最多只有一个月,最少只有一天。

尽管近几年,中国政府不停加大对意识形态与政策的监管力度,但这种国产电影「撤档大潮」还是很难放进所谓「寻常」的脉络。关于撤档的理由,因「技术原因」取消上映,算是个比较常见,即便是海外也适用。今年二月,柏林影展上原定 2 月 15 日首映的张艺谋《一秒钟》也因技术原因取消放映。这部电影讲述一名在文化大革命时期逃出劳改营的囚犯故事。曾经有网友在《八佰》撤档之后,在网上发表一篇文章探究何谓「技术」原因,但最终还是没有结论。另外还有不少网友则会认为,撤档其实只是片商的一种营销手段。

一名北京电影制作人张晓虹解释:「这就是一个笼统官方原因,背后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不好跟大众解释。技术上出现问题,是行业内大家互认。就是技术上出现问题,即便说真的是内容,那也是整个技术过程的一个环节。」在一则则「欲言又止」的声明背后,除了有众说纷纭的臆测和日渐麻木的观众之外,更多的其实是措手不及却只能低调不语的从业人员。为了进一步了解「临时撤档」的原因以及可能带来的影响,端传媒访问近十位电影从业人员,他们分别位处不同岗位,亲历过中国电影高歌猛进的时期,也与监管部门交手过。面对「撤档大潮」,即便淡定以对,但还是带有不少困惑。

今年临时撤档的电影

「特殊年份」怎么解释都有风险

余文是一名在北京从事电影宣发的从业人员,他所负责的电影,也在撤档电影之列。意外发生之后,他们公司承受不小的损失,但面对这话题,他始终保持警觉。

他表示无法细说个中原因,因为在「特殊年份」怎么解释都有风险,「今年是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 70 周年大庆,为保稳妥,很多电影都会排在十一、十二月上映。十月以前,就是尽力防止一些可能『过热』的社会话题,倒不见得说 (电影) 内容都有问题,而是在十月以前确保一切稳妥。」

要说什么事情变得比以往更棘手了,余文说是局势多出太多不可预测性,「过去通常审查的流程都走完之后,就是等放映,现在是没到上映那天,都不能松懈,难保哪个领导突然间看到宣传,觉得这个不妥。」余文的电影是上映前五天内被告知撤档。

实际上,那些被撤档的电影,原因不尽相同。一种是遇上其他电影聚集在相近时间上映的档期,片商为躲开竞争而撤档;另一种是被艺人丑闻波及的电影,像是因艺人吴秀波情感事件,原定 2 月 5 日上映,之后提前上映又宣布撤档的《情圣 2》。近几年中国当局对艺人形象的严格抓控,也会反映在电影的成败。

若撇除上述原因,还是有不少电影撤得不明不白,且相较于今年初广电总局针对电视剧、网路剧所颁布的「禁古令」有著明确一刀切的禁令,目前被撤档的电影,分别来自不同公司,制作成本少至千万多至几亿人民币,类型横跨历史、校园、青春、喜剧、犯罪、社会写实等,找不出太明显的共性。

正如张晓虹所说,「有些原本以为很安全的领域,也发生了不安全的事件。比方说喜剧、娱乐、青春,这原本是很安全的范围,不涉及到任何政治风险的东西,但还是会 (被禁或撤档)。」

You’ve hit the wall.

中文互联网风高浪急,
此部分内容需要解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