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界来说,「西环治港」已被议论多年,但从未像此刻一般真实

2020 年 1 月 15 日,中联办新春酒会,中联办主任骆惠宁与特首林郑月娥。

Photo: 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从间接治港到直接「行使监督权」,在修例运动一周年之际,中联办和港澳办的角色似乎发生巨变,揭开夏宝龙和骆惠宁接掌两办主任后的中共对港政策新方向。

两办高调行事,显示北京有强力破局的意志,更折射出香港权力架构可能面对重大转变。中共主管香港事务的两大部门,一个是位处北京的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负责研究、制定港澳政策;另一个是身在香港最前线的中央人民政府驻港联络办,专职在香港指挥建制阵营选举和统战工作。过去,这两个部门在香港事务还只是幕后操盘,近来却似乎已经走上台前,化身为香港的第一治港者,有架空香港的行政长官之嫌。

在中港疫情渐趋稳定、本地社会运动平静之际,两办接连出招,先是在 4 月联合于网上发炮,谴责民主派议员「恶意拉布」和「政治揽炒」,属首次高调评论立法会内部运作。中联办亦首次明确表明,中联办和港澳办并非「一般意义的部门」,故不受基本法 22 条的规限,推翻港人和港府过去的认知。本月始,中联办继续措辞强硬地评论香港事务,一方面批评反对派政客罔顾自由市场规则,极力炒作所谓的黄色经济圈,另一方面强烈谴责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就 23 条立法的评论。港澳办亦在网上直斥「黑暴揽炒是香港社会的政治病毒,是一国两制的大敌」。

在这样的局势下,港府亦步亦趋,动作连连,先是在 4 月 18 日大举拘捕民主派头面人物,继而在 4 月 22 日宣布 5 名局长的人事变动,是自反修例运动后特区政府首次明确人事调动。其后,港澳办主任夏宝龙据报在深圳会见林郑月娥,要求林郑再次认真审视落实基本法 23 条立法的可能性。

究竟两办是怎样的治港机构?回归以来两办的角色有何转变?经历反修例运动后,两办在「一国两制下半场」又将如何走向台前?对外界来说,「西环治港」已被议论多年,但从未像此刻一般真实。

总参谋部 VS 前线指挥部

从中共港澳工作组织体系来看,港澳办和中联办是港澳政策内第三层的决策圈。香港对北京来说一直是个微小而重要的地方,重大决定需由中共最高决策单位——政治局常委会拍板决定。在这之下,现任政治局常委韩正领军的港澳协调小组是第二层决策核心,副组长包括中共政治局委员杨洁篪、中央统战部长尤权、外长王毅、港澳办主任夏宝龙,以及新加入的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另外组员亦涵盖港澳中联办主任和其他国务院相关部委的官员。

作为小组主管港澳的部门,两办要员相信会和其他小组成员一同审阅特区政府递交的报告,并就香港的政治事件、港府行政长官和高官人选、中港宏观发展政策 (如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 等事件作分析和评估,供政治局常委做最后定案。而当涉及香港基本法和政治改革问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常委会则会按政治局常委会和港澳小组的决定,以人大释法和人大决定的方式定夺香港的事务。

值得注意的是,港澳办和中联办在架构上并无直接的隶属关系,而是业务上前后方的两个部门,相信两者是既合作又竞争的关系。只是,从当下人事安排来看,中联办主任骆惠宁首度兼任港澳办副主任一职,而港澳办现任主任夏宝龙兼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为副国级领导人,骆惠宁则仍为正部级。这或许显示出中央意图进一步加强港澳办的统合与协调职能,改变过去两个机构相对各自为政的状况。

位处北京的港澳办是港澳工作系统的总参谋部和中枢,负责研究和制定港澳政策,并处理和协调各部门、省市 (地方政府都设有港澳办) 的对港工作。修例运动前,港澳办近年最触目的工作是在 2014 年占领中环运动前夕,承担《「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的起草工作,这份文件宣称中国对港拥有「全面管治权」。

与此相对,中联办则是「中共香港工作委员会」的掩护,既为最高领导层在前线收集信息,更充当中共在港指挥部,不但参与选举协调、敲定建制派候选人,而且会介入政治动员及意识形态宣传工作。在一些争议的议案,特区政府未必取得立法会议员的支持,中联办亦发挥拉票的作用,以此「支持特区政府施政」。

中联办手握评核香港亲中人物政治忠诚度和能力的大权,以此笼络和控制亲中建制人物。

值得一提的是,中联办在香港还广泛联络和统战社会各界,管理香港的亲中建制阵营。一个显著的例子是港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这两个政治衔头可以连通中国政商界,是很多香港建制人物极力争取的,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曾公开表示,中联办在当中有重要的角色,手握评核香港亲中人物政治忠诚度和能力的大权,以此笼络和控制亲中建制人物。

比较两办的人员编制,港澳办估算有 100 多人,2019 年的开支达 7382 万,下有政研司、联络司、法律司、港澳研究所等机构,每年投放颇多研究资源 (2019 年为 1200 多万) 谋划港澳政策,为中共对港政策提供论述依据。而中联办的预算神秘,并没像一般的国务院机构在网页披露决预算,但其在港的资产丰厚。根据香港众志的查册中联办及其子公司在港拥有数量 757 个、价值至少 34 亿的物业王国。按住宅物业数量推算,中联办在港至少有 700 多人,数量远比港澳办多。

You’ve hit the wall.

风高浪急
Related

注释:
1. 《铿锵集》曾揭露三中商母公司联合出版集团,实际由中联办透过另一间公司全资拥有。而前《文汇报》总编辑金尧如指出,过去新华社香港分社宣传部领导文汇报、大公报和晶报等左派报章,以此推断中联办文宣部同样领导这些报章。
2. 有关新华社香港分社 (港澳工委) 在六七暴动的角色,见张家伟著《六七暴动——香港战后历史的分水岭》(香港:香港大学出版社,2012) 和程翔著《香港六七暴动始末——解读吴荻舟》(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2018)。
3. 有关港澳办和新华社香港分社在回归前和英方斗争的历史,以及怎样培植本地亲中势力的内容,见鲁平口述,钱亦蕉整理 《鲁平口述香港回归》(香港:三联书店 (香港) 有限公司,2009) 和张春生,许煜著《周南解密港澳回归》(香港:中华出版社,2013)。
4. 这个分析源自杨开煌为「陆委会」撰写的《「香港新华分社」「九七」后在香港扮演之角色与功能》一文。
5. 中共在港需以通讯社名目活动,一方面是因为英国政府不想中方有官方代表机构在港,成为第二权力中心,另一方面中共亦不接受英方建议的设立「总领事馆」方案,因为此举无异于承认香港就是英国的领土,抵触中共否定三条「不平等条约」的立场。见辕轩铭著《新华社透视》(香港:广角镜出版社,1987)。
6. 见刘兆佳著《思考香港一国两制的未来》,(香港:商务印书局,2020,页 173)。

肆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