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欧洲到拉美,世界各国媒体都如何讨论美国发起的追责中国的主张?

2020 年 3 月 20 日德国威斯特法伦州,日报被放在行人专用区的报纸架上。

Photo: Bernd Thissen/Getty Images

从武汉开始爆发的2019 冠状病毒,成为全球大流行病,造成全球至今约四百七十万人感染,三十余万人死亡,对世界各国的公共健康、经济和社会产生巨大影响,甚至正在重写国际关系和世界秩序。这其中,不仅有中、美两个超级大国所谓「新冷战」的角力与纷争,世界各个国家也因为这场危机重新审视其与中国的关系,并在疫情的教训和经验之上筹划未来。

关于中国和美国各自怎样报导疫情并大打「口水仗」,端传媒在此前的报导中已多有描述。此次,端传媒邀请熟悉不同国家媒体的撰稿人,从中美以外的视角,跨过语言的障碍,向读者介绍世界各地媒体如何讨论疫情与中国。它们中有的主张就「病毒阴谋论」进行调查,有的认为应该向中国追责,有的在解释世界秩序的变化以及该如何重新确定立场,有的认为中国将取代美国统治世界,有的因与中国的纽带关系而自行节制言论……

在英国,媒体不乏传出认为中国隐瞒信息导致疫情全球扩散并应该追责的声音。《泰晤士报》一篇评论文章指出,中国政府应当为大流行危机负责,人们不应当接受它将自己塑造成世界英雄的公关叙事。《每日电讯报》也刊登一篇相似主题的评论文章,认为中国在此次疫情爆发后,并没有像 SARS 时一样与世界卫生组织展开有效合作,而是以谎言和否认来应对危机。西方世界需要让中国为疫情的扩散付出相应责任。

但更多的观点并不认为英国是追责的「局内人」,相反,英国,以及欧洲大陆,更像是一场大国角力的「旁观者」。

BBC 在一篇新闻报导中总结了关于疫情源头调查的多方反应。一位在伦敦的中国外交官员认为国际调查无疑是政治驱动,只会转移注意力,因此,中方不会同意任何国际调查。与美国强硬态度不同的是,欧洲面对中国时则表现出「紧张」和小心。造成紧张的部分原因在于欧洲仍依赖从中国进口医疗物资,并希望相关信息交流渠道仍能够保持通畅。尽管如此,欧盟的一份报告仍然指俄罗斯与中国正在疫情相关问题上展开宣传战。

牛津大学历史学教授 Peter Frankopan 在《卫报》撰写评论文章,指出中国在引领世界应对这次危机的集体行动中还做得太少。他指西方众多的民主国家在应对疫情中出现诸多失误,欧洲国家之间更缺少团结协作。与此对比,中国的抗疫表现和参与的国际援助都显得更为突出。但是其他国家并非不了解中国在格外用心地塑造抗疫叙事,这样的宣传不会被照单全收。

《卫报》另一篇评论文章则认为特朗普对中国的指责是为自己的失误与滥用权力寻找替罪羊,从而回避自己的责任,削弱了全球合作,并带来新冷战的危险。中国在面对特朗普充满敌意的言辞时,也放弃了一贯的「和平崛起」路线。「战狼」式发言人以宣传语言、谎言和新的阴谋论作为回应,中国国内的极端民族主义排外主义情绪放任增长。文章指中美双方的尖锐对抗正在扼杀两大国合作的可能,在此背景下,很难进行独立的国际调查来追溯全球大流行的成因,而未来的国家合作也注定蒙上阴影。

在法国,疫情开始时,主流媒体如《世界报》普遍将武汉地方官员隐瞒疫情背后的机制和近五年中国政治发展趋势联系在一起,认为地方政府报喜不报忧,控制舆论,专家话语权遭官员压制成为武汉疫情失控的主要原因,而李文亮医生则被视为体现体制缺陷的关键悲剧人物。 4 月以来,随着疫情向全球的扩散,特别是欧美疫情的集中爆发,法国媒体对于中国疫情责任的探讨更为深入。

首先是对陷入特朗普阴谋论的武汉中科院病毒研究所 P4 生物安全实验室的调查,《世界报》、《费加罗报》,《新观察家》先后在 4 月底 5 月初推出专题文章,这个实验室是 2003 年 SARS 疫情后希拉克政府在争议中启动的中法合作重大项目,因此被法媒特别关注。在法方眼中,武汉 P4 实验室本应是法国科研软实力对华输出的硕果,但中国却将其视为展现自身独立科技能力的标志,因此实验室的建设和使用逐渐脱离最初的协议和法方控制。尽管法国媒体认为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证实疫情和实验室泄露有关,但认为中方在此类敏感科研设施的建设和运行中缺乏透明度,加上中国近年科研竞争加剧导致科研人员急功近利,如果武汉 P4 实验室卷入疫情,会对未来中法和中欧的科技合作和技术转移投下阴影

中文互联网风高浪急,此部分内容需要解锁。

You’ve hit the wall.

Related

肆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