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在 2015 年的 MERS 疫情中吸取了惨痛教训,但还是没能避免如今肺炎疫情猝不及防的爆发

跟过去的无数个周日一样,2 月 16 日这天,新天地大邱教会也聚集了大批信徒前来礼拜。那是幢 9 层高的灰色大楼,位于大邱市大明地铁站附近。上午 7 点多,460 多名教徒来到教会四楼的礼堂。这些人当时并不知道,携带新冠肺炎病毒的韩国第 31 号确诊者正跟他们身处一室,就连患者本人也毫不知情。她几个星期来没有出国的经历,先前遭遇了一场车祸,在大邱市泛鱼洞的医院接受了治疗。

礼拜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监控显示,这名 61 岁的女性患者并没有与其他人有过多的接触,礼拜结束后就离开了教会。第二天,她开始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最终被确诊为韩国国内第 31 号病例。她也是大邱地区首个确诊患者。此前的 9 天,她也在同一地点参加过礼拜。在随后的几天中,与她一同参加礼拜的教徒接连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她被许多媒体形容为「超级传播者」,在 2 月 20 日上午确诊的 30 个病例中,有 23 人与她在大邱新天地教会有过接触;下午确诊的病例中,也有 5 人与她有关。

31 号确诊者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整个韩国疫情的走向。短短几天内,感染人数从 17 日的 30 人飙升至 24 日的 763 人 (截至当地时间上午 9 点),出现 7 例死亡病例。在全部确诊患者中,新天地大邱教会相关确诊患者为 458 人,超过全体患者的 60%。青瓦台网站更出现了「解散新天地教会」的请愿,一天之间署名人数达到了 20 万。

新天地全称「新天地耶稣教证据帐幕圣殿」,由现任教主李万熙于 1984 年成立,在韩国国内普遍认为是邪教。但近年来,新天地的传教活动丝毫未受影响。教会官方据称有超过 24 万名信徒,大邱地区有 9000 多人。大规模感染事件后,教主李万熙通过手机向信徒们传达了信息。他在信息中写道:「这次病魔事件是魔鬼看到新天地的迅速成长而发起的。」李万熙也命令信徒们协助当局的调查。

23 日下午,新天地教发言人金时蒙通过 Youtube 发表了 6 分钟左右的讲话。他表示教会已经对全国 24.5 万信徒都下达了禁止外部活动的通知,对全国 1100 个集会场所及附属机构采取了关闭措施,并在 21 日之前完成了所有消毒防疫工作,并补充说:「我们还向疾病管理本部提供了所有教会和附属机构的地址。」对于教会内部是否仍在举行集会的质疑,他表示否认,并强调说新天地从 18 日开始全面中断了聚会等活动。金时蒙还表示:「我们将大邱地区全体成员名单交给了当局,但由于这一名单外泄,新天地信徒正面临强制休假、歧视、侮辱甚至辞退等压力。」据悉,新天地方面向政府提供了 9336 名大邱地区信徒名单,但以担心个人信息外泄为由,拒绝提供全国范围内的名单。

这种情况下,当局考虑采取强硬的追加措施。政府和警方入手了上月李万熙兄长葬礼上的礼金名单,正在追查其中的 178 名访客。京畿道知事李在明发布紧急行政命令,强行封锁京畿道地区的新天地有关设施。首尔市市长朴元淳在个人社交主页表示政府应该通过对新天地的扣押搜查,确保准确的信徒名单。他表示:「新天地方面通过正式立场表示,正在积极协助政府和保健当局的措施,但不能只依赖于他们提供的名单。」

疫情快速蔓延

感染者的激增,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尤其是在大邱市及其周边地区。大邱市长权永镇 20 日敦促 250 万市民呆在家里,出行尽可能戴上口罩。平时人流较多的大明站四号口,因为靠近新天地教会,几乎没有人出入。教会大楼的警卫员不见了踪影,门前的人行道似乎成了禁地,行人们纷纷选择绕道而行。教会附近的咖啡店、快餐店、便利店等都停止了营业。

病毒迅速冲破大邱市,保持「0 确诊」的江原道、蔚山以及世宗地区也出现了确诊患者。至此,韩国 17 个市、道全境沦陷。韩国国务总理丁世均 21 日指定大邱市、庆尚北道清道郡为传染病特别管理地区,表示将在该地区采取特别防疫措施,全面提供病床和人力物力支持,并将投入军队医护人员参与防治,为难以居家隔离的人提供临时设施。

相对封闭的军队也未能幸免。国防部表示,截至 23 日中午,军队内的新冠肺炎确诊者为 6 人,海陆空三军均出现感染个案。22 岁的济州岛海军士兵是济州岛的第一个感染病毒的患者,也是韩国军方发现的第一例确诊患者。他在几天前前往大邱度假。普遍认为,海军一旦出现感染,控制起来困难重重。特别是在舰艇这种狭窄、密闭空间生活的士兵中出现感染者,将对海上作战产生很大的影响。海军参谋总长 23 日上午主持召开了指挥官远程会议,集中讨论了舰艇防疫对策等,决定禁止出入浴池、电影院等设施,禁止饮酒,及在用餐之外的工作时间必须戴口罩。

21 日晚些时候,忠清北道知事李始钟也对媒体表示,一名 31 岁的陆军军官被检测出病毒阳性,这名患者最近访问了大邱,他的女友是新天地大邱教会的教徒。考虑到韩国的疫情趋势,军队内部很可能存在未筛查出的感染者。据韩国政府一名有关负责人透露,军方目前正在对 10 日以后到大邱、庆北地区休假归来的官兵进行全面调查,规模可能超过 5000 多人。截止 22 日下午四点,共有 1300 多人员被隔离,军方还命令军队严格限制所有士兵外出度假和会见外宾。十几名青瓦台内部警卫也因为可能接触过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被要求自行隔离 2 周。

韩国国内的新冠疫情似乎正走向失控,每个小时,确诊人数都在更新。

未能维持的乐观开局

在疫情初期,韩国当局虽严阵以待,乐观情绪仍占主导。国内传染病专家对政府初期的应对大体上也给出了较高的分数。

嘉泉大学吉医院感染内科教授沈重植 16 日评价说:「政府初期应对做得很好。在中国发生原因不明肺炎的消息后,政府立刻着手进行危险评估,从加强检疫到设置选择性诊疗所、隔离确诊患者和接触者,进展顺利。」高丽大学九老医院感染内科教授金宇柱也以 1、2 号患者为例,积极评价政府的初期应对措施。1 号患者在机场被隔离,2 号患者也在检疫过程中被分类为主动监视对象,接受了保健当局的监控。他表示:「在检疫台发现新型传染病患者非常罕见,这一点值得肯定。」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和美国广播公司 (ABC) 等西方媒体也曾对韩国政府的初期应对措施大加赞赏。韩国保健福祉部每天都会在官网更新确诊者的行动轨迹,具体到乘坐了哪一班交通工具、曾在哪家餐厅就餐、甚至是在哪家电影院的哪个座位观看了哪一部电影。卫生部门对信用卡记录、监控录像、移动电话定位服务、公共交通卡和移民记录进行筛选,以确定受感染者或有疑似人群的旅行记录。作为防控疫情的一部分,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的旅客如果想进入韩国,必须提供他们的手机号码,还必须下载政府的移动应用程序,每天报告自己的健康状况,如果连续两天没有报告状态,政府将打电话询问,并设法追踪他们的下落。

如果是在其他国家,这种做法可能会陷入有关公民个人隐私的争议,韩国国内之所以拥有如此宽容的态度,是因为五年前那场中东呼吸综合征 (MERS) 大爆发。

2015 年在韩国爆发的中东呼吸综合征持续了两个月,导致 186 人被感染,其中 38 人死亡。当局的迟钝反应引起公众的愤怒,也成为政府和卫生部门的惨痛教训。

当时,在是否要发布感染医院、确诊者信息等问题上,政府花费了数周来做抉择。政府的犹豫不决导致人们不确定中东呼吸综合征的传播方式和传播地点。其中,零号患者在确诊为中东呼吸综合征之前,曾访问过三个不同的医疗设施,间接导致了 80 多人感染。

首尔研究公司 Realmeter 2015 年的一项调查显示,近 70% 的韩国人不信任韩国政府对中东呼吸综合征的管理,公众希望信息更加透明。公众的强烈抗议,在当局宣布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结束前,就引发了立法改革。

2018 年修订的《传染病预防法》进一步完善了韩国保健福祉部对传染病的预防及管理。保健福祉部是韩国行政机关之一,长官由总统任命。《传染病预防法》将传染病根据感染率、传播力和隔离水平分为 1 到 4 级。保健福祉部指定的一级传染病有埃博拉、鼠疫、SARS、MERS、H1N1 流感等。目前,新冠肺炎也被分类为一级传染病。法案规定医疗机构负责人、实验室等一旦发现一级传染病患者、疑似或病原体携带者,应立即向保健福祉部长官或管辖保健所所长报告,如果违反申报义务或虚假申报,将处以 500 万韩元以下的罚款。同时规定一级传染病患者必须在传染病管理机关接受住院治疗,如果病床达到饱和,可在保健福祉部长官或地方自治团体长的批准下,开放其他医疗机构接收患者。

修订后的法案赋予了公共卫生官员更大的权力,来控制相关场所以及获取确诊或疑似患者的个人信息,并加大了惩罚力度。其中第 47 条就规定,保健福祉部长官和地方自治团体长需要对被感染病原体污染的场所进行关闭、移动限制、废弃处理、消毒等防疫措施,必要时可以采取禁止出行和集会等措施。任何人不得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拒绝、妨碍或回避流行病学调查的行为、用虚假陈述或提交虚假资料的行为、故意遗漏、隐瞒事实的行为,否则将处以 2 年以下有期徒刑或 2000 万韩元以下罚款 (《第 18 条、第 79 条》)。

MERS 事件之后,韩国还设立了一个 24 小时监控传染病的应急中心。应急中心由保健福祉部下属的疾病管理本部管理,由保健、检疫专家等人员 24 小时不间断地实时监控国内外感染情况,对传染病信息实时收集和分析。同时负责组织大规模实战训练、派遣紧急应对小组,保证疫苗及隔离病床的资源储备等工作。

随着新冠肺炎在 1 月份开始出现,韩国新的流行病学基础设施开始运作。医院在入口处测量个人的体温,为高危患者设立了单独的筛查中心,并设有更多的病房来治疗传染病患者。医生可以检查患者数据库,查看患者最近是否去过另一家医疗机构或出国旅行。Realmeter 表示,超过 55% 的韩国人赞成文在寅政府采取的方法。韩国立法者提议对传染病法进行修订,将违反检疫规则的人的罚款从 300 万韩元 (约合 2,540 美元) 提高到 2000 万韩元。

文在寅面临考验

新天地教会感染事件,却给韩国政府来了当头一棒。

12 日到 15 日间,韩国曾连续 4 天确诊病例增长为零。16 日,韩国政府首次通报了第 29 号和 30 号两例感染途径不明的病例。18 日,第 31 号病例出现,成为重大转折。到 24 日,韩国确诊病例飙升至 763 人,情况变得越来越难以掌控。新天地教徒大规模感染事件成为了韩国新冠肺炎疫情的重大分水岭。2 月 23 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宣布将疫情预警级别上调至最高级别,他在政府首尔办公楼举行的「新冠肺炎泛政府对策会议」上表示:「从现在开始的几天是非常重要的关口。政府根据传染病专家的劝告,将危机警报提升到最高阶段——严重阶段,大幅加强应对体系。」文在寅认为:「新天地集体感染事件前后的疫情截然不同,我们不要拘泥于规定,要果断地进行史无前例的强力应对。」

就在前一天,由医学团体组成的泛学术界新冠肺炎对策委员会发布了「对政府和国民劝告案」,建议将政府危机级别提升至「严重」阶段,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感染,并克制宗教集会等聚集多人的社会活动。大韩感染学会、大韩感染管理护理协会、大韩结核及呼吸器官学会、大韩儿童感染学会等机构联合发文,表示「综合到目前为止发现的新冠肺炎特性来看,初期症状并不严重,和普通感冒相似,在这个时期病毒的排量很大,因此地区社会的传播速度非常快。」

委员会强调,尽管症状轻微,但要完全切断新型感染病在地区社会的传播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因此,委员会建议:「应该从发现确诊者和隔离接触者为中心的封锁战略 (第一次预防) 转变为推迟地区社会扩散,降低健康损失的缓和战略 (第二次预防)。」委员会主张:「现有战略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很难期待效果。有必要在严格限制移动的同时,构建具体的医疗体系。」

随着新冠疫情的大规模爆发,在野党也向当局发起了猛烈的攻击。在政治斗争向来激烈的韩国政界,这种情况并不意外,疫情成为各方党派维护政治利益的重要工具,双方矛盾进一步升级。

保守派政党未来统合党直接将每周五召开的政策会议更名为「新冠肺炎紧急会议」。院内代表沈在哲在会上说:「国民的恐惧心理增大,经济也陷入低迷,政府应该承认初期应对不成熟,第一次防疫失败,并重新制定对策。」他说,「文在寅总统在 2015 年 6 月发生 MERS 疫情时曾表示『MERS 超级传播者不是别人,而是政府。我需要朴槿惠总统进行真诚的道歉。』我现在把他说的这句话原原本本转达给他。」沈在哲还强调说:「地区社会的传播已经得到确认,政府应该尽快禁止中国游客全面入境。」

全面禁止中国游客入境从 1 月疫情爆发以来就是韩国舆论的焦点。1 月 23 日,青瓦台网页出现全面禁止中国人入境的请愿,到 2 月 23 日,共有 76 万人参与。虽然文在寅政府在 2 月 4 日宣布禁止湖北或是途经湖北的游客入境,但这种做法仍然遭到了反对党和不少韩国民众的批评。有媒体称,文在寅政府迟迟没有发布全面入境禁令,是一种软弱无能的表现,如果疫情爆发于如日本、泰国等国家,外交部无疑会出台强硬对策。

2 月 23 日,反对文在寅政府的,由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牧师全光勋率领的「文在寅泛国民斗争本部」在首尔光化门广场强行举行了集会。集会者们将政府设置的路障推倒,进入车道和光化门广场的部分地区。全光勋牧师表示:「大家战胜文在寅和朴元淳 (首尔市长) 的镇压来到集会现场,是因为上帝为大家祈祷。来到光化门礼拜的各位是真正的基督教徒,生病的人也会马上得到治愈。」接着他说:「各位中有被病毒感染的人吗?那下周就来做礼拜吧。主会治好你的。即使不治好也没关系,我们的目的地是天国,我们战胜了死亡。」 主办方透露当天的集会约有 8000 人参加。前一天,全光勋也在光化门广场组织了一场上千人的集会。

此前,首尔市市长朴元淳 21 日举行紧急新闻发布会时表示:「为了保护易感染病毒的老年人,将禁止使用聚集很多市民的首尔广场、清溪广场、光化门广场。」这是根据《传染病预防及管理相关法律》而采取的措施,如果违反规定,将处以 300 万韩元以下的罚款。

迅速扩散的疫情在 4 月 15 日的国会选举中也将成为最大变数。疫情不仅会影响到民心,还会影响到地区版图、游说及公荐日程。在发生大规模感染者的大邱、庆北地区,朝野实际上已经中断了选举运动,政治圈也开始关注通过确诊者的移动路线的预备候选人是否被感染。为了见选民而走上街头的候选人,只能远远地跟打个招呼,根本看不到过去大规模群众被动员,唱歌跳舞喊口号的喧嚣场面。

专家们预测,疫情暂时对执政党不利。庆熙大学教授金玟廷预测说:「对执政党产生绝对不利的影响是事实。尤其是未对中国施行全面限制入境,这将对民主党选举产生不利影响。」

No More.

Published since September 1843
to take part in “a severe contest between intelligence, which presses forward, and an unworthy, timid ignorance obstructing our progress.”

Relat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