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这个世界最终烂成什么样子,都是在我们的默许之下完成的

2 月 6 日至 7 日的这个夜晚,被舆论称为新冠肺炎疫情「吹哨人」的李文亮医生的死讯,掀起了新冠肺炎疫情以来中国全网范围最大的一次舆论海啸,人们在各类社交平台哀悼他的死,要求政府道歉,更罕见出现了争取「言论自由」的呼声。截至 2 月 7 日凌晨 6 时,微博话题 #李文亮医生去世# 收获了 6.7 亿阅读,73.7 万讨论;#李文亮去世# 收获了 2.3 亿阅读、20.9 万讨论;话题 #我要言论自由# 收获了 286.1 万阅读、9684 讨论。

李文亮早于去 2019 年 12 月 30 日在微信群发布有关华南海鲜市场疫情信息,为最早公开有关疫情信息的八人之一,后被武汉警方以「在互联网发布不实言论」传唤、训诫,一度被称为「造谣者」。但随著疫情扩散,内地舆论及官媒话风转向,视李文亮为疫情的「吹哨人」。

6 日晚间 21 点 30 左右,社交平台陆续出现李文亮的死讯;22 点 40 分,《环球时报》的子报《生命时报》在微博发布李文亮去世的消息,《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等官媒亦在同一时间发表微博致哀,《环球时报》同步在微博发起话题 #李文亮医生去世#,涌入大量网民讨论。

在各类社交平台,人们哀悼李文亮去世的同时,亦表达了对其不公遭遇的愤慨,并转发他在 1 月 3 日被武汉市公安局传唤时签下的「训诫书」:

「……我们希望你冷静下来好好反思,并郑重告诫你:如果你固执己见,不思悔改,继续进行违法活动,你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你听明白了吗?」

「明白。」

这封训诫书的照片系李文亮 1 月 31 日在病床上接受治疗时上传至社交媒体。

截止 2 月 6 日 23 点 16 分,「李文亮医生去世」在微博热搜榜收获超过两千万次搜索量,5.4 亿阅读量、73 万讨论度,问鼎榜首。但这一热搜在接下来的 15 分钟内迅速跌至 190 万,随后消失。

更令人意外的是,23 时左右,《财新》记者从现场带来一则消息,指目前李文亮「已经生命垂危,但在 ICU 使用 ECMO 抢救。」

随后「李文亮去世」与「李文亮仍在抢救中」这两则消息,开始从不同平台流出,一时难辨真假。

23 点 25 分,WHO 在其 Twitter 上发布悼念消息。随后,《中国新闻周刊》于 23 时 56 分最后一次致电武汉市中心医院 ICU,对方表示李文亮医生仍在抢救中。

2 月 7 日凌晨零点 20 分左右,经济观察网发微博表示其记者在武汉市中心医院 ICU 外确认李文亮医生去世,其妻在湖北老家,身体健康。该贴指李文亮医生于 2 月 6 日晚 21 时 30 分左右停止心跳,但用上了 ECMO (叶克膜) 进行抢救。

18 分钟后,武汉中心医院发布一条「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中,我院眼科医生李文亮不幸感染,目前病危,正在全力抢救中。」的微博,再次引爆了网友为李医生集气祈祷的贴文,很多人表示「等一个奇迹。」

01 时 10 分,率先发出李文亮死讯的《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发布微博,称「老胡得到准确消息,李文亮医生仍处于被抢救中。」

部分网友开始质疑这样的操作只是为维稳争取时间,就连微博认证为「中共山东省委政法委员会」的「山东长安网」也发出微博表示:「能否让逝者安息?」与此同时,大量未经来源核实的微信截图在网上疯传,称「因为担心网络舆论所以在人死了两个小时后重新装上 ECMO」。

社交平台一片愤怒,有网友批评:「心跳停止,却不让人死,用时间换维稳,极其可耻」、「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君不要臣死,臣不得好死。」「要你死你才能死?明白了吗?明白!」还有网友表示:「拖延几分钟,说还在抢救,这是舆论控制的老手段,这叫延宕情绪,直接公布死讯公众愤怒太大,要把愤怒转化为对奇迹的失望。现在大家不就觉得愤怒少了很多嘛。」

事实上,在确认李文亮死讯的前后接近两小时里,各家媒体大多陷入了李医生是「死亡还是在抢救中」的混乱,直到 7 日零点 30 分前后,包括凤凰网在内的多家中国主流媒体才陆续证实了李文亮的死讯。直到凌晨 3 点 48 分,武汉中心医院才发微博确认了李文亮死讯,网友迅速在下面回贴:「学到了两个词:政治性抢救 表演式抢救」。还有网友回复:「可以给剩下的七个英雄道歉了吗?」

随著李文亮去世的热搜消失、死讯被确认,一波要求「言论自由」的讨论迅速在微博上延烧。网友开始转发《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截止 7 日凌晨 1 点 12 分,微博话题 #我要言论自由# 共计收获 202.5 万阅读量,超过 8000 条微博,该话题随即被微博删除。

在删除之前,不少网民表示:「如果谣言是他的罪名,我们唯有以真话悼念,我们不能,我们不明白,我们不原谅」。有网友转发八九学潮时争取言论自由的老照片,表示:「就算你我都明白,不会有变化的,但也要发声,永远要发声。」甚至有网友效仿香港反修例运动的五大诉求提出了对应版的「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撤回对李文亮的训诫;撤回所有删帖命令;撤销所有因言获罪的指控;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底追究涉事官员责任;立即归还人民言论自由。」

「我不想用各种缩写同音词来替换敏感词,我想要正常说话。」

「我希望终有一天我能走上街头,举著李医生的照片。」

还有网友写道:「警察只是按要求训诫,主播只是按稿子播报,后台只是按上面意思删帖撤热搜。大家都认为自己是好人,一切是生活所迫。只有当每个人都敢说「我拒绝撒谎」,「我拒绝执行」的时候,我们才不会在某一天求助无门,走投无路,像狗一样地死去。但你敢吗?你不敢。所以请记得,无论这个世界最终烂成什么样子,都是在我们的默许之下完成的。」

一篇《一个叫李文亮的普通人去世了,我会记得他》中写道:「他也是个跟你我一样,依赖生活的普通人……他喜欢肖战、毕导和虎扑,他给「胖五」(长征五号) 的活动点赞,他转了声援那位被杀的杨文医生的文章,标题是《地狱空荡,恶魔人间》……罗永浩发布一款新手机,他都要发个微博。」

有网友写道:「我不需要哪个领导出来道歉,也不需要有关部门革职什么官员,我们总能找到坏人,却永远找不到原因。我们为英雄哭泣,却只换来更多英雄牺牲。」

「李医生就像是你楼下每天和你亲切打招呼的邻居一样,他未必是有什么英雄情怀去决心做些什么,他在微信上最早发布的疫情内容,也更像是一种对朋友的提醒。在灾难到来之时,我们每个人或许都会像李医生这样凭著直觉保护我们的家人和朋友,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普普通通做人,普普通通做事,然而就连这样的普通都招致了如此悲惨的下场,这兴许是会让所有人本能感到恐惧的事情。」

进入 7 日凌晨,#李文亮医生去世# 话题重新回到了微博平台。

「吹哨人死了,但我们要把哨子保护好。」一位微博网友在 7 日凌晨 1 点写道,「我们会记住他,记住他吹响过却消散的哨音……下一个需要吹响它的时刻,我仍然相信,会有一个并非英雄的人,在挣扎酗酒或是懵懂无觉的情况下,吹响它。」

「我只希望,到那时候,哨声会被听见。」

Relat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