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圣诞村有 600 家工厂,它们生产了全世界三分之二的圣诞消费品

2018 年 12 月 18 日,圣诞节前,中国浙江省金华市义乌国际贸易城,售货员摆放待售的圣诞帽。

Photograph by Lyu Bin/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世界的圣诞工厂

炎热的 7 月,浙江、广东、江西等地的圣诞工厂已迎来出口高峰。圣诞树、圣诞彩灯、圣诞花环和圣诞球等圣诞产品被装满货柜,从深圳、宁波等港口出发,漂洋越海奔赴欧美各地。不久后,它们就会被摆放在沃尔玛 (Walmart)、塔吉特 (Target) 等百货公司的货架上,供消费者挑选。

这些红红绿绿的商品曾几度卷入中美贸易战的漩涡。2018 年 9 月,美国宣布对包括圣诞彩灯在内的价值 2000 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 10% 关税;2019 年 5 月,这批商品的关税进一步增至 25%。8 月,特朗普又宣布将对 3000 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 10% 的关税,清单包含几乎所有圣诞制品。几天后,他又表示将这批商品中总价值约 1750 亿美元的主要零售品的关税生效期延缓至 12 月 15 日。两种圣诞树灯饰和五种包括耶稣降生图在内的传统圣诞装饰品逃过一劫。「我们这么做是为了圣诞季 (We're doing this for the Christmas season)。」特朗普对媒体说。8 月末,中美双方陷入新一轮激战。特朗普宣布这 3000 亿中国商品的关税加征将从 10% 提升至 15%,仍按照原计划分批于 9 月 1 日和 12 月 15 日生效。9 月 20 日,美国把 437 件中国商品从 2018 年开始实行的那张关税加收清单中剔除,一种小型圣诞树灯饰成了幸运儿之一。

「美国增加的关税,都由国外客户负担。」在江西开工厂制作圣诞工艺品的程至诚说,自己的产品价格比较有优势,受贸易战影响不大。与中国厂商的淡定相比,美国零售商的反应要激烈许多。2018 年 9 月,在那批 2000 亿美元商品的关税尚未上调至 25% 之时,沃尔玛、美元树 (Dollar Tree)、Ace Hardware 等零售商便写信给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 (Robert Lighthizer),希望将部分中国制造的产品从关税名单上去除,圣诞灯饰就是其中一项。Ace Hardware 在信中说,在中国以外找不到经济和商业上都合适的圣诞产品了。

中国被称为「世界的圣诞工厂」。自 2001 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借助廉价的劳动力和土地成本,以及改革开放带来的配套基础设施的建设,中国圣诞产品瞄准海外市场,迅速起飞。从 2001 年到 2018 年,中国向世界出口的圣诞装饰品 (除灯饰外) 总值增长了约 400%。

关于圣诞产品,中美相互有多依赖?

图:端传媒设计部

位于浙江省金华市的义乌成为了世界的「圣诞村」。这座没有肥沃土壤、当地居民历来靠贩卖商品为生的小城,在上世纪 80 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后,成为了浙江省第一个向世界打开市场的地方。约 600 家圣诞产品工厂散布在这座「中国制造」现象的滥觞之城周围,它们生产了全世界三分之二的圣诞消费品。

这些产品部分从圣诞作坊运往市中心的义乌国际商贸城。在那里,塑料松果、泡沫雪花、各种尺寸的长袜、吹萨克斯风的圣诞老人被装上驯鹿拉的雪橇,飞向世界各地。商贸城是一个营业面积达 400 万平方米、拥有 75,000 个铺位、被联合国认证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的建筑群。每年夏季,商城的二区市场都会变成一个挤满五颜六色廉价圣诞装饰品的拥挤村落。根据义乌海关的数据,今年 1 月至 9 月,义乌共出口了价值 3.17 亿美元的圣诞用品。

根据联合国商贸数据库,2018 年中国向世界出口了价值 14 亿美元的圣诞灯饰,而这一年全世界圣诞灯饰出口总值也不过 17 亿。其他圣诞制品也是如此,中国的出口量占世界总出口量近 80%。

中国制造了美国超过 9 成的圣诞产品,这也是美国零售商如此焦急的原因。而对中国来说,美国虽然是重要出口地 (占出口总额 40% 以上),但每年仍有超过 50% 的圣诞制品被销售往美国以外的其他海外市场。近几年,对美国市场的依赖程度更是出现下滑,来自欧洲的客户越来越多了。

俄罗斯客户不喜欢绿色、澳大利亚的客户喜欢圣诞老人

「一带一路以后,在国外省一级下面的客户直接跑到义乌来。」在义乌开圣诞工厂的陆有栋说,在圣诞行业,一个客户的订单一般以百万甚至千万 (人民币,下同) 计算。近年来,不断有小国家或是发达国家小城市的客户找上门来,拿两三个货柜、也就是大概 50 万左右货。

陆有栋感到,运输成本降低让更多国外小规模的公司与义乌的圣诞工厂做生意。「外国采购商来义乌,就在几万个店面的市场上,一个行业一个行业地转,直接实地采购和下订单。」

圣诞产品行业近年来在俄罗斯、拉美、东盟等市场上也取得成功。世界贸易组织的数据显示,巴西、智利、泰国近五年来进口的圣诞产品几乎全部来自中国,俄罗斯向中国进口的圣诞产品也占总进口的 80% 左右。

巴西、智利、泰国、俄罗斯从中国进口多少圣诞产品?

图:端传媒设计部

此外,根据联合国国际贸易统计数据库的数据,2017 年欧盟 28 国向中国进口的圣诞产品 (Christmas festivity articles) 价值占中国向世界出口的圣诞产品总值的 19%。舟山市凯芸圣诞玩具股份有限公司的赖小姐告诉端传媒,公司一年接受价值约 200 万美元的客户订单,其中有 65–70% 来自欧洲客户。

「澳大利亚的客户喜欢圣诞老人,他们不喜欢在圣诞树上挂雪人,因为过圣诞节时他们正处于夏季。但欧洲的客人此时正在经历寒冬,雪人对他们来说十分应景。」赖小姐说。

义乌双元圣诞工厂的骆有栋则介绍道:「俄罗斯客户喜欢红色、金色和蓝色,不喜欢绿色。西班牙客户喜欢深一点的金色。」

欧盟圣诞饰品及彩灯进口有多少来自中国?

图:端传媒设计部

客户订购什么类型的圣诞产品也与他们采取的销售渠道有关。赖小姐介绍,目录邮购针对的消费者群体主要是老人,他们偏好复古、传统风格的圣诞老人。而网购的消费者整体偏年轻,「他们喜欢比较有趣、搞笑的,我们就会生产会跳舞的圣诞老人配上摇滚的音乐。」

2018 年中国圣诞产品出口向哪些国家?(圣诞灯饰)

图:端传媒设计部

2018 年中国圣诞产品出口向哪些国家?(除去圣诞灯饰、蜡烛和天然圣诞树之外的圣诞用品)

图:端传媒设计部

陆有栋工厂的买家主要来自俄罗斯和西班牙,工厂的营业额每年都在增长,每年也都有新的国外客户找上门。「义乌的影响力太大了,这里品种丰富,没有其他地方可以替代,所以根本没有必要自己开拓新市场。」

这些不愁生意的工厂也有自己的烦恼。

义乌圣诞行业的红利期已经过去了?

圣诞行业的生产具有明显的周期性。每年的 7–9 月是出口高峰期,国外客户交货后,零售商就开始争分夺秒地整理、包装、上架,筹备节日宣传。10 月底,来自中国圣诞工厂的礼品就会摆上国外零售商的货架。这时,国内的工厂能暂时松一口气,进入行业休整期。农历新年一过,国外客户的询价、订单又会纷至杳来,整个行业再次进入全速运转状态。老客户一般 2、3 月份就会询价下单,想试着销售所以订单量较小的新客户和日韩等运输距离较近的客户会在 5、6 月份下单。

中国圣诞产品什么时间最好卖?

图:端传媒设计部

「这个行业其实不是什么好行业。」陆有栋说,圣诞产品的生产周期使得经营者的资金压力很大。由于圣诞工厂只在一段时间忙活,为了让工人长期为自己的工厂生产,陆有栋的工厂从二月到六月都在做库存,「要维持工人,那就必须要有活干」。买家的尾款在发货之后才会到账,可是工人的工资必须要月月按时发。他们也会提前生产一部分可以常年销售的产品,也有一部分是新款,「像赌博一样,风险很大。」

但是随着中国人口红利的消退、地价和生产成本的上涨以及欧美市场消费能力近年来的衰退,原本就不多的利润空间被进一步压缩,越来越多的圣诞企业开始受到了挑战。

陆有栋于 2007 年进入圣诞产品行业,在义乌创办了自己的圣诞工厂。成立初期,陆有栋的工厂主要和外贸公司合作,接国外客户的订单,或在义乌国际商贸城让别人代卖自己的产品,没有和客户直接对接,被中间商收取了两三道的费用。「我们一开始做也不是很懂,损耗大,利润率大概只有 12%–15%。」

上世纪九十年代,陆有栋从接触到的国外管理知识中获得启发,开始培养自己的销售和设计团队。2008 年公司在阿里巴巴网站正式注册,2012 年成立自己的外贸公司,逐步直接和国外客户对接。

他的工厂专门生产面向俄罗斯和西班牙市场的高端圣诞产品。「高低端的差别就在于配件。低端产品上面没有彩绘,我们以彩绘为主,还会给彩绘产品搭配钻石、花边。」

但这几年工厂的租金成本增长得厉害,从原来的 240 元一平方米上涨到现在的 360 元一平方米。员工的工资也在以每年 8% 的幅度增长。陆有栋介绍,以前工人的月薪大概在 3000 元左右,现在 4500 元都招不到人,工人工资最高的达到了 7000 元。管理人员的工资则大约为年薪 40 万。「工人不怕找不到工作,所以可以随时辞职,」骆有栋说。「有些员工选择回去开旅馆、开饭店,这样还解决了员工夫妻异地分居、照顾小孩老人的问题。现在年轻人,不喜欢上晚班,也不想存很多钱。」骆有栋工厂的工人年龄都在 30 到 50 岁之间。

陆有栋觉得在 2013 年左右,整个义乌圣诞行业的红利期就过去了。 他说,那个时候的利润率能达到 20% 到 30%。「现在利润只有 5%,利息、机器折旧还没有减。」

程至诚原先在义乌的一家圣诞工厂打工,看到这个行业巨大的发展空间,2012 年辞职回江西老家开圣诞工厂。「刚进来的状况是,只要一有新的工厂进来就能赚钱。」他说。在江西,厂房租金、人工成本都远远低于义乌。目前,他的工厂占地超过 4000 平方米,且工厂规模每年都以 30% 的速度在增长。

有些企业主像程至诚一样选择搬去江西、河南、安徽等土地租金、工人工资相对较低的地方生产,然后将产品运至义乌圣诞村的店铺销售,或者干脆撤出圣诞村、从实体店转变成网店。还有工厂直接设在俄罗斯周边地区,专做出口俄罗斯的生意。也有人彻底退出了。

祝成功在 2002 年进入圣诞产品行业,在惠州创办了自己的圣诞公司——新健华圣诞产品有限公司。「我算是进入行业较早的元老级人物了,」他说,「那时候好挣啊,不然怎么盖那么多厂房?我厂房盖了十几间。」 黄金时期,他的工厂一年生产几千万人民币的圣诞树挂饰,30%–40% 的产品都出口至美国。但现在「一分钱都挣不到了」,祝成功说工厂再按照现在的市场价格生产下去就是亏本。

贸易战开始之前,他的圣诞产品工厂就停工了,厂房租给了五金制品公司,「缓一两年再说。」他把这归咎于圣诞市场过度饱和后行业内部产生的激烈竞争。「我现在出租厂房都比做圣诞产品挣得多。」


应受访者要求,程至诚、陆有栋、祝成功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