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恩:蔡英文如何从 2016 年进步到 2020 年?

2019 年 12 月 30 日,蔡英文到淡水的宫庙参拜。

摄:陈焯煇/端传媒

台湾 2020 总统大选,蔡英文得票超过 815 万票,与赖清德联手当选中华民国十五届总统、副总统,票数打破台湾总统直选以来最高记录,创下史上新高。

在立委选举方面,民进党共得 61 席,单党过半。国民党总席次仅比上次多 3 席,获得 38 席。台北市长柯文哲领军的台湾民众党获 5 席、时代力量保有 3 席、台湾基进获得 1 席。

从催票率来看,蔡英文在 2020 年的选举中,一共从 1931 万选民中动员出了 817 万位选民投给她,也就是平均台湾每 100 位选民,就有 42 位选民投给蔡英文、29 位投给韩国瑜、3 位投给宋楚瑜,另外有 25 位选择不投票。相较之下,蔡英文在 2016 年的选举中,一共从 1878 万位选民中动员出了 689 万票,平均每 100 位台湾选民有 37 位投给蔡英文。每 100 人多 5 人。

这些选民从何而来?

368 镇、两大议题

在缺乏民调个体资料的状况下,我们只能从整体资料分析。我分析的单位是 368 个乡镇,因为这乡镇层级的资料,方便我们纳入各种区域的社会经济变数,我找到的是 2018 年各乡镇的年轻人比例 (20–40 岁占全体多少)、各乡镇的大学学历人口比例、以及各乡镇的人口密度。这些资料可以捕捉到各个乡镇之间发展的差异,然后我们试著用这些资料来找找能否解释蔡英文催出来的票。

另一部分,我是考虑了 13 个月之前的公投案:当时让政府大败的两大议题,一个是同性婚姻,另一个是空污公投。这两个议题在这次也被国民党拿来做为基层动员,布条挂满天、举办连署与大游行。我们同样使用各乡镇在 2018 年公投案的支持度,来捕捉各乡镇对于这些议题的重视程度。在把数年的资料整理之后,我就针对 2020 年各乡镇的催票率进行线性回归分析。

2016 年版块效应延续

首先,当模型中只有 2016 年的催票率时,整个模型的表现就已经非常好了:用来解释变异数的 R-Squared 已经高达 0.97,而偏回归系数也是 1.05,配上常数是统计显著的 3%。

这个结果显示,对于蔡英文来说,2016 跟 2020 的结果是十分接近的。她 2016 年在哪里催出选民,2020 就在哪里催出了一样多再多一点点的选民,这结果也反映了台湾长期的蓝绿板块是稳定而慢慢改变的,蔡英文在这次又让泛绿的每一块板块多长大一点点。

除了板块之外,常数 3%,意谓著平均而言,蔡英文在四年之内,在全部的选区都多催出了 3 个人投给自己。这结果也暗示著有一些全国性的议题让整体的民意在 2016 与 2020 之间有所平移。虽然还需要个体民调资料进一步佐证,但我们可以猜测这可能就跟这次的两岸议题、或者跟韩国瑜参选有关。

年轻选民加持

接著,我们把各乡镇的社会经济变数也纳入回归模型。在已经控制 2016 年的影响力后,回归模型显示各乡镇的年轻人比例以及大学毕业生比例都显著的与蔡英文 2020 年得票有正相关 (p<0.001)。

这意谓著,假如这乡镇有比较高比例的高教育程度居民或年轻人的话,蔡英文更容易在 2016 年的基础下在这里催出更多选票来。这结果可能代表是青年们自己更愿意投票挺蔡英文,但也不排除是因为青年多、青年议题变比较重要、所以有更多选民因为这些议题而愿意投票支持蔡 (而不一定是青年本身)。比较有趣的是,放入这些变数后,各乡镇的人口密度的效果并不显著。这意谓著蔡英文在这次选举中,并没有在人口较多的地方因此催出更多人,而是均匀的在不同人口密度的乡镇都催出更多支持者。

同婚与空污

最后,我们把模型放入 2018 年各乡镇公投案第 7 案以及第 14 案的支持度进入回归模型。即使已经控制了 2016 年得票以及人口经济发展变数,各乡镇 2018 年同婚的支持度仍然跟蔡英文 2020 年的催票率有显著正相关 (p<0.001)。

这意谓著假如这乡镇 2018 年越支持同婚,蔡英文就可以在 2016 年的基础下催出更多票。但假如这乡镇越反对同婚,就意谓著蔡英文能多催出的票也越少。

有趣的事又来了。在回归模型中,上次空污公投的结果,对于这次蔡英文催票率之间的关系是不明显的 (在大部分的模型中 p>0.1)。

换句话说,上次公投虽然反空污公投获得极大多数选民的支持,我之前研究也显示这跟台中市长卢秀燕的得票成长有高度相关,但当来到 2020 年以后,这个议题对于这次大选的影响就比较有限了。蔡英文并没有因为在民众比较反空污的地方,就催出比较少或比较多的票。

总结来说,从现在有限的整体资料来看,蔡英文这一次的选举是在四年前既有的板块基础下,拓展年轻人较多乡镇的票源,并成功限制住之前公投议题带来的额外影响力,稳健的让支持者人数增加并收进口袋。

这对于仍图再起的国民党来说可能不是好消息,尤其在年轻人不支持或不加入国民党、以及公投案与大选脱钩之后,国民党或其他想挑战民进党的政党,势必得从全新的角度来进攻选举,方有未来一搏的可能。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