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向来仰赖的地方派系与黑金势力,在此次选举后大幅滑落,令传统政治板块产生巨大裂痕

2020 年 1 月 9 日,韩国瑜在凯道举办造势晚会,韩办宣布现场人数达一百万。

摄:林振东/端传媒

2020 年台湾的总统大选,在无数个惊叹号中落幕。民进党籍总统蔡英文以超高的 817 万票赢得胜利,得票率 57%,号称台版「八一七公报」(《八一七公报》全称《中美就解决美国向台出售武器问题的公告》,于 1982 年 8 月 17 日签署,为美中建交三个联合公报中最后一个。主要承诺美国将「逐步减少对台湾的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的解决」。而中国则重申「争取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却未宣示放弃武力统一。)。声势浩大的国民党韩国瑜,则以 552 万票落败,得票率 38.6%;蔡英文大赢 265 万票,创下台湾选举史上得票最高纪录,远超过 2008 年马英九的 765 万票。

同时,蔡英文也发挥了母鸡带小鸡的效应,民进党也在立委选举中大胜。总席次虽由 68 席掉到 61 席,但仍单独过半;国民党则由原本 35 席稍涨为 38 席,总体变化不大,但不分区还多了两席。柯 P 的台湾民众党得到 5 席不分区,取得 2024 总统选举门票,也算有所成绩。时代力量依然维持 3 席,亲民党未过门槛,暂时消失在台湾政坛。

但更值得注意的是,原本号称「中霸天」的台中颜清标家族颜宽恒,居然败给初出茅芦、主张台独、并且挂无党籍参选、担任台湾基进党发言人的 3Q 哥陈柏惟;云林张荣味家族的张嘉郡,败给了民进党苏治芬;彰化两个派系兼黑道头头,一个是曾有杀警前科的全国农会理事长萧景田,一个是曾有贩毒前科的县议员张翰天,也双双落选——国民党向来仰赖的地方派系与黑金势力,在此次选举后大幅滑落,令传统政治板块产生巨大裂痕。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投票率。这次投票率高达 74.9%,投出 1446 万票,远超过 2016 年的 66%。选前两天开始,返乡投票人潮塞爆了高铁列车、国道客运、与高速公路,而且年轻人相当多。

选前便有脸友写道:「蔡英文赢韩国瑜 100 万以下叫选举,赢 100 万以上叫公投。」大赢 265,冲到 817,这种数字根本不是蔡英文跟韩国瑜在选,而是台湾人跟习近平在对选,这是一次台湾人民「把大选当公投」的民意展现。当然,国民党方面也犯下不少错误,才造成这场大败。

骄兵必败韩国瑜

时序回到 2018 年底,11 月 24 日的选举,韩国瑜「一人救全党」,令民进党一夕之间丢掉 15 个县市长宝座,连本盘高雄市都被韩国瑜给「端了」。上一次出现这种惨况,是在 2014 年的县市长选举,台北市长候选人柯文哲的外溢效应,加上当年太阳花学运,激发了年轻人参与政治的意愿,加上对马英九的不满,一口气打垮了国民党 15 个县市,为 2016 年蔡英文的总统胜利打下基础。

再上一次,是陈水扁执政末期的 2005 年县市长选举,国民党在 23 席县市长中取得 14 席,民进党仅得 6 席,奠立了马英九当选的基础。2009 年也是一样,国民党在 17 席县市长中取得 12 席,民进党仅 4 席,为 2012 年马英九连任稳固了江山。

于是,台湾的政客们,尤其是国民党人,普遍有一种迷思:「前一年地方选举的大胜,就等于总统选举的胜选保证。」于是,2014 年国民党大败后,竟然无人敢接党主席,朱立伦后来接了,却又不愿宣布参选 2016 年总统大选,才让洪秀柱意外出线,后来还演出「换柱」风波。

2018 年九合一地方选举的大胜,无疑给国民党人打了一剂强心针,所有人都觉得 2020 总统大选胜利在望,于是纷纷跳下来参加总统初选,抢夺总统候选人资格,因为他们认定,在民众厌恶民进党氛围如此浓厚的状态下,「初选即大选」,国民党候选人披挂的彩带,不只是门票,更是神符,可以保证他们顺利走进总统府。

国民党初选就在这种氛围中展开。支持韩国瑜的铁粉们,坚持「非韩不投」,从 6 月 1 日凯达格兰大道号称 50 万人的造势,严重打击了其他候选人的参选意志,因为没有其他人能跟韩国瑜一样,动员这么多人走上街头来摇旗呐喊,他们召唤不出深蓝铁粉的热情,最后纷纷退缩,韩国瑜出线。但初选造成的裂痕,始终无法弥补,最后郭董出走,再也没回来。

事实上,初选胜利也是韩国瑜声势的顶点。韩国瑜的声望与信任度,在他宣布参与国民党总统初选的那天,就开始转折下滑。信任度下滑使其无法扩张,难以争取中间选民,只能一直向深蓝靠拢。加上他荒腔走板的言行,更让他的厌恶度快超过蔡英文。在历次的民调中,蔡英文的厌恶度曾高达 45%,但韩国瑜却高达 65%。2020 年选举,变成了「讨厌蔡英文」与「讨厌韩国瑜」的对决。

这是一种存在于国民党基因里的先天特性,情况不好时,国民党相当团结。但只要情况一转好,国民党人就会像一群辛辛苦苦爬上山顶的登山客,帐蓬也搭好了,酒水烤肉都备好了,却为了谁去点燃营火打成一团,然后整批人就有办法找到一个悬崖,然后一起跳下去,直接摔落谷底。

中国因素

在国民党内忙著抢夺总统门票的同时,两岸发生了大事,但国民党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事的重要性。

2018 年底的大胜,大陆国台办也抢占先机,强力推动「反独促统」之念,最后就表现在 2019 年 1 月 2 日的「习五点」之中。

习五点对台湾的刺激,笔者已写在去年拙文「韩国瑜待拆的三颗未爆弹」之中,不再赘述。当时国民党正忙著内争,无心于此,但刚刚败选,心焦如焚的蔡英文,却以总统的高度抓到了这个战机,迅速发表「拒绝一国两制」、「不求战也不畏战」的对应,赢得相当多的正面回响。

到了 6 月香港反修例开始,正在初选的蔡英文又捡到了枪,不断表达台湾力挺香港争取民主自由的立场。7 月 12 日,访美的蔡英文在哥伦比亚大学演讲中,明确定位两岸的竞争,是民主自由与威权独裁的战争,「香港的『一国两制』经验,向世界明白揭破了独裁和民主无法共存的事实。」从此,两岸的问题不是民族问题,而是制度问题,民进党的两岸诉求就此定调。

接下来,香港政府对于勇武派的强力镇压与暴警形象,源源不断地提供反中力量枪砲子弹,让台湾民众决心拒绝一国两制,并且佩服起香港人的同体感,尊敬起香港人民的勇气,并转成一种长久的记忆,形成价值底线。韩国瑜与国民党,以及所有帮大陆讲话的政治人物,都成了「中共代理人」。到 11 月 24 日香港区议会选举,泛民大胜,大陆开始放缓对港政策,但已经来不及了。

因此简单来说,台湾民众对习五点与反修例的态度是,民众期望台湾的「一家之长」,表现得像个家长,人家侵门踏户来门口呛声,至少敢呛回去;隔壁邻居打小孩,也该出个声制止一下。但蓝营政党领袖所表现出来的,却是忍气吞声,唯唯诺诺,只会一直强调自己不会卖台,拒绝一国两制,然后又大谈「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忙著自我辩解,却不敢强势回应。

然后,国民党的不分区名单中,居然出现一路挺对岸的邱毅、吴斯怀、叶毓兰等名字,党主席吴敦义还自列比安全名单更安全的第 8 名时,简直是在给已躺平谷底的国民党脚下,又挖了个天坑。

国民党与韩国瑜始终没有认清,从习五点到反修例,是一次巨大的撞击,使得台湾政治意识与社会氛围,产生了板块位移,国民党刚好在这个断层线上,三十年来的两岸论述,已面临著土壤液化,对于年轻世代,完全失去了说服力与号召力。

加上国际上以美国川普为首的反中势力愈来愈大,而且此一趋势短期内不会改变,更加强了反中亲美的意识,使所有想在美中之间,调和鼎鼐、息兵止戈,甚至两边得利的企图,全都化为泡影。

国民党从未认清台湾政治板块的变化

现在台湾 40 岁年代的人,在 15、16 岁刚开始有政治意识与社会意识的时候,已经历过台湾第一次总统选举。所以,他们成长于理所当然的民主自由环境之中,不知道什么叫作「戒严」,不能习惯威权管制,没有省籍意识,没有政党忠诚度,也没有服从权威的习惯。而习于操作蓝绿切割的选举老将,完全不能理解 2014 年以后台湾的政治生态。

就是这些 40 岁以下的年轻世代,2014 年因为太讨厌马英九,于是一人一拳把国民党打成灭门血案;2018 年又太讨厌民进党种种嚣张拔扈作为,一人一票灭顶民进党 15 县市。民进党曾以为这些年轻人是「天然独」,国民党去年大胜后又以为这些年轻人从此抛弃了民进党,柯 P 则以为年轻人永远是他的粉。结果他们都错了,年轻人就是一个个「天然台」的自由基,习惯于台湾式的社会运作,平常不关心政治,投票率大约五成,但如果有人让他们群起不爽,就会一窝蜂跳出来投票,粗估大约可以增减 7~8 趴的得票率,在任何选举都足以影响选情。

国民党的第一个错误是忽略年轻人的感受,韩国瑜靠著反同婚等议题,吸纳了不少老人票,他的外省军人血统召唤了外省挂,江湖气息又快速收拢了地方派系,达成国民党近十年来无人可达成的本土蓝与外省蓝整合,于是他觉得这样就够了,只要把这些本盘叫出来,他们的高投票率便足以保证当选。

但他轻忽了所有民调中显示的警讯:20–29 岁年轻人七成以上是小英的;30–39 岁最少也有六成英派,40–49 岁小英还能赢到 15 趴以上,韩国瑜到 50 岁以上才开始赢小英。韩营一直认定,年轻人投票率低,老人投票率高,少子化下,老人人口又多,于是一路忽视年轻选票。

结果证明韩营完全错得离谱。当两岸议题一出,40 岁以上传统蓝绿/本省外省的情结就被召唤出来,投出来的票一半一半,就算韩营再厉害也顶多拿到 55% 左右。但年轻选票一旦被香港同辈们激发出来,投票率高到 6 成以上,几乎全是小英的选票,此时韩国瑜要面对的是「世代夹杀」,而非「世代对抗」。

韩国瑜一路放弃年轻人,又扫不光中老年人,结果世代战争没打成,却被世代夹杀,重现了 2014 年台北市长选举连胜文的大败场景。

国民党的未来——换人当主席有用吗?

开票当夜,各方开始揣测,吴敦义已率领所有党务高干总辞,党中央真空,谁来补位?韩国瑜会不会被韩粉们再度以改革党中央为名,拱上党主席宝座?败军之将,不敢言勇,让国民党变身为「国瑜党」会比较好吗?这些仍有待观察。

其实,国民党换谁当党主席,如果没有认清前述的根本问题,也只能算是换个人来当海砂屋的屋主。新的主席必须面对的是结构问题,有不惜砍掉重练的决心,才能改头换面,否则也只能赌著这间百年老店,择吉日坍塌而已。

第一个,国民党需要的不只是一个新的党主席,而是整个「资深」世代都要换掉,形成一个可以互相支援,互相信任,背靠背作战的战友团队,并以此为核心,消灭党内「前方吃紧,后方紧吃」、「内斗内行、外斗外行」、「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官僚文化,作为所有作战的核心。否则其他一切再好的提议与作法都没有用,因为都会在执行过程中被官僚体系给吃掉。

国军名将张灵甫于 1947 年孟良崮战死前,曾上书老蒋:「以国军表现于战场者,勇者任其自进,怯者听其裹足,牺牲者牺牲而已,机巧者自为得志。赏难尽明,罚每欠当,彼此多存观望,难得合作,各自为谋,同床异梦。」(摘自蒋中正于中华民国 36 年 6 月 5 日在军官训练团第三期研究班讲话) 可叹的是,七十多年来,国民党的文化从未改变。如果新任党主席无法进行这种「基因改造」,谁上来都没有用。

其次,重新设定两岸立场,与对中华民国的总体论述。传统的「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已经没有半点说服力。国民党必须将中华民国视为一个完整的主权独立国家,而不是面对对岸矮半截的国家,更不是听命于对岸指令,怕得罪对岸宗主国的儿皇帝,再进行两岸论述的研修,即使与蔡英文两岸和平,两岸关系正常化的概念相近也没关系。「凡战者,以正和,以奇胜。」起码在两岸议题上可以与绿营打平打和,国民党较强的政策论述才有发挥空间。尤其在国际反中氛围浓烈的形势下,向中国一面倒,恐非明智之举。

最后,国民党必须对台湾整个社会结构、集体价值、投票行为、世代差异、关系网络、信息传递方式,作一次全面的研究与理解,并依此制订组训计划与作战计划。而不是让老人家们成天在会议上呛年轻人:「我吃过的盐都比你吃过的饭多。」结果整批老人先送去洗肾。因为这世界已经不一样了,而且是结构与地基都在动摇的那种不一样,而不是外墙掉漆那种不一样,国民党上上下下,都必须适应新世界的变迁,适应板块移动,找出方法来制止与对付土壤液化,同时打掉重建那间满是坑洞的海砂屋。

从国民党的角度来说,这次大败的根本原因,出在结构问题。这些结构问题使老将军们永远在打上一次战争,就跟二战初期迷信马其诺防线,最后被德军一举歼灭的那些法国老将军一样。国民党现在跟枯萎的老树一样,整根砍倒,化为腐土,再生新芽,都比让枯藤老树昏鸦,继续盘据在那儿,来得有希望。

一个健康的在野党,才会养出健康的民主政治。民进党大胜之后,许多人更期望看到一个健康的国民党,而不是继续无力监督,无聊抗争的反对党。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