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维护权力和实现集权,「民族」的「国家」论又被具化为了实质为单一民族国家论的「国族」论

2015 年 8 月 11 日中国杭州,在第二届中国国际电影节期间,一套抗战电影在拍摄中。

Photo: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如今世界各国的人们都普遍认同 Nation State 为一种比较健全的国家形式,因为「Nation State 是国家主权掌握在该国大多数人民的手中的主权国家」,它以国民主权为近代国家的组织原理,除此之外别无他意。然而奇妙的是,关于政治体制性质的 Nation State 的思想到了今日中国,却成就了这样一套以「国族」为中心的关于国体的话语:Nation State 就是「民族国家」;要想形成一个民族国家,首先就要建设「国族」;而建设国族,就是把具有不同文化特征的民族「锻造」为一个「民族共同体」。1

且不问这个「锻造」如何进行,笔者不明白的是:在这番「锻造」中那些不同的文化特征将会等待到怎样的命运?更为可怕的是,这种对不同文化特征的「锻造」或「打造」,甚至公然声称要在政治干预的背景下进行:「要打造一个强硬的国族,就要从文化和国家或政治两个层面下功夫」。可以明确地说:这种大肆鼓吹消灭不同文化特征、公然支持剥夺他人文化权利的「国族话语中的民族国家论」,恰恰是对国际社会公认的以主权在民为原理的 Nation State 思想的彻头彻尾的反动和歪曲。

近代中国的国族话语中的「民族国家」与国际社会公认的 Nation State 根本就是两回事。Nation State 的核心是建立「主权在民」的民主政治体制,而国族话语中的「民族国家」的核心是强行追求构成材料单一性的国体,从而维护集权制。很多人之所以混淆了二者,是因为他们在国族话语的影响下把「民族国家」直视为只由一个民族构成的「单一民族国家」的概念。

例如,《民族辞典》认为「民族国家」,「一般指由单一民族组成的国家」;2 还有人说得更加清楚:「民族国家就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它是与多民族国家根本对立的」。3 更有甚者,直接就将 Nation State 定义为单一民族国家:「 Nation-state 指基本上一个民族构成一个国家的那种国家形态」。4 还有人将「民族国家 (Nation State) 」与多民族国家相对:「民族国家并非唯一的国家选择。不算已经消亡的那些多民族老大帝国,现代仍存在著一些多民族的大国、如美国、中国、俄国 (尤其是前苏联)、印度。深究其实,英国 (称联合王国),比利时一类亦应属多民族国家」。

按照这个 Nation State=民族国家=单一民族国家的公式,今天的美国、英国和比利时也不能算作是 Nation State,不知道是因为它们具有多个民族,还是因为它们实行了联邦制?这种分不清政体与国体、用构成材料代替组织原理的作为国族话语的「民族国家」(Nation State) 论今日能够得以大行其道,实在令人啼笑皆非。

可以就贯彻主权在民原理的 Nation State 思想之所以被篡改为「国族话语中的民族国家论」所做出的深入解释是:为了说明权力的近代性,需要祭出 Nation State 的大旗;但是为了夺取权力,就要把挂著 Nation State 旗号的「民族国家」篡改为「民族」的「国家」;而为了维护权力和实现集权,「民族」的「国家」论又被具化为了实质为单一民族国家论的「国族」论。总之,贯彻主权在民原理的 Nation State 思想之所以被篡改为「国族话语中的民族国家论」,就是因为这样它可以成为维护权力和集权的工具。

当年被中共大加鞭笞的蒋介石的《中国之命运》就是一例。1943 年 7 月 21 日,陈伯达发表《评《中国之命运》》,一针见血地指出:「作者以中山先生信徒自命,但却别开生面,承认中国只有一个民族,这是很可骇怪的意见」,5「中国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之所以要捏造这种单一民族论,其目的就在于提倡大汉族主义,欺压国内弱小民族」。6 中共指出单一民族国家论的实质是专制主义,所以 8 月 16 日周恩来针对《中国之命运》写了《论中国的法西斯主义——新专制主义》一文,其中也明确提到对少数民族的不尊重就是这种专制主义的重要表现:「至于他对国内各小民族,还不是充满了大汉族主义的民族优越感和传统的理藩政策的思想么?」7

将 Nation State 思想篡改为「国族话语中的民族国家论」的直接目的,在于证明打造「国族」的必要性和正当性。当代中国的学者们特别明白这一点,他们在这个问题上也的确表现得特别努力:「在民族国家的体制和框架内,国家与国族是一种相互依存的紧密结合体。只有在民族国家的限度内,国族共同体才能获得内在规定性和生存保障;而民族国家的合法存在和制度优势,又必须以国族共同体的凝聚与认同为支撑。「民族国家」的制度优势和解释力度,与「国族」有著紧密的联系」。8

中文互联网风高浪急,此部分内容需要解锁。

You’ve hit the wall.

Related

注 1:参见张会龙、朱碧波著:《族际整合与国家建设》(云南大学出版社,2016 年):「国族构建与民族构建相伴而生,国族构建贯穿于民族国家的整个历史进程中,二者是一个问题的两个面,是一种互为条件、相生相伴关系。一个国家要建立民族国家,就必须把国内各个民族整合成为统一的民族共同体,这就是国族构建」。「国族建设的过程,就是民族国家内部的各个历史文化共同体凝聚为一体的过程。把民族国家内部的各个文化民族锻造成统一的、具有凝聚力的民族共同体,也就构成了国族建设的总体目标和发展方向。作为民族国家各民族凝聚而成的民族共同体,国族不但含有历史文化的印痕,而且还含有国家特性或政治特性的深深烙印。所以,要打造一个强硬的国族,就要从文化和国家或政治两个层面下功夫」。
注 2:陈永龄主编:《民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7 年 8 月,351 页。
注 3:陈永龄主编:《民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7 年 8 月,351 页。
注 4:陈乐民、周弘著:《欧洲文明的扩张史》,东方出版中心,1999 年,82 页。
注 5:陈伯达著:《评〈中国之命运〉》(1943 年 7 月 21 日),中共中央统战部,《民族问题文献汇编 1921 年 7 月–1949 年 9 月》,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 年,第 945 页。
注 6:同上,陈伯达著:《评〈中国之命运〉》,第 946-947 页。
注 7:周恩来著:《论中国的法西斯主义——新专制主义》(1943 年 8 月 16 日),同上《民族问题文献汇编 1921 年 7 月–1949 年 9 月》,第 723–724 页。
注 8:张健著:《民族国家构建与国家民族整合的双重变奏 ——近代中国国族构建的模式与效应分析》本文刊发在《思想战线》2014 年第 6 期,29–34 页。
注 9: 孙中山著:《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一讲,《孙中山全集》第九卷,北京:中华书局,1986 年,185–186 页。
注 10:同前,张健著:《民族国家构建与国家民族整合的双重变奏 ——近代中国国族构建的模式与效应分析》。
注 11:同上,张健著:《民族国家构建与国家民族整合的双重变奏 ——近代中国国族构建的模式与效应分析》。
注 12:原文为:「这样做第一可以以此种认同排斥原有封建社会结构中的『领民』意识,第二可以在此种认同中引入启蒙思想中的以反对封建等级制,这样还不够,原来作为人类社会自然形成的社会意识的民族意识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不仅仅是被『唤醒』和复苏,而是根据资产阶级的政治需要被升华为一种系统的理论,于是欧洲社会生长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民族主义理论,这个理论将本来以传统文化为依归的人们群体转化为一个政治实体———国家,将这个群体原来的文化边际转化为国家疆界,又利用《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签定后形成的国家疆界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和国家拥有主权的原则固化这个『一族一国』的国家,从而建立起近代的资产阶级『民族国家』」。陈玉屏著:《对「民族国家」和「国族」问题的理论思考》《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6 年第 1 期,26 页。

肆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