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重要的报纸赶出去离关闭使馆仅一步之遥

在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紧张关系急剧升级之际,中国在周二宣布,将驱逐在《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工作的美国记者。它还要求这些媒体以及「美国之音」和《时代周刊》向中国政府提供有关其运营的详细信息。

中国外交部宣布了这一消息,几周前,特朗普政府将五个官方中国新闻机构的驻美中国籍员工数量限制为 100 人,这些新闻机构被广泛视为政府的宣传媒体。

中国指示这三家新闻机构年底前记者证到期的美籍记者「从即日起 4 天内向外交部新闻司申报名单,并于 10 天内交还记者证」。这三家新闻机构的几乎所有驻华记者的记者证都在今年到期。

声明还说,这些目前驻中国大陆的美国记者「今后不得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包括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继续从事记者工作」。港澳地区是中国的半自治领土,从理论上讲,它们比大陆拥有更多的新闻自由。

外交部表示,上述措施「完全是对美方无理打压中国媒体驻美机构被迫进行的必要对等反制」。

该声明还指责美国「专门针对中国媒体」,并称其「是基于冷战思维」。特朗普政府施加的新限制迫使那几家中国官方媒体的 60 名中国籍雇员离开美国。

驻华外国新闻媒体的记者也积极报道了 1 月和 2 月的冠状病毒疫情,包括在中国中部地区疫情暴发的早期,中国政府当时曾试图淡化其严重性。

这些新闻机构在过去一年中还报道了中国官员认为极其敏感的其他问题,包括在新疆地区对穆斯林的大规模拘留,以及习近平主席等领导人的家族成员进行的不法生意

时报执行主编迪恩·巴奎 (Dean Baquet) 在一份声明中谴责了驱逐美国记者的行为,称此举「在世界需要关于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可信信息能自由、公开流通的时候,这样做尤其不负责任」。

他说:「至关重要的是,美国和中国政府应迅速采取行动解决这一争端,并允许新闻记者做好向公众提供报道的重要工作。」他指出,时报在中国的记者人数比国际上任何其他地方都要多

《华尔街日报》主编马特·默里 (Matt Murray) 和《华盛顿邮报》的执行编辑马丁·巴伦 (Martin Baron) 也谴责了中国的决定。

美国官员一直在为北京采取报复行动做准备。3 月 3 日,特朗普政府宣布了针对中国 5 家官方新闻机构的新规定后,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 Twitter 上写道:「现在美国拉开了这场游戏的序幕,让我们开始吧。」

亚洲协会 (Asia Society) 的夏伟 (Orville Schell) 是长期研究中国的美国作家,曾任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新闻学院 (U.C. Berkeley Graduate School of Journalism) 院长。他谈到这一举动时说:「这样大的规模是前所未见的。」

「将重要的报纸赶出去离关闭使馆仅一步之遥,」他还说。「我们陷入了一个灾难性的危险漩涡。两国间已经受到损害的运作系统现在正在分崩离析。」

近年来,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紧张局势迅速升级,主要是因为特朗普总统于 2018 年开启的贸易战,双方在去年 12 月达成初步协议而休战。除贸易外,两国还在一系列战略和经济问题上相互对抗,其中包括冠状病毒疫情

涉及新闻机构的交锋升级始于上个月。

2 月 18 日,特朗普政府宣布,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日报》和《人民日报》这 5 家中国官方新闻机构将作为外国政府职能部门受到监管,遵守与中国外交使团类似的规则。

第二天,中国宣布将驱逐《华尔街日报》驻北京的三名工作人员,以报复《华尔街日报》此前一篇评论文章的标题《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该文批评了中国政府对冠状病毒疫情的处理。《华尔街日报》的两名记者李肇华是美国人,温友正是澳大利亚人,他们在那之后的一周飞离北京。第三位记者是美国人邓超,她一直在武汉的病毒封锁区进行报道,无法离开。

自去年以来,《华尔街日报》一直是中国政府关注的焦点。今年 8 月,外交部拒绝为该报北京分社的一名新加坡记者王春翰续签签证,实际上等于将他驱逐出境。王春翰和澳大利亚记者温友正曾合作过一篇关于习近平主席表弟的调查报道。

上月《华尔街日报》记者被迫离境被认为是自 1998 年以来中国政府首次直接驱逐外国记者。

但根据中国外国记者协会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China) 本月发表的一份报告,近年来,中国政府骚扰外国记者及其家人已变得很常见,包括要求他们办理繁琐的签证续签手续。报告称,最近,一些记者的工作签证期限比标准的一年还短:六个月、三个月,甚至一个月

据该报告统计,自 2013 年习近平上台以来,先后有 9 名记者被赶出中国,有的是直接被驱逐,有的是无缘无故被拒绝发放签证

周二的声明中提到的三家新闻机构中的几乎所有美国记者都持有记者证和今年到期的签证或居留许可。记者证是保持居留权所必需的,上交记者证实际上意味着记者必需离开这个国家。近期获得记者证,且居留许可 2021 年到期的的记者可以继续工作。

这三家新闻机构在中国都有非美国公民的全职记者。

这一声明并不意味着这些媒体在香港的新闻编辑室需要停止运作,即使被驱逐出大陆的记者不被允许在香港报道。《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在香港都设有作为编辑中心和记者基地的大型编辑室。《华盛顿邮报》东南亚分社社长也在香港。这些记者的运作规则与在大陆的记者不同。

周二,美国国务卿迈克·庞皮欧 (Mike Pompeo) 在华盛顿表示,他希望中国重新考虑驱逐行动,他称其为「不幸」。但他对北京的声明嗤之以鼻,后者称此举是对美国国务院上月宣布对中国新闻机构采取限制措施的回应

「这不能相提并论,」庞皮欧在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之前,在国务院的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说。「你们可以问我任何你们想问的问题,我都会给你们答案。我们知道,这种自由在中国是不存在的。」

他坚持认为,在美国工作的中国新闻机构是北京宣传机器的一部分,而不是独立的新闻机构。

庞皮欧在新闻发布会开始时提到了「武汉病毒」,他还表示,「在这个极具挑战性的全球时代,更多的信息、更大的透明度才能拯救生命」,因此新闻自由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

庞皮欧不时谴责记者,特朗普也经常这样做,称他们是「人民的敌人」。中国和其他威权国家的官员接受了一个因为特朗普而广为人知的说法——「假新闻」,用它来批评新闻工作者。

北京试图阻止被驱逐的记者从香港和澳门进行报道,表明这些地区的新闻自由正进一步受到侵蚀。

2018 年 10 月,香港官员拒绝更新英国《金融时报》亚洲编辑马凯 (Victor Mallet) 的工作签证,这似乎是政府强迫外国记者限制其活动和报道的努力。

2013 年底,因为《纽约时报》和彭博新闻社大陆分社的调查报道,中国威胁不再为两家分社的所有记者更新记者证,这实质上将导致他们被驱逐出境。这促使当时的美国副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 (Joseph R. Biden Jr.) 在北京与中国领导人会晤时为这些机构辩护。

包括时报、《华尔街日报》、彭博社和路透社在内的许多新闻媒体网站在中国被屏蔽多年。2019 年,《华盛顿邮报》和《卫报》被列入被屏蔽的出版物名单。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21 世纪中国中心 (21st Century China Center) 主任谢淑丽 (Susan L. Shirk) 说,她担心两国之间这种「肮脏、不体面、弄巧成拙」的针锋相对。

「我认为是时候休战了,」她说。「双方的外交部长应该打个视频电话,讨论这些有争议但具有象征意义的问题。」

Relat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