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许多公司公开支持其雇员抗议修例的权利,但随着抗议活动发展成为更大范围的民主运动并引发北京方面的指责,雇主的态度变得谨慎起来

Tear gas is fired during a protest in Admiralty.

Photograph by Paul Yeung/Bloomberg

在香港会计师举行反政府抗议活动前夕,普华永道 (Pricewaterhouse Coopers) 的一位高管警告雇员,不要做任何可能给公司带来负面影响的事情。

普华永道亚太及大中华区主席赵柏基 (Raymund Chao) 在上周四的一份备忘录中告诉雇员,重要的是不要让个人行动错误地代表了公司立场或对公司造成损害。

一波已进入第三个月的抗议浪潮正把香港的自由与北京的权威对立起来。企业承担不起行差踏错的后果。

一位负责香港事务的中国高级官员敦促香港的地产大亨等精英人士公开支持香港政府、谴责暴力示威者。

来自中国的压力让香港旗舰航空企业国泰航空有限公司 (Cathay Pacific Airways Ltd., 0293.HK, 简称﹕国泰航空) 的首席执行长丢掉了饭碗,此前该公司一些雇员参加了游行,北京方面威胁要禁止该公司的航班进入内地空域。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 (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已推迟香港上市计划,理由是当前的市场和政治状况不适宜。阿里巴巴赴港上市将对香港股市有利。

Created with Highstock 6.0.4Heading DownShare-price performance of several prominentHong Kong-listed companies.Share-price performance of several prominent Hong Kong-listed companies.Source: FactSetAs of Aug. 26, 4:08 a.m. ET
Created with Highstock 6.0.4%MTR Corp.Cathay PacificSun Hung Kai PropertiesChow Tai Fook Jewellery GroupWharf Real Estate InvestmentJuly 8July 22Aug. 5Aug. 19-30-20-10010

这就是在香港开展业务的企业所面临的压力,一方面是来自其最重要市场之一的中国内地的要求,一方面是支持抗议活动的许多雇员以及广大香港民众的情绪,这些公司正试图在这两者之间取得平衡。

香港立法会议员田北辰 (Michael Tien) 表示,香港每家公司都处在一个微妙境地,他们必须决定当员工想请假参加抗议活动时该如何回应。他表示,中央政府施压企业会在员工中引发一系列涟漪效应,从而在内部引起更大分歧。

在上周六和周日与警方的最新冲突中,抗议者封锁了街道,并投掷了一些燃烧弹,促使警方首次动用水炮。此次街头对峙一周前,香港出现了一场大规模和平集会。据组织者估计,此次集会吸引了 170 万人参与,接近香港人口的四分之一。教师、律师、公务员和机场工作人员举行了规模较小的抗议活动。

这场动乱的结果是,香港的经济支柱正在动摇。旅游业和游艇业务收入下降,会议取消,交易推迟。由于生意冷淡,包括洲际酒店集团 (InterContinental Hotels Group PLC, IHG) 在内的多家公司已让员工休假。

自 6 月底以来,香港股市市值已缩水近 3,000 亿美元。消费和投资所承受的累积损失恐怕会导致这座经济总量 3,630 亿美元的城市——大致与以色列相当——陷入衰退。摩根士丹利 (Morgan Stanley) 分析师预计,在截至 9 月份当季,香港经济增长将录得 10 年来最糟糕表现。

Created with Highstock 6.0.4 Worth Less A broad measure of Hong Kong's stock market has lost nearly $300 billion in value since the end of June. A broad measure of Hong Kong's stock market has lost nearly $300 billion in value since the end of June. Change in market capitalization Source: Refinitiv Note: Hang Seng Composite Index
Created with Highstock 6.0.4 . billion July 1 July 15 July 29 Aug. 12 -500 -400 -300 -200 -100 0 $100

自 22 年前回归以来,香港经历过几波抗议活动,但这个城市维持了增长势头。旅游业高管表示,如果动荡结束,旅游和商业旅行或迅速反弹。

不过如今香港经济还面临着中美贸易争端不断升级以及全球经济增长低迷的压力。许多外交和商界人士称,在最极端的情境下,若中央政府动用武力镇压抗议活动,香港作为金融中心的日子可能屈指可数。

驻香港的投资者魏大卫 (David Webb) 说,已经露出端倪的香港人才外流趋势将会加快,外国人才将进一步打消迁到香港的念头。

本轮抗议活动从 6 月 9 日正式开始,当时估计有 100 万人走上街头,抗议《逃犯条例》修正草案;若修例获得通过,将允许嫌犯被引渡到中国受审。

最初许多公司公开支持其雇员抗议修例的权利。一些公司允许雇员休假,而不问原因。

随着抗议活动发展成为更大范围的民主运动、提出普选等诉求,并且示威者污损中国国徽并攻击中央驻港办公室的行为引发北京方面的指责,雇主的态度变得谨慎起来。抗议活动陷入了与警方在香港各地爆发的一系列冲突。

A banner inside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chamber reads "There are no rioters, only tyranny" in Chinese.

Photograph by Eduardo Leal/Bloomberg

8 月 7 日,一名负责香港事务的中国高级官员召集了一批香港精英到深圳开会,警告他们称,如果局势恶化,中央政府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干预。

自那次会议以来,香港大亨、企业集团和跨国金融公司纷纷在报纸上刊登广告,宣布支持香港政府。总部位于英国的汇丰控股有限公司 (HSBC Holdings PLC, 0005.HK, 简称﹕汇丰控股) 和渣打集团 (Standard Chartered PLC, STAN.LN) 刊登广告呼吁结束骚乱。

8 月 9 日,花旗集团 (Citigroup Inc., C)、汇丰控股等银行以及商业团体的高管应邀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 (Carrie Lam) 会面,讨论解决香港经济问题的办法。

随着讨论接近尾声,与会者出人意料地被要求在新闻发布会上与林郑月娥站在一起。据此次闭门会议的知情人士透露,大多数人拒绝了,强迫他们公开支持政府的做法让他们感到不舒服。

最后,只有少数几名与会者同意走上台与林郑月娥站到一起,汇丰控股亚太区行政总裁王冬胜 (Peter Wong) 是其中之一。汇丰创建于香港,中国业务对汇丰举足轻重。(汇丰证实王冬胜站到了台上,但不予置评。) 据知情人士称,有几家被邀请参加会议的银行没有出席,其中包括高盛集团 (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

这些不同的反应表明,企业既要捍卫自身价值观,支持雇员,还要保护自身在华业务,这让他们感到左右为难。

A visitor squeezes his way through protesters on Aug. 13.

Photograph by Kyle Lam/Bloomberg

国泰航空之前允许雇员加入游行,但在中国民航局表示将审核所有飞往内地和飞越内地领空的机组人员身份信息、未经审核通过不予接收该航班之后,该公司一改相关做法。

国泰航空在 8 月 12 日发送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诫员工,支持或参加非法抗议活动将面临纪律后果。这实际上包括了大部分抗议活动,因为警方已拒绝向近期提交的大部分示威和游行发放许可。国泰航空已解雇至少两名飞行员,两名地勤人员以及一家子公司的一名机组工会领导人。

国泰航空上周表示,7 月份的业务没有受到影响,但预计随着赴港商务和休闲旅游下降,8 月份以及之后的收入受到的冲击将会严峻得多。

分析机票预订情况的公司 Forward Keys 副总裁 Olivier Ponti 表示,从 6 月 16 日至 8 月 9 日,从亚洲 (不包括中国和台湾,期间的端午节假期对数据有影响) 飞往香港的航班预订较上年同期下降了 20%。相比之下,今年前五个半月,此类预订增长了 6.6%。

澳洲航空公司 (Qantas Airways Ltd., QAN.AU) 上周表示,将开始使用较小的飞机来运营进出香港的航班,在紧张局势缓和之前,将运力削减 7%。

国泰航空新任命的顾客及商务总裁林绍波 (Ronald Lam) 在 8 月 22 日一份致该公司商业合作伙伴的备忘录中,重申了该公司对香港政府和香港警方的坚定支持。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0.4 On Sale Hong Kong retail sales fell 7.6% in June, one of the worst drops in years. Hong Kong retail sales fell 7.6% in June, one of the worst drops in years. Retail sales, change from previous year Source: FactSet
Created with Highcharts 6.0.4 % 2014 ’15 ’16 ’17 ’18 ’19 -20 -10 0 10 20 30

8 月份在暴力抗议活动期间,香港国际金融中心 (International Finance Center) 内的一些商店提前关门,该中心内有许多金融公司和奢侈品零售店。包括迪奥 (Dior)、蒂芙尼 (Tiffany&Co.) 和新秀丽 (Samsonite) 在内的一些商店缩短了营业时间,以便员工可以安全回家。客流量也有所下降。

LVMH Moe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E 旗下瑞士手表部门豪雅 (Tag Heuer) 的一名员工表示,随着游客减少,该店的销售 KPI 下降了。他指的是该店的业绩指标。他说,所有的销售都在下降,除非你现在卖口罩,还有这个。他把手放在头上,指的是抗议者戴的头盔。

蒂芙尼、新秀丽和 LVMH 未回应置评请求。记者无法联系到迪奥置评。

纽约雅诗兰黛公司 (Estee Lauder Cos., EL) 旗下化妆品品牌 Bobbi Brown 某家门店的一名员工表示,该公司已告诉香港零售销售人员在上下班时不要穿他们惯常的全黑色工作服,理由是担心会被误认为抗议者。她说,一个月前在远离香港市中心的地区对身着黑衣的地铁乘客进行暴力袭击的事件发生后,公司发出了这些指示。

雅诗兰黛的一位发言人表示,Bobbi Brown 化妆师总是穿黑色,着装规范是该公司品牌形象的一部分。

上周五,会计行业从业人员在香港遮打花园游行抗议。

Photograph by Kin Cheung/Associated Press

上周五,据估计有 5,000 人参加了香港商业区的会计行业抗议活动。许多人穿着日常的办公服装并戴上了口罩。香港立信德豪会计师事务所 (BDO) 的一队审计人员戴着墨镜,高举「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标语。

一名男子身着正装衬衫,戴黄色头盔、黑色口罩和沾着假血的眼罩——这些都是暴力抗议活动的新符号。这位 29 岁的男子自称姓 Li,他说会计师走上街头是为了表明每个热爱香港的人都会走出去。

中国国有媒体批评了毕马威 (KPMG)、德勤 (Deloitte)、普华永道 (PwC) 和安永 (Ernst & Young) 这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此前这些事务所的一些员工在报纸上刊登广告,批评事务所的领导层把业务置于员工「对民主和自由的向往」之上。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在香港的雇员数以千计。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均表示,不会宽恕暴力或非法行为。普华永道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担心,未经授权的个人声明可能会被错误地认为代表了公司对当前形势的看法。」

安永的领导人在 8 月 13 日的员工备忘录中警告员工不要参与非法活动,也不要将公司设备用于非商业用途,并谴责一些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支持抗议活动的讯息时用安永品牌做文章。安永不予置评。

在这种环境下,对通讯的管制甚至可能扩展到个人讯息。8 月 15 日,美国运通公司 (American Express Co., AXP) 的一名客服员工在一封告别信中告诉同事,在工作了九年后,她将离开公司,去照顾年幼的女儿,并帮忙打理家族生意。

她还提到,她已经向一个为被捕的抗议者提供法律支持的组织捐款,她还在信中附带了一张黑色背景的图片,图片上的黄色字母写着「Stand with Hong Kong!」(与香港站在一起!)。这封电子邮件在发送后不到两个小时就被召回了。记者无法联系到这封电子邮件的撰写人置评。

美国运通的一位发言人说:「我们承认员工在许多问题上有自己的观点,但是,我们的政策规定公司资产和系统的使用仅供商业相关用途。」


WSJ: Hong Kong Protests Force Companies to Choose: Their Employees or China

面对北京压力,香港企业和员工的选择与冲突

随着香港深陷反对中国统治的抗议活动,北京正日益向企业界施压,要求它们站在自己一边。无论是全球企业还是本地企业都在恪守规定,它们的员工则陷入纷争之中。

最富戏剧性的例子发生在周五,国泰航空的行政总裁何杲 (Rupert Hogg) 因面临中国的压力辞职,此前该航司部分员工参与了示威活动。

现在,全球会计事务所也面临同样的压力。

Thousands turned out in Hong Kong again on Sunday, a day after officers used tear gas, pepper spray and rubber bullets on demonstrators.

Photograph by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四大」——普华永道 (PwC)、德勤 (Deloitte)、毕马威 (KPMG)、安永 (Ernst & Young)——发表声明,与周五香港《苹果日报》上支持示威活动的整版广告划清界限。这则广告由几家公司的一群员工匿名签署并支付。

「面对荒谬与不公,我们从不畏惧,亦绝不退让,」广告写道。作为回应,普华永道宣称,该广告「并不代表本公司的立场」,并表示「我们坚决反对任何损害国家主权的行为」。

尚不清楚这些公司的声明是否足矣。中共控制的小报《环球时报》敦促几家公司「辞退被发现在香港局势上采取错误立场的员工」。中国大陆网民也警告它们不要「成为下一个国泰航空」。

金融及公司治理网站 Webb-site 的出版人戴维·韦布 (David Webb) 说,何杲的辞职「令人震惊和可耻」,并称「这是内地政府可以对香港企业施加影响的一个例证」。

「我认为它会让所有的 CEO 都小心提防,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为员工行为负责的人,」他说。

对香港的员工和企业而言,这意味着工作场所的紧张形势不断加剧,这或许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谷歌和亚马逊等公司,员工们利用社交媒体和其他平台采取更积极的立场。

现年 46 岁的约瑟夫·赖 (Joseph Lai,音) 是一家中国制造商的员工,参加了香港周日的大规模示威活动,他说自己不再尝试让内地同事理解香港人因何不满。但他表示,他不担心如果老板发现他上街游行会发生什么。

「要是那样,我会再找份工作,」他说。「要是我们不来,怎么能说自己是香港人呢」?

Protesters march along the main street in Yuen Long.

Photograph by Paul Yeung/Bloomberg

中国最大的威胁也是其最大的承诺:14 亿人口的巨大市场和一个虽在放缓,但增长速度仍令多数国家艳羡的经济体。对国泰这样的全球性公司而言,不许进入这个市场的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本月早些时候,中国当局禁止参与抗议的国泰员工从事任何前往中国大陆航班相关工作,并要求查看飞入或飞经其领空的员工名单。内地占国泰航空目的地的近四分之一。此外,还有更多航班飞经中国领空,如不遵守规定,可能意味着要花大代价改道。

其最大的股东太古集团 (Swire Pacific) 是亚洲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在中国拥有广泛的利益,包括房产、饮品和贸易等领域。中国国有的中国国际航空也持有国泰相当大的股份。

中国对香港拥有巨大的经济影响力。根据政府统计数据,由于中国出口商利用这里对其他国家一向较低的贸易壁垒,它占香港贸易的一半。在香港的所有外国直接投资中,约有四分之一来自中国内地,如果算上从英属维尔京群岛 (British Virgin Islands) 等避税天堂流入的资金,这一比例可能还要高得多。香港四分之一以上的电力和大部分饮用水都来自内地。超过四分之三的游客来自中国大陆。

另一方面,香港对中国的重要性已经下降,但北京仍需要它作为一个金融中心。多数进入中国的外国投资都通过香港进行。中国内地企业也通过香港融资,全球投资者在香港投资了 2.6 万亿美元的中国企业股票。

北京警告,抗议活动威胁到香港未来的繁荣。周日,北京表示批准了一项进一步开放深圳经济的计划,深圳是毗邻香港的一个蓬勃发展的城市,这表明它希望加强深港之间的竞争。

多年来,香港的企业通过远离政治而繁荣起来。但在中国现任领导人习近平的统治下,共产党积聚了更多的权力,侵入中国人生活的更多领域,包括商业领域。自 2014 年被称为「占领中环」的抗议活动挑战了中国对香港的政策以来,中国政府对香港事务的兴趣越来越浓厚。

中国大陆的消费者和企业也凭借自己的条件而崛起,他们经常受到中国官方媒体煽动,批评外国企业似乎没有对中国表现出应有的尊重。结果是一场近乎每天不断的运动,逼迫范思哲 (Versace)、蔻驰 (Coach) 和纪梵希 (Givenchy) 等公司向中国道歉,因为它们的产品和网站暗示香港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新浪微博上,大陆网民发起了一个名为「#抵制国泰航空」的话题标签,点击量达 50 万次。国有的中国工商银行的分析师将国泰航空的股票评级定为「强烈卖出」,原因是其所谓的「危机管理不善」。

A Cathay Dragon passenger jet comes into land during a protest at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Photograph by Kyle Lam/Bloomberg

另一方面,企业在安抚中国方面做得太过火也有风险。演员刘亦菲上周公开支持香港警方时,抗议者呼吁抵制迪士尼真人电影《花木兰》(Mulan)。这部电影将于明年上映,刘亦菲将在片中饰演木兰。

尽管国泰航空是香港企业面临压力的最明显例子,但它绝不是第一家。

7 月初,在香港很受欢迎的日本运动饮料宝矿力水特 (Pocari Sweat) 的制造商从香港主要的电视公司、被抗议者指责亲北京的 TVB 撤下了广告。但在随后的两份声明中,宝矿力水特表示坚持「一国两制」原则。

上周,房地产大亨、房地产公司会德丰 (Wheelock) 及其子公司九龙仓集团 (Wharf Holdings) 前董事长吴光正批评抗议活动已经演变为暴力。此前,《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攻击吴光正旗下的一家购物中心,称其允许抗议者将旗杆上的中国国旗取下并扔进大海,是在向抗议者「磕头」。胡锡进还批评这家购物中心为避免其他购物中心发生的那些冲突,就禁止警察进入。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面临的压力说明跨国公司也可以成为目标。

据众筹网站 GoGetFunding 的数据,上周五在《苹果日报》上刊登的员工广告是从 264 人那里筹集 9873 美元的结果。这激怒了许多中国大陆民族主义者,在网上,他们对普华永道感到愤怒,认为它对抗议活动的最初反应软弱无力。《环球时报》8 月 5 日的一篇文章援引该公司的话说,它尊重「公民享有言论自由的权利」。报纸称其为「骑墙」。

这并不是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员工第一次与老板分道扬镳。2014 年,在「占中」抗议期间,这些公司发布了一则广告,称抗议活动将损害香港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员工们在《苹果日报》上发布广告回应:「嘿,老板,你的声明并不代表我们。」

对任何公司来说,限制员工畅所欲言都很困难。但在香港,这可能成为一种必需。

「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任何的机构都有必要在法律的框架内,约束自己的员工不要触碰法律的底线,」位于中国中部的商业银行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表示。


A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appears in print on Aug. 19, 2019, Section B, Page 1 of the New York edition with the headline: China Leans On Big Firms For Support Amid Str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