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对一些可疑的操作视而不见,而反对者被规则压制,导致泡沫迅速扩张、然后破裂,最终让小投资者血本无归

在中国西部边境新疆地区的一座尘土飞扬的城市,当局正在测试科学的统治。

随着新疆各地 100 万或更多的维吾尔人及其他主要是穆斯林少数民族的人被拘留,图木舒克的官员收集了数百名维吾尔人的血液样本——这是一项大规模 DNA 收集工作的一部分,在知情同意和数据使用方式的问题上引发了许多的疑问。

这些问题,至少在图木舒克有了部分答案:中国科学家正试图用 DNA 样本来创建人脸图像。

这项在美国和其他地方也在开发的技术,目前处于开发的初期阶段,可以产生足以缩小搜索范围、或许可以排除嫌疑人的粗略图像。但是鉴于新疆的镇压行动,科学伦理专家担心,中国正在创建一种工具来为维吾尔人的种族归纳和其他国家歧视提供依据并加以强化。

专家说,从长远看,共产党政府甚至有可能将 DNA 样本产生的图像输入其正在建设的大规模监视和面部识别系统中,通过提高对异见人士和示威者以及罪犯的追踪能力来加强对社会的控制。

其中一些研究是在中国公安部管理的实验室中进行的,至少有两名与其合作研究该技术的中国科学家从欧洲知名机构获得了资金。国际科学期刊发表了他们的研究结果,但没有检查研究中使用的 DNA 的来源,也未对在新疆收集此类样本所引发的道德伦理问题进行审查。

中国科学家在论文中说,他们遵循了国际科学家协会制定的规范,也就是要求在图木舒克的人献血是出于自愿。但在新疆,很多人别无选择。据逃离中国的维吾尔人说,政府打着强制性健康检查计划的幌子收集样本。那些被安置在拘禁营的人 (其中两个在图木舒克) 也别无选择。

警察阻止《纽约时报》的记者采访图木舒克居民,令记者无法核实是否存在知情同意。许多居民根本已经失踪。在通往一个拘禁营的路上,整个社区已经被夷为平地。

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和人权活动家表示,中国政府正在利用国际科学界的开放性,将人类基因组研究用于可疑目的。

中国已经在探索用人脸识别技术将人按民族进行分类。它还研究如何用 DNA 分别一个人是否是维吾尔族。图木舒克人样貌背后的基因有助于将两者联系起来。

加拿大安大略省温莎大学 (University of Windsor) 助理教授马克·穆恩斯特赫耶姆 (Mark Munsterhjelm) 一直在关注中国的科技兴趣,他表示,中国政府「基本上是在开发用于追捕人的技术」。

穆恩斯特赫耶姆说,在科学的世界里,「有一种自鸣得意的文化,如今已经让位于串谋的文化。」

绘制中国的面孔

仅根据 DNA 样本就能对一个人的面部进行描绘,听起来像科幻小说。其实不然。

这个过程叫做 DNA 表型分析。科学家使用它来分析如肤色、眼睛颜色和祖源等性状基因。少数公司和科学家正在尝试完善这方面的科学,创建足够清晰和准确的面部图像,以识别罪犯和受害者。

美国马里兰警方去年用这项技术识别了一名谋杀受害者。2015 年,北卡罗来纳州警方以两项谋杀罪逮捕了一名男子,根据犯罪现场的 DNA 表明,凶手是白皮肤,有深褐色或浅褐色眼睛,黑发,不太像会有雀斑。该男子已认罪。

尽管有这样的例子,专家们仍对表型划分的有效性提出了广泛质疑。当前,它通常会产生过于平滑或模糊不清的面部图像,以至于难以复制原本的人脸。DNA 无法指出其他决定人外貌的因素,例如年龄或体重。DNA 可以揭示性别和祖源,但用这项技术去生成面孔这样具体的图像,只能是碰运气。

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 (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的法律和生物伦理教授皮拉尔·奥索里奥 (Pilar Ossorio) 说,表型划分还会引发伦理问题。警察可以利用它兜捕大量貌似嫌疑犯的人,或者用它针对族裔群体。这项技术也引起了知情同意的根本问题,有些人根本不想被加进数据库。

奥索里奥说:「对于所有单纯地觉得『怎么会有人对这些技术产生忧虑呢?』,中国政府正在做的事情应是一个警告。」

如果有了重建面部图像的能力,中国警方将再添一种用于社会控制的基因遗传工具。当局已经在新疆收集了数百万个 DNA 样本。他们还收集了成千上万被关押在新疆的拘禁营中的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数据,这些拘禁营是一项制止恐怖主义的行动的一部分。中国官员将拘禁营描述为提供职业培训的无害设施,然而文件描述了监狱般的环境,许多曾在里面的人指证那里的过度拥挤和酷刑。

根据中国的新闻报道,甚至在维吾尔族之外,中国也拥有世界上最大的 DNA 数据库,截至今年 7 月已拥有超过 8000 万份基因档案。

「如果要在犯罪现场找 DNA,我会先从这 8000 万数据中找匹配,」比利时天主教鲁汶大学的成像专家彼得·克拉斯 (Peter Claes) 说。他对于基于 DNA 的面部重建的研究已有十年。「但是如果找不到匹配怎么办?」

他说,尽管这项技术远不够准确,但「DNA 表型划分能带来解决方案」。

科学界

为了解开人脸背后的遗传奥秘,中国警方求助于与欧洲领先机构有联系的中国科学家。

其中之一是位于上海的计算机生物学伙伴研究所人类基因多样性专家唐鲲。该研究所部分由德国顶级研究机构马克斯·普朗克学会 (Max Planck Society) 创立。

马普学会发言人克里斯蒂娜·贝克 (Christina Beck) 说,该德国组织还为唐鲲提供每年 22000 美元的资金,因为他进行研究的机构与马普学会有关联。唐鲲说,这笔经费在他开始与警方合作之前已经用完了。

参与这项研究的另一位专家是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的刘凡教授,他还是荷兰伊拉斯谟大学医学中心 (Erasmus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的兼职助理教授。

在政府支持的中国科学院出版的《遗传》(北京) 期刊上,两人均被列为 2018 年维吾尔族人脸研究的作者。在 4 月发表在《人类遗传学》(Human Genetics) 的对去年采集的 612 个图木舒克维吾尔人 DNA 样本的研究中,他们也被列为作者。该期刊由施普林格·自然 (Springer Nature) 出版,该出版社还出版了大名鼎鼎的《自然》(Nature) 杂志。

这两篇论文都提及了许多其他作者,包括公安部主任法医师李彩霞。

唐鲲在一次采访中说,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被列为 4 月那篇论文的作者,但他说有可能是因为他带的研究生从事了这个研究。他说他已经在 2017 年终止了和中国警方的隶属关系,因为他觉得他们的生物样本和研究不甚理想。

「坦率地说,你高估了中国警方的智慧,」唐鲲说。他最近关闭了一家专注于 DNA 测试和血统业务的公司。

和其他遗传学家一样,唐鲲一直对维吾尔人怀有浓厚兴趣,因为他们混合了欧洲和东亚的特征,可以帮科学家识别与身体特征相关的基因变异。他说,在他早期的研究中,自己曾从自愿受试者身上采集血样。

唐鲲说,警方在 2016 年找到了他,提供了 DNA 样本和资金。当时,他是计算生物学伙伴研究所的教授,该研究所由中国科学院管理,但却是由马普学会部分出资于 2005 年成立的,并仍会获得来自该德国研究团体的一些资助和研究人员推荐。

马普学会发言人贝克表示,唐鲲告诉该组织,他从 2017 年开始与警方合作,此前一年,学会停止了对他的研究资助。

但政府网站上的招聘广告显示这种关系开始得更早。公安部在 2016 年发布了这则广告,希望寻找一名研究员帮助研究「外貌特征的 DNA」。广告称,此人将向唐鲲和公安部主任法医师李彩霞汇报。

唐鲲没有回复记者进一步的置评请求。马普学会表示,唐鲲在伙伴研究所任职期间,没有按照要求报告自己与警方的工作,他直到去年才离开。

贝克表示,马普学会「非常严肃地对待这个问题」,称将要求其伦理委员会对此事进行审查。

伊拉斯谟大学医学中心助理教授刘凡何时开始与中国警方合作,目前也不清楚。刘凡在他的在线简历中说,他是公安部「现场物证溯源技术」实验室的客座教授。

2015 年,在任职于伊拉斯谟的同时,他还在北京基因组研究所有一个职位。两个月后,据研究所网站介绍,所方与中国警方签署了一项协议,建立一个创新中心,研究「公安实战急需的」尖端技术。

刘凡未回复置评请求。

伊拉斯谟表示,刘凡仍然是该大学的兼职研究员,他在中国的职位与在荷兰的职位「完全无关」。声明还说,刘凡没有从该大学获得任何研究论文的资金,不过他列出了自己与伊拉斯谟的合作关系。据发言人表示,伊拉斯谟对他的研究进行了调查,认为没有必要采取进一步行动。

伊拉斯谟还称不能对「没有在伊拉斯谟的支持下进行的任何研究」负责,尽管刘凡目前仍是其雇员。

不过,刘凡的研究表明,资金来源可能是混杂的。

9 月,在发表在《国际法医学》(Forensic Science International) 杂志上的一篇关于欧洲人身高的论文中,他是七名作者之一。论文称其经费来源包括欧盟——以及中国公安部。

知情同意的问题

唐鲲说,他不知道 2018 年发表在《遗传》(北京) 杂志和今年 4 月发表在《人类遗传学》(Human Genetics) 杂志的两篇论文中检测 DNA 样本的来源。论文的出版商表示,他们也不知情。

《遗传》(北京) 未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人类遗传学》表示,它必须相信那些表示已获得捐赠者知情同意的科学家,并且一般应由地方伦理委员会负责核实这些规定是否得到遵守。

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团 (Springer Nature) 周一表示已经加强了对涉及弱势群体的论文的指导原则,并将在之前发表的论文中添加表达关切的备注。

论文中,作者称他们的方法已得到物证鉴定中心的批准。该组织隶属中国公安部。

图木舒克的垦区有 16.1 万居民,其中大多是维吾尔族,该地区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管理。这是一个类似军队的组织,由 1950 年代被派去援建该地区的退役军人组成。

图木舒克各地分布着很多警察检查站,国家新闻媒体将这里描述为「新疆安全工作的关口和主战场。」

2018 年 1 月,这里新建了一座高科技设施:由中国物证鉴定中心管理的 DNA 鉴定实验室。该中心就是负责 DNA 表型工作的警方研究组织。

采购文件显示,该实验室用来分析 DNA 片段的基因测序仪,用的是马萨诸塞州赛默飞世尔科技 (Thermo Fisher Scientific) 生产的软件系统。赛默飞世尔 2 月宣布停止向该区域销售产品。公司在声明中说,该决定是在进行了「对特定事实的评估」后作出的。

根据作者的信息,人类基因研究中的样本是由美国公司 Illumina 制造的一款较高端的测序仪处理。尚不清楚测序仪的所有人是谁。Illumina 未回应置评要求。

警方设法阻止两名时报记者在图木舒克采访,在他们刚到达机场时拦下他们带去审问。之后,政府人员尾随记者,并逼迫他们删除在图木舒克拍摄的照片、录音和视频。

维吾尔人和人权组织称,当局会在做强制体检时搜集 DNA 样本、虹膜图片和其他个人信息。

图木舒克卫生局负责人周方在接受采访时称,居民按照「全民体检」的公共健康计划,自愿接受免费体检。他否认当局采集 DNA 样本一事。

「我从没听说过这事,」他说。

这些问题触怒了图木舒克外事办公室的副主任赵海 (音)。他说时报记者提问时将体检和收集 DNA 样本联系在一起「很无耻」。

「你觉得美国有能力提供这些免费体检吗?」他问道。「只有共产党能做到!」

Related

A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appears in print on Dec. 3, 2019, Section A, Page 1 of the New York edition with the headline: China Mines DNA To Map Out Faces With West’s H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