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并不缺钱,但中国的银行不愿把钱借给私营企业

张之杨创办自己的建筑事务所时,中国正在进入世界上未曾有过的最大建设热潮。那是 2007 年,几个住宅小区和一座展览馆的设计合同给他带来许多收入。

这些日子里,随着中国经济放缓,以及他本人的生意下滑,张之杨似乎已无法按时拿到酬劳。现在,三分之一的客户给他的是相当于欠条的金融票据,而不是现金。

他说,「原来不是这样的。」但又说,「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中美贸易战已在最近几天升级,这对中国已经放缓的经济构成的威胁越来越大。中国政府需要像张之杨那样的民营企业和他的客户来帮助恢复经济增长,为劳动者提供收入。

但许多民营企业都面临现金短缺的问题。中国政府的数据显示,中国金融系统中流通着约 2000 亿美元的欠条,用枯燥的金融语言就叫「商业承兑汇票」。

中国并不缺钱。但中国的银行不愿把钱借给私营企业,它们认为大型国有企业在偿还债务上更可靠。随着监管机构近年来打击所谓「影子银行」的非正规贷款业务,其他的资金来源已经枯竭。

因此,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给它们的供应商开欠条。有的供应商转过身,又用这些欠条来支付其他供应商。然后,有些公司甚至以低于面额的价格出售这些欠条,中国企业对现金的渴求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近期的中国历史表明,这些金融交易可能会以不好的结局收场。20 年前,中国经济有过一段增长过快,让监管机构应接不暇的时期,国有企业在那段时间里发放了按今天的货币计算估计约合 860 亿美元的欠条,占当时中国经济产出的近五分之一,欠条总额高到了让中国商业活动冻结的程度。政府不得不进行干预,对债务进行重组,勾销了其中的大部分。

「有些公司握在手里的是一堆欠条,」芝加哥保尔森研究所 (Paulson Institute) 的研究员、作者丁尼·麦克马洪 (Dinny McMahon) 说。

「这些东西在经济顽固低迷的时候再次大量出现,应该是表明企业陷入了何种程度困境的一个信号,」麦克马洪说。

商业承兑汇票不是法定货币,而是一种承诺未来支付的票据。据可获得的最新政府数据,截至 2 月,中国企业今年已经开出了高达 2110 亿美元的这种非正式票据,比前一年增长了三分之一以上。

如果这些欠条以低于面值的价格进行交易,那么中国企业界的流动债务可能更高,并且无法追踪。已出现了一个围绕着商业承兑汇票 (以下简称商票) 的市场,公司在这个市场上根据商票兑现的可能性买卖这些票据。开出商票的公司规模越大、知名度越高,人们认为商票的安全性就越大。

在作为中国经济支柱之一的房地产业,资金短缺问题尤为严重。自 2017 年末以来,销售一直在放缓,这使得开发新项目面临资金困难。与此同时,政府也在打击房地产公司通过其他方式融资,比如影子银行系统。

据记者的采访,以及数十家房地产开发商及其供应商 (如钢铁厂、设计事务所和建筑公司) 提交的文件,房地产公司对融资难的响应是,将商业承兑汇票实际上变成了一种货币。

南方城市深圳的建筑和城市规划公司筑博设计的徐江说,公司的客户两年前开始用商业承兑汇票来支付设计费。他说,这些客户包括中国一些最大的开发商、地方政府以及国有企业,如今它们使用商票支付的频率超过了使用现金。

「甲方最初付商业承兑汇票的时候,我也不能接受,」筑博的首席运营官徐江说。「不知道什么机构能给我钱,债务还在我身上。」

「但如果不接受就是拿不到钱,」他在提到客户时说。「我们这些供应商就被迫成为他们金融链的一部分。」

筑博这样的大公司说,目前还能够应对这种现金短缺问题。公司通过协商,可以在商票到期时除了面额还能获得利息。公司也可以低于面额的价格把商票卖给投资者。

徐江说,等上好几个月才能拿到工钱,对规模较小的公司来说要难得多。许多房地产公司在这种转变中垮掉了。法庭文件显示,截至今年 7 月,已有 281 家公司宣布破产,去年同期宣布破产的公司约有 200 家。

如今,开欠条最多的公司之一是中国最大、最知名的房地产企业恒大地产。截止去年年底,恒大已经向供应商开出价值近 200 亿美元的欠条。恒大有高达 1000 亿美元的债务,又喜欢用发行债券的方式来偿还利息,这家企业似乎已经转向用商业承兑汇票来帮助支付各种费用。

「商业承兑汇票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恒大发言人陈朝华说。他还说,这是「交易双方约定的一种交易方式」。

为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提供设计和建材的大型供应商宝鹰建设控股集团披露,恒大开给宝鹰的欠条总额已达 9640 万美元。宝鹰最近还披露了一长串其他以类似票据欠公司钱的企业名单。宝鹰发言人高升拒绝置评。

另一家欠宝鹰钱的公司是国有企业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中建总公司说,截止去年年底,公司向供应商开的欠条总额为 4.9 亿美元。

另一家大型房地产开发商绿地控股的年度报告显示,截至去年年底,绿地尚未向供应商支付的票据大约值 5.5 亿美元。这家公司是上海政府出资成立的,在中国几十个城市有开发项目。公司年报显示,其 2018 年的未清偿债务是 2017 年的 10 倍。

绿地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国有企业集团华润股份有限公司的业务涉及从建筑到医疗保健等众多行业。截止去年年底,华润已开出相当于 27 亿美元的未付票据。华润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商业承兑汇票剧增让一些监管机构感到担忧。据公司年报显示,至少有一家房地产开发商和五家房地产开发商的供应商收到了来自其股票上市交易所的问询,引发了人们对这些商业承兑票据突然增多的疑虑。

大型开发商荣盛房地产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最近在海外开发计划上遇到了麻烦,荣盛在对交易所问询的回复中披露,公司 2018 年使用商业承兑汇票和银行承兑汇票 (与商票类似但有银行担保的票据) 支付工程款的金额与 2017 年相比增长了近 13 倍。荣盛 2018 年欠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的商业承兑汇票总额为 4.6 亿美元。

荣盛发言人薛泽拒绝置评。

对企业不兑现汇票的做法,像建筑师张之杨这样的小企业主有切肤之痛。不久前,他拿着一张开发商未支付的欠条去找这家开发商的银行。

「银行说甲方把钱挪走了,」他说


A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appears in print on Aug. 7, 2019, Section A, Page 1 of the New York edition with the headline: Chinese Firms Using I.O.U.s To Stay Afloat.